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逐出侯府
    第九十一章逐出侯府

    “侯爷竟然真的要去拿大印证明自己的身份?”

    郝总管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快步跑出了大厅。

    而一旁的谭俊,脸上则一片惨白,周围的众人只觉得罗钰好笑。

    可是,他现在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罗钰如此做法,分明是将郝管家刚才刁难罗钰的方法用到了威武候的身上!

    刁难威武候?

    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却活生生的发生在了自己眼前!

    更为可怕的是,威武候明明知道罗钰是在刁难自己,可是却欣然接受了!

    自己好像是惹上了一个不能惹的大人物!

    谭俊闭上眼睛,心中早已悔恨万分!

    很快,郝总管便将大印拿了过来。顾不上擦拭满头的大汗,恭恭敬敬的递到了罗钰身前。

    可是,罗钰却并没有伸手去接。

    威武候的大印,乃是用纯金所铸,足足有三金多重。

    郝总管就这样上不接天,下不接地的举在半空中,动都不敢动。

    很快,郝总管的脚下,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一大片。

    郝总管的这副模样,让一旁的威武候大感有趣。很显然,罗钰是在惩罚郝总管。看来,这个年轻人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啊!

    “嗯,可以了!”

    半晌,只见罗钰掀开盖在大印上的绸缎,轻轻瞄了一眼,点了点头。

    听到罗钰的话后,郝总管如获大赦,小心的将手中大印递给旁边的仆人。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早已让郝总管的手脚僵硬,在另外两个仆人的搀扶下,几近脱虚的郝总管,一步一步慢慢离开了大厅。

    这时,大厅内的众人再也不认为罗钰的行为可笑了。要知道,郝总管已经跟随威武候多年,极受威武候的信任。任谁都看得出来,刚刚罗钰竟然当着威武候的面,将郝总管惩罚了一番!

    众人不自觉的将头转向谭俊,眼神中,充满了怜悯。

    “侯爷,我毕竟是一个外人,有些事还是由你亲自处理比较好!”

    就在这时,罗钰看了一眼谭俊,一脸平静的冲着威武候说道。

    “来了,轮到谭俊了!”

    “竟然让侯爷亲自处理?这是打算放谭俊一马吗?”

    “你懂什么!假如罗钰处置得太重,侯爷还可以帮忙说情!现在让侯爷亲自处置谭俊,就只能从重处罚。否则,侯爷就不好向罗钰交代了!”

    ……

    一些看出端倪的人,小声的议论着。

    就在这时,威武候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的谭俊,冲着身旁的三夫人平静的说道。

    “谭俊是夫人的堂弟,我看不如就由夫人处置好了!”

    此话一出,谭俊顿时吓得跪倒在了三夫人的身前。

    这一次,威武候是彻底将谭俊逼上了绝路啊!

    在场唯一能够替谭俊求情,说上话的便是三夫人。可是,威武候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又转给了三夫人处置!

    宜重不宜轻!

    那个罗钰,可是在一旁冷眼看着呢!

    “堂姐,你听我解释!”

    跪倒在地的谭俊,做着最后的努力。

    “不用解释了!你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威武侯府!从今以后,休得再踏进侯府半步!”

    三夫人说的轻描淡写,却让谭俊的一颗心犹如坠入了九幽深渊!

    “堂姐,我不要离开侯府!你打我,骂我!哪怕将我送到刑部大堂都可以!千万不要将我逐出侯府啊!”

    此时,谭俊只能苦苦的哀求着三夫人。

    离开了侯府,他谭俊在云澜城屁都算不上一个!

    一切的荣华富贵,往日的威风,只要离开了侯府,就全都烟消云散。什么前程,什么富贵,全都和他彻底无关!

    仍然抱有一丝幻想,谭俊跪在三夫人的面前,不停的磕着头。

    不一会,头上便已经鲜血直流。

    三夫人看着眼前谭俊,一脸冷漠的说道。

    “你仗着我是你的堂姐,便肆意妄为,屡屡犯错!这一次你竟然冒犯了侯爷的贵客,我的心意已决,你再纠缠也是无用!”

    说着,招呼了两名侍卫来到大厅中,气势汹汹的侍卫,不由分说便将谭俊架了起来。

    谭俊见事情已经彻底无法挽回,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声怒骂道。

    “堂姐,我喜欢小玉有什么错?明明是这小子心怀不轨,故意接近小玉……”

    “闭嘴!将他拖出去!”

    三夫人闻言,脸色一寒,大声怒斥道。

    “我原本以为将你带进侯府,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将来让侯爷为你谋一份不错的差事!想不到,你竟然学得一身纨绔习气,仗势欺人,为非作歹!”

    “罗公子如此心胸的一个人都能被你逼成这样,可见你平时是多么的作恶多端!”

    说完,三夫人不再理会脸色惨白的谭俊,冲着侍卫摆了摆手。

    立刻,那两名侍卫架着谭俊离开了大厅。

    这时,一直一言不发,冷眼旁观的威武候,转头对着罗钰问道。

    “罗公子,事情已经解决。你陪我到书房去一趟如何?”

    说完,威武候一把拉住了罗钰的胳膊,热情万分带着罗钰向自己的书房走去。一旁的三夫人刚准备跟上来,却被威武候用眼神制止了。

    这一下,让原本就大感吃惊的三夫人,更加疑惑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威武候和罗钰走出了大厅,有心想要跟上,却不敢不听从吩咐留在了原地。

    “这个罗钰只不过是郝成龙的朋友,为何侯爷会如此看重他呢?”

    此时的三夫人,眼中充满了疑惑。

    罗钰跟随着威武候,很快便来了一处极为僻静的屋子前。红花翠柳,碧绿翠竹,层层叠叠,微风吹过,竹枝摇曳,沙沙作响,让人心胸顿时为之一宽。

    走进书房,威武候便径直走到书架上摆着的一个鎏金花瓶前,伸手按在花瓶上,稍稍使力,只见这鎏金花瓶在威武候的控制下慢慢转动了起来。

    “咔,咔,咔!”

    只见一面挂着画卷的墙壁上,凭空出现了一间密室。

    待到密室的门彻底打开后,威武候率先走了进去。

    罗钰微微一笑,脸上面无表情,一脸淡定的紧随其后,跟着走到了密室内。

    “咔,咔,咔!”

    人影消失,那密室的门再次关了起来。

    假如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这面普通墙壁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一个密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