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证明身份
    第九十章证明身份

    不过,这也怨不得郝成龙。

    威武候府的少爷,在世俗中或许身份显赫。可是在百炼宗内,几乎每个人的身份都比他只高不低。就连皇室子弟都有一堆,更别谈郝成龙这种侯爷家的少爷了。

    “怎么样,我就说他是假冒的吧!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山沟里冒出来的穷小子。我看他恐怕连威武候的名字都不知道,更别说送信给侯爷了!”

    罗钰的话音一落,谭俊立刻走上前去,大声说道。

    “罗公子,老朽冒昧的问一句,你知道我们侯爷的名字吗?”

    此时,郝总管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十分不客气的问道。

    “我只知道姓郝,至于名字,我倒真的不知道了。”

    罗钰如实的说道。

    话音刚落,站在一旁的小玉心中猛然一惊。

    云澜国威武候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而眼前的罗钰,竟然会不知道!

    “哈哈哈!郝伯伯,你看这小子露出马脚了吧!咱们威武候的名字,哪怕是三岁小孩子都会知道!这小子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还大言不惭的要送信给侯爷!我看他肯定意图不轨!”

    谭俊一脸傲慢看着罗钰,眼神中充满了凌厉!

    “我为什么要知道威武候的名字?”

    罗钰冷冷的说道。

    大厅中的众人,一片哗然。

    “竟然不知道侯爷的大名!”

    “我早就看出不对了!郝少爷的朋友怎么会如此寒酸?”

    “不知道侯爷的大名,竟然还敢求见侯爷!”

    郝总管的脸色顿时大变,一脸警惕的看着罗钰,仿佛看待一名小偷一般。他是威武候府的大总管,现在却被罗钰浑水摸鱼偷溜进了侯府。万一,当真如谭俊所言,要对侯爷图谋不轨,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想到此处,郝总管的头上冷汗直流。

    “哼!这下我看他怎么办。”

    谭俊一脸冷笑的看着罗钰,心中却十分舒畅!

    一旁的小玉,眉头紧皱,怎么也不相信罗钰是浑水摸鱼进来的。

    可是,罗钰竟然连侯爷的大名都不知道。不要说别人不相信,就连小玉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侍卫!还不赶紧把这个小子抓住!一会给我送到送到刑部大堂,好好审他一审!”

    谭俊冲着门外大声说道。

    大厅内的众人,在听到谭俊话后的,全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罗钰。要知道,但凡被送到刑部大堂的人,哪怕没有犯错,在严刑逼供之下,都没有一人敢再说自己是冤枉的!

    进了刑部大堂,等于半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谭俊冷哼一声,一脸得意的看着眼前的罗钰。

    这一次,仅凭几句话就将罗钰置于死地。对他而言,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手段。从此以后,恐怕再也没有人敢当面顶撞他了!

    小玉见此,急忙跑到郝总管的面前,想要替罗钰求情。可是,郝总管哪里会理会她,冲着门外,大声喊着侍卫。

    “一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穷小子,竟然敢和我作对!等到了刑部大堂,会有你好受的!”

    谭俊眼含毒光,一脸冷漠的笑了笑。

    罗钰的周围,已然空出好大一圈,周围的众人生怕自己被牵涉其中。毕竟,刑部大堂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反而倒是罗钰,丝毫看不出任何情绪,独自站在桌前,既不吵闹,也不反抗,只是静静的站着。在周围的众人看来,他仿佛已经认命了一般。

    “府里的侍卫呢?怎么还不来!”

    等了半天,也不见一个侍卫,谭俊大声的叫嚣道。

    “我威武候府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大厅门口站着一对男女。

    那个男人,身材极高,鼻梁高挺,一脸冷峻,十分的尊贵雍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慑人的气势。

    在他身旁的女子,则披着一身白色雪貂皮制成的披风,身材高挑,面容姣好。那一双美眸扫视过来,眼中的高傲和冰冷让大厅里的众人都默默低下了头。

    “侯爷,夫人!”

    这时,小玉低着头,赶紧走了过去,站到那名女子的身后,小心的伺候着。

    “侯爷和三夫人竟然屈尊来到膳厅,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啊!”

    站在大厅内的郝总管心头一阵猛跳,隐隐有一股不祥的感觉。旋即,他强行挤出一丝笑容,躬身说道。

    “侯爷,夫人。你们怎么到膳厅来了?”

    “哼!我要是再不来,恐怕我威武候府的贵客就要被你们这些蠢货给得罪了!”

    威武候冷哼一声。

    他的相貌本来就十分威严,平时几乎很少露出笑脸,现在正在气头上,一张脸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贵……贵客?”

    听了威武候的话后,郝总管的脸顿时垮了下来。他跟随威武候多年,对侯爷的脾气十分清楚。

    这一次,威武候是动了真怒了!

    可是,整个膳厅之内没有一个外人。

    除了……那个小子!

    怎么可能!那个小子才多大年纪,竟然是侯爷的贵客?

    “你便是我儿子信中提到的罗钰?恕郝某管教无方,得罪了罗公子!”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见威武候大步走到罗钰身前,一脸赔笑的说道。

    “天啊!我们没看错吧!威武候竟然向那小子赔礼!”

    “这个罗钰什么来头?”

    “完了!今天得罪那小子的人都惨了!”

    ……

    大厅里的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罗钰面色如常,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威武候,沉声说道。

    “没事,只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罢了!不过,你说自己是威武候,有什么东西能够证明吗?”

    静!

    极其的安静!

    这个罗钰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堂堂威武候,在威武候府内被人质疑自己的身份!竟然还要他拿出东西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所有人听到罗钰的话后,全都一愣,差点忍俊不住的笑出声来。

    “郝总管,速速去书房将我的大印拿过来!”

    威武候闻言,也是一愣,旋即便大声说道。

    威武候的话一出,惊得众人差点眼珠子都要掉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