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返回百炼宗
    

    只见刚刚还欢声笑语,喝酒吃肉的阴尸宗弟子,此刻全都倒在了地上。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道致命伤口,大量鲜血从伤口处流出。

    还未走进大殿,身处走廊的罗钰,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华师姐,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罗钰大步走到华清芙的身旁。

    “你离去后不久,我就从他们的言谈中得知‘艮山尸王’已经不在这里。于是,我便将他们都诛杀了!”

    华清芙一脸平静的说道。

    确实,以华清芙炼虚境二重的实力,又有飞剑法宝相助,诛杀这些阴尸宗弟子,几乎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华师姐,不知道那个‘艮山尸王’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罗钰突然想到了关键,出声提醒道。

    整个阴尸宗分舵,就数‘艮山尸王’最为难缠。万一‘艮山尸王’及时赶回,再想脱身就困难了!

    “艮山尸王什么时候回来?那我就得问问他了!”

    边说边走,华清芙来到一个角落前,指着一名瑟瑟发抖的阴尸宗弟子说道。

    罗钰看到,一把飞剑正指着那名阴尸宗弟子,剑尖几乎已经贴上了那名阴尸宗弟子的咽喉!

    “说,你们的舵主‘艮山尸王’到哪去了?”

    华清芙冲着那名阴尸宗弟子大声喝道。

    对于这些阴尸宗的弟子,华清芙在见过了众多被他们虐杀的同门尸体后,打从心底里对他们是深恶痛绝!

    “我……我们舵主在不久前接到了宗门里的命令,于是便赶回了宗门!”

    那名阴尸宗弟子颤颤巍巍的说道。

    “赶回了宗门?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罗钰闻言,跟着问道。

    “不……我不知道啊!”

    那阴尸宗弟子摆了摆手,急忙回道。

    “不知道?”

    华清芙冷哼一声,控制着飞剑法宝,向着那名阴尸宗弟子的咽喉刺进了一丝。

    瞬间,鲜血便滴了下来。

    “我……我想起来!”

    那名阴尸宗弟子急忙大声说道。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快点说!”

    华清芙大声说道。

    “刚才在大殿上喝酒的时候,我听说舵主这次是被宗门里叫去布置血灵大阵了。没有十天半月,恐怕是回不来的……”

    在弄清楚了‘艮山尸王’的去向后,抵在那名阴尸宗弟子咽喉处的飞剑瞬间穿了过去,那名阴尸宗弟子挣扎了片刻后,便彻底没了动静。

    “这些阴尸宗的弟子全都该死!”

    华清芙收回自己的飞剑法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罗钰看着杀气腾腾的华清芙,心中也是一惊,没想到她的杀意竟然如此强烈。

    不过,想到华清芙曾经的遭遇,罗钰心中又有些释然。

    如果华清芙不是被自己搭救,恐怕她的下场会比这些阴尸宗弟子还要凄惨万倍!

    ……

    半个时辰后,罗钰和受伤的众人静静的坐在飞天神舟上。

    飞天神舟的下方,便是大家刚刚逃离的阴尸宗分舵。

    嘭!

    就在这时,阴尸宗分舵的大殿发出了一声巨响。

    随即,整个大殿燃起了冲天火光。

    只见华清芙驾驭着飞剑,从火光中飞出,径直落到了飞天神舟上。

    “大家坐好,我们要返回宗门了!”

    华清芙捋了捋凌乱的头发,一脸阴沉的说道。

    回想这次的剿灭阴尸宗分舵任务,几乎可以说是损失惨重。要不是有罗钰,恐怕得全军覆没!

    这一次,罗钰居功至伟,功不可没!返回宗门后,一定要将这里的情形报告给宗门长老,给予罗钰丰厚奖励!

    华清芙再次提醒众人一番,驾驭着飞天神舟,快速的向百炼宗飞去。

    ……

    几个时辰后,百炼宗便近在眼前了。

    罗钰和一众同门,脸上异常激动。

    不一会,华清芙控制着飞天神舟稳稳的降落在了百炼宗内。

    “清芙师妹,你这次任务没有受伤吧?”

    罗钰刚刚从飞天神舟上走下来,便见到一名英姿飒爽,身材矫健,面容俊朗,浑身散发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至尊气势男子。只见他疾走几步,一脸急切的来到华清芙身前。

    罗钰见那男子称呼华清芙为师妹,显然他也是一名内门弟子,实力肯定不俗。

    “多谢李师兄关心,我侥幸没有受伤。不过同门的师弟们就比较惨了!”

    华清芙不冷不热的冲着男子说道。

    “唉!要不是我这几天忙着突破炼虚境三重,我一定陪清芙师妹一起前去!”

    那男子一脸懊恼的说道。

    不过,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恭喜李师兄成功突破炼虚境三重!”

    一众受伤的内门弟子闻言,都冲着那男子恭贺道。

    那男子装模作样谦虚了一番后,方才哈哈大笑起来。

    “这男子的地位好高啊!而他又姓李。莫非,他便是李天白的独子,华清芙在幻境中遇到的那个李师兄!”

    罗钰站在一旁,突然想了起来,难怪这些内门弟子对他如此恭敬,原来如此!

    就在这时,华清芙将身上罩着的黑袍脱下。

    打心底里华清芙对于这身阴尸宗的黑袍是极为反感的。可是,她里面穿的是罗钰的法衣,衣服实在有些宽大,举手投足间便有可能春光乍泄。如今好不容易回到了宗门,便赶紧脱下丢弃在一旁。

    “清芙师妹,你身上的法衣,似乎并不是你的啊!”

    就在这时,那男子一脸疑惑的上前问道。

    “是罗师弟的,我的那件法衣不能穿了!”

    华清芙收起飞天神舟,根本无视一脸疑惑的李师兄,转身准备离开。

    “罗师弟?叫得可真亲热!我怎么不知道我父亲什么时候又收了一个姓罗的弟子!”

    那男子隐约见到华清芙法衣里面的春光,顿时醋海翻腾,冷冷的说道。

    “罗钰是万师叔的亲传弟子,我称他一句罗师弟有错吗?”

    华清芙转身走到罗钰身旁,大声分辩道。

    那男子也没想到,一向恬静的华清芙竟然会如此生气,顿时慌了手脚。

    “清芙师妹,都是师兄不好,你想怎么称呼都可以!”

    这时,华清芙柳眉倒竖指着男子说道。

    “李宏飞,我和你只是简单的师兄妹关系,以后不许你再称呼我‘清芙师妹’!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华清芙说完,一脸怒气的离开了。

    “师妹!师妹……”

    李宏飞刚准备追上去,却被华清芙用冰冷的眼神制止了。

    李宏飞一脸失望,转身看到站一旁的罗钰,心中怒火瞬间点燃。

    “你便是罗钰?万师叔刚收的亲传弟子?”

    李宏飞上下打量了一眼罗钰,颐指气使的说道。

    罗钰见他一脸傲慢的模样,根本没有打算理会。

    “回禀李师兄,罗钰确实是万师叔的亲传弟子!在这次剿灭阴尸宗的任务中,罗钰立下了大功,一会受到宗门长老重赏的!”

    几名受伤的内门弟子,七嘴八舌的急忙说道。

    “重赏吗?那我就先恭喜你了!”

    李宏飞一脸冷笑的说道。

    罗钰看到李宏飞的神情,便知道这些并非是他的真心话。

    不过,也没将他放在心上。

    和郝成龙打了声招呼后,便独自一人离开了。

    罗钰想起遇到华清芙时的情形,知道华清芙不仅对李宏飞没有半分儿女之情。而且,由于在幻境中的遭遇,华清芙对李宏飞的态度似乎格外的冷淡。

    “这个李师兄还不知道,在幻境中,你可是准备将华清芙先杀后奸的啊!希望华师姐不要将幻境中发生的事情当成真的,否则……”

    罗钰摇了摇头,没敢再想下去。

    原本罗钰还打算开解华清芙一番,告诉她一切都是幻象。可是,在看到李宏飞对自己的态度后,罗钰早已打消了这个念头,反正这一切与他无关,听天由命吧!

    不一会,罗钰便回到了紫金峰上。四处查看一下,发觉师傅万有枫仍然把自己关在炼器室内。

    不过,罗钰早已习惯了这一切,独自吃了点东西后,便上床休息了。

    ……

    十日后,罗钰同往常一样,吃完午饭后,准备返回紫金峰。

    “罗钰,你等等!”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华师姐!有什么事吗?”

    罗钰微微有些诧异。

    “嗯~~我就想问你一下,上次剿灭阴尸宗分舵的任务奖励,你领到了没有?”

    华清芙见到罗钰后,反而变得有些腼腆起来。

    “没有啊!”

    罗钰摊了摊手,说道。

    “怎么会呢?我的任务奖励早就已经领到了,怎么你还没有领到呢?”

    华清芙闻言,眉头一皱,不解的说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上次和我一同参加任务的郝成龙,也早就领到任务奖励了!”

    罗钰想了想,回答道。

    “难道有人从中作梗?我下次帮你问问宗门里的长老吧!对了罗钰,三天后,你有空吗?”

    华清芙再次问道。

    “有啊!”

    罗钰回答道。

    “太好了!三天后我带你去西鹿山逛一逛,听说那里恰好会举办一趟拍卖会,我准备拍一枚洗髓丹送给你!”

    华清芙一脸笑容的说道。

    “洗髓丹?”

    罗钰一脸疑惑的问道。

    “是的,这洗髓丹虽说只是一品丹药,可是对于还没有突破到炼虚境的武者而言,却是极为的珍贵。服下后,不仅可以增强武者实力,而且还可以将武者体内的杂质彻底清除干净。据说,服用了洗髓丹的武者,会更容易突破到炼虚境!”

    华清芙介绍道。

    “华师姐,听你这么一说,这洗髓丹实在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罗钰摇了摇头,摆手说道。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那洗髓丹即便再珍贵,难道还抵得上你救我的一命吗?这次宗门一共奖励了我三块中品灵石,难道我送你一枚洗髓丹不应该吗?”

    华清芙脸上涨红,一脸怒气的说道。

    “好吧,好吧!华师姐,我接受还不行吗?”

    罗钰见华清芙柳眉倒竖,气愤异常,于是赶紧答应了下来。

    “这才对嘛!三日后,我们还在此会合!”

    华清芙见目的达成,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转身离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