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唐萝发威
    

    “这钢鞭上的红光简直可恶,竟然专门污人法宝!不然,早已将你毙于我金钗之下!”

    唐萝的金钗被钢鞭和金甲铜尸团团围住,不得寸进。而且,随着金钗不停与那钢鞭碰撞,身上的红痕愈发多了起来。

    那些红痕如附骨之疽般出现在金钗身上,散发出的煞气越来越重,并且以金钗为媒,缓缓向唐萝的身体侵来。

    站在一旁的罗钰,赫然发现唐萝金钗的飞行速度比刚刚慢了有一倍之多,再钢鞭和两头金甲铜尸的围攻之下,险象环生。

    此消彼长,那消瘦男子此刻一脸笑容,神情轻松,钢鞭上的红光源源不断。任谁都可以看出,长久下去,唐萝必将支持不住!

    “怎么,你的法宝飞不动了吗?”

    一瞬间,那消瘦男子的钢鞭和两头金甲铜尸攻击的愈发快速起来,“叮当”之声不绝于耳!

    好快的钢鞭!

    好难缠的金甲铜尸!

    这消瘦男子明显施展出了毒手,想要置唐萝于死地。

    唐萝的金钗,黄光爆射,抵挡住钢鞭的斩杀。但是,也只是稍微阻止一下钢鞭的速度而已。相碰之后,钢鞭红光再起,继续气势汹汹的斩杀而来。而唐萝金钗的身上又多了一道红痕。

    “这个小妮子果然难缠!不过,幸好我早有计划!”

    消瘦男子看着眼前的唐萝,心中知道,想要短时间内解决她,几乎毫无可能,要不是仗着自己的钢鞭能够污人法宝,鹿死谁手恐怕还未可知!

    “这一切,该结束了!”

    消瘦男子看了一眼天空,心中不由说道。

    那两头金甲铜尸,在消瘦男子的疯狂催动下,攻击越发凌厉起来,空中的钢鞭,上下飞舞,配合着金甲铜尸的凌厉攻势,威势一时无两,彻底将唐萝的金钗牢牢压制住了。

    在两头金甲铜尸和钢鞭合力绞杀之下,唐萝脸色一变,瞬间做出了最大的抵抗,快速舞动的金钗,发出阵阵黄光,随着唐萝的心神,拼死抵抗!

    唐萝脸色苍白,双手不停打出手诀,虽然金甲铜尸和钢鞭的围攻之下,却还是勉强渐稳定了下来。就在唐萝以为抵挡住了消瘦男子的攻击时,站在她身后的罗钰,忽然发觉唐萝背后的土地竟然动了一下。

    “小心,你背后的地面……”

    罗钰心念一动,瞬间便反应过来,大声急呼道。

    “吼!”

    话音未落,一声巨响从地下发出,刹那间罗钰只觉得脚下地动山摇起来,一头金甲铜尸从坚硬的地面破土而出,瞬间站在了唐萝的身后。

    此时此刻,正在全力抵抗的唐萝,再也无暇顾及身后的金甲铜尸。

    “小妮子,你安心去吧!”

    看到破土而出的金甲铜尸,消瘦男子发出了得意洋洋的狂笑,心神转动,向站在唐萝身后的第三只金甲铜尸发出了攻击命令。

    只见唐萝身后的那头金甲铜尸,伸出锋利的举爪,奋力向前一抓。

    “噗”

    唐萝忽然觉得肩头一重,回身望去,只见罗钰一脸苍白,无力的靠在自己肩上,他的胸口赫然破了一个大洞,一只漆黑鬼爪穿透而出,殷红鲜血喷涌不止。

    此时,罗钰只觉得头晕目眩,无力甩开身后的金甲铜尸,低头看着胸前的血洞,此刻胸口除了疼痛,还传来了阵阵麻痒感觉,只怕多半还中了尸毒。

    罗钰用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那名消瘦男子正在狂笑,不过却听不清他在说着什么。

    这时,罗钰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变得轻飘飘起来,全身气力都随着鲜血的流失慢慢散去,双膝一跪,竟然连站立的力气都没了一丝。

    终于,罗钰眼前一黑,几欲昏厥,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之后,整人直直的向着后方倒了下去。半空中,他的口中狂吐鲜血,喷洒在地面上。

    恍惚之间,罗钰感到自己坠入了无尽深渊,彻底失去了知觉!

    “罗钰!”

    唐萝大喊一声。

    突然间,唐萝双目变得赤红,浑身气势陡然增加了十倍有余。

    一时间,唐萝的衣裙无风自动,周围十丈之内,飞沙走石,狂风呼啸。天空中,只见一股巨大气流,似乎被无形巨手操纵一般,从四周疯狂涌向唐萝。瞬间,巨大气流将唐萝稳稳的托举在半空中。

    此刻,唐萝浑身上下竟然隐含滔天煞气。那消瘦男子身上的凶煞之气和唐萝想比,竟然如同小巫见大巫一般,望尘莫及!

    “晚辈无知,竟然得罪了前辈,还请前辈开恩,放晚辈一马!”

    那消瘦男子大吃一惊,连忙跪在地上磕起头来。

    唐萝丝毫没有理会跪在地上的消瘦男子,将手一挥,原本只有普通长剑一般大小的金钗,见风就长,眨眼间竟长成百丈高的小山一般!

    “死!”

    唐萝一声清啸,赤红双眼满是怒火,双手不停上下翻转,打出各种手诀。

    一声巨响,周围的空气都为之一震,只见那小山一般的金钗,如泰山压顶一般地向消瘦男子压了下来。

    “前辈饶命!”

    那消瘦男子大惊失色,看见金钗当头压下,根本无力相抗,哪里还顾得了许多,全力狂奔逃命。可是,即便他速度再快,小山一般的金钗,瞬间就压了下来,只见那消瘦男子以及他的山那头金甲铜尸,仿佛蟑螂一般,被硬生生的镇压在金钗之下。

    “啪!啪!啪!啪!”

    小山一般的金钗底部,传来四声头颅的爆裂声。

    那消瘦男子和他的三头金甲铜尸,彻底被碾压成了肉泥。

    与此同时,远处的山坡之上。

    “前方莫非有我们魔教的同道中人?根据这股冲天煞气来看,实力绝对不逊于我!”

    阴尸宗门主看着眼前冲天的煞气,心中不由一惊。

    “来人,刚刚去调查的有结果了没有?”

    阴尸宗门主唤来一名宗门子弟问道。

    “回禀门主,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回报!”

    那名弟子说道。

    “血灵大阵会在子时准时开启,那人即便是我们魔道中人,假如没有赶在子时离开,到时侯一样将你炼成血灵!”

    阴尸宗门主看了一眼天空,一股寒光从他眼中射出,脸上异常冷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