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大战毒云金蜈
    

    罗钰闻言,心中一惊。

    这时,罗钰随身的包袱中,突然有一枚玉符闪着异光。

    “莫非,他把我当成了他的队友?”

    罗钰看着包袱中的十几枚玉符,这些玉符都是从刑振海的身上得来的,这枚发光的玉符,肯定是陆奇队友的。

    罗钰越想越觉得有理。

    否则,陆奇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藏身地点。

    就在这时,那头毒云金蜈越发不受控制,躁动不安的毒云金蜈,将一块块巨大的石块拱到身旁的悬崖下,翻滚而下的石块,如雨点一般不停落下,声势十分惊人。

    “快点!”

    陆奇冲着还没有行动的罗钰大声喊道。

    “不管了!再不走,恐怕就没机会了!”

    罗钰见此,脸上疑惑的神情一扫而光,运足气血,身形闪动,片刻间就已来到陆奇身旁。

    “快!”

    陆奇满脸焦急,爆喊一声。

    可是,正当罗钰准备通过毒云金蜈身旁的时候,毒云金蜈终于彻底失控,嘴边的两个锋利獠牙,突然一分,一股腥臭的毒雾喷涌而出,乌云盖顶一般的向罗钰袭去。

    罗钰见此,心中一寒。

    这些一看就知道奇毒无比的毒雾,只要粘上一点,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无奈,罗钰只得快速的向后退去,勉强躲过袭来的毒雾。

    暴怒的毒云金蜈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罗钰,巨大身躯下的无数腿足不停蠕动,一阵风般追到罗钰身前,两条粗长的触须不停挥舞,嘴里发出嘶嘶怪叫声,张开锋利的獠牙,一口便向罗钰咬去。

    罗钰深知毒云金蜈的厉害,一刻不敢怠慢,翻身躲过毒云金蜈的攻击。

    “畜生,找死!”

    一旁的陆奇,从身上拿出一套飞环,奋力一掷。只见一道精光飞过,飞环带着嗡鸣声,径直打在了毒云金蜈黝黑的身躯上。

    嘶,嘶,嘶

    毒云金蜈吃痛,发出阵阵怪叫声。

    或许是刚才被陆奇控制过,那头毒云金蜈似乎对陆奇十分忌惮,只是虎视眈眈的看着陆奇,并没有发起攻击。

    “好大一头毒云金蜈!”

    正当陆奇和毒云金蜈僵持不下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又走来三名少年,看他们的神情,显然都是同一团队的。

    “这头毒云金蜈竟然挡住了去路,咱们将它诛杀了!”

    这三名少年都有着武道八重的实力,纷纷拿出随身长剑,大步走到毒云金蜈的身前。

    “一起上!”

    那三名少年挥舞手中长剑,径直刺向毒云金蜈庞大的身躯。转眼间,毒云金蜈的身上多了十几个血洞,墨绿色的血液,随着伤口汩汩流出。

    嘶,嘶,嘶

    受伤的毒云金蜈,一阵怪叫后,猛地向后退去。

    “想逃?没门!”

    三名少年见此,仗剑快速追去。

    只见那头后退的毒云金蜈,突然静止不动,直立而起,两个锋利獠牙猛然张开,一股浓烈的毒雾从它口中喷出。

    “快躲开!”

    陆奇见此,大惊失色,急忙急声喊道。

    可是,为时已晚。

    那三名少年一击得手,并没有将毒云金蜈放在心上,在听到陆奇的提醒后,却仍然挥剑刺向毒云金蜈。

    “蠢货!”

    陆奇见那三名少年不听自己警告,反而继续攻击毒云金蜈,脸上不由得一阵惋惜。

    可是,那股毒雾已然喷出,即便是他,也不敢上前一步。只得在远处旁观,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了。

    果然,只见那股毒雾刚刚沾到三名少年的身上,瞬间就冒起阵阵黑烟,眨眼间,便已经将他们身上的衣服腐蚀殆尽。

    “啊,啊,啊!”

    此刻,三名少年的身上衣衫褴褛,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了无数血泡,而这些血泡又偏偏奇痒无比,三名少年忍不住用双手不停奋力抓挠。

    很快,三名少年的身上就被抓得血肉模糊,甚至有些地方都露出了森森白骨,可是他们自己仍然浑然不觉,继续用力抓挠。

    嘶,嘶,嘶

    那头毒云金蜈见此,闭嘴停止了喷毒,张开锋利的獠牙,猛地冲到三名少年身前。

    咔擦,咔擦~

    几口便将还在哀嚎不止的三名少年吞进了腹中。

    在吞食了三名少年后,暴虐的毒云金蜈方才消停下来,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眼前陆奇和罗钰。

    “这位兄弟,你可否牵制住这头毒云金蜈一时半刻,待我恢复精神后,我便可以再次施展**兽心术了!”

    就在这时,陆奇走到罗钰的身旁,小声商量道。

    罗钰闻言,稍作思考便点头同意了。

    仅仅只是将这头毒云金蜈牵制住,罗钰自问以自己武道八重的实力,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罗钰二话不说,趁着毒云金蜈的实力还未恢复,手一扬,一枝玄铁袖箭带着风声,射在毒云金蜈的腹部。

    那枝玄铁袖箭仅仅只有一尺有余,对于体型庞大的毒云金蜈根本造成不了多大伤害,不过,却成功将毒云金蜈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被罗钰激怒的毒云金蜈,怪叫一声后,径直向着罗钰冲来。

    罗钰冷哼一声,闪动身形,边走边退,引着毒云金蜈在不算宽阔的山路上兜着圈子。

    半个时辰后,罗钰一边擦着头上的细汗,一边继续牵制着毒云金蜈。虽然期间出现了几次危机,好在罗钰凭借着自己敏捷的身法,全都化险为夷。

    罗钰瞥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陆奇,心中逐渐开始焦急起来。再拖下去,即便能够顺利通过这里,时间恐怕也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陆奇突然站起身来,冲着罗钰说道。

    “我已经恢复了部分精神,马上我便开始施展**兽心术,你要抓住这唯一的机会,冲过这里!”

    罗钰闻言,频频点头,表示同意。

    陆奇见此,几步来到毒云金蜈的身前,双眼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毒云金蜈,嘴唇微动,双手翻动,再次对着毒云金蜈施展起**兽心术。

    “快走!”

    当陆奇彻底控制住毒云金蜈后,大声冲着罗钰说道。

    早已严阵以待的罗钰,瞬间运转气血,闪动身形,紧贴着毒云金蜈的身躯,快速穿过。

    “兄弟,加油啊!!”

    陆奇看着罗钰消失的身影,苍白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会心一笑。

    随即,陆奇的身形一阵摇晃,在倒下之前,陆奇奋力捏碎了自己胸前的玉符,化做一道白光消失在山路上。

    逐渐清醒的毒云金蜈,在失去了攻击目标后,终于安静了下来,巨大的身躯继续盘踞在山路上,仿佛拦路虎一般,等待着后面的武者。

    罗钰看了一眼化成白光的陆奇,心中暗自感激了一阵后,迈开步伐,继续向着山顶赶去。

    不一会,罗钰便感觉脚下的山路越来越陡,看了一眼身旁的悬崖,发觉已然快要接近峰顶。

    罗钰心中不由一阵兴奋,努力了一夜,终于能够赶在天亮之前成功抵达峰顶,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第几个到达的呢?

    罗钰迈开步伐,大步向着峰顶前进。

    一炷香后,罗钰终于赶到了峰顶。不过,原本喜悦的心情,立刻如坠深渊。只见二十几名少年,早已站立在前方。

    “竟然有这么多人?!”

    罗钰一步一步小心的向人群走去,心中不禁开始担忧起来。马上即将天亮,一场厮杀不可避免。而自己又是独自一人,形式有些不妙啊!

    “这就是白虎坛吗?”

    只见前方不远处,一座全部由白玉砌成的祭坛,祭坛的四角,各自摆放着一头雕刻得栩栩如生的老虎。祭坛中间是三个与玉符大小一致的凹槽,这些凹槽的周围,刻着一堆深奥难懂的符号。

    显然,只要待到天亮,将胸口的玉符投入凹槽内,就算通过了测试。

    可是,当罗钰看到通往白虎坛的通道时,脸色不禁为之一变。

    “哪里来的这么多毒蝎子!”

    原来,在通往白虎坛的通道上,全都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手掌大小的毒蝎。

    夺魂蝎,五级妖兽!

    难怪这些人都远远的看着,原来是有这些夺魂蝎阻挡。

    罗钰看到,在白虎坛周围的数十丈范围内,全都爬满了夺魂蝎,连一丝空隙都没有露出。

    “这可怎么办呢?”

    一名少年不由得说道。

    罗钰循声望去,发觉那名说话的少年,正是帮助过自己的陆奇的队友。

    “唉,要是陆奇在这里就好了!他的驱兽术肯定能派上大用!”

    另外一名少年摇头说道。

    “驱兽术?”

    罗钰闻言,回想起陆奇控制毒云金蜈的情景,心中大为赞同。此刻,要是陆奇能够来到这里,他们团队肯定要稳操胜券了!

    罗钰嘴里念叨了一阵后,心中叹道。

    突然,罗钰的心头猛地一颤。

    “驱兽粉!自己的包袱内还有一瓶刑振海的驱兽粉!”

    刑振海既然能够控制妖兽战斗,控制妖兽的能力肯定比陆奇只高不低。那么,他留下的那瓶驱兽粉应该也有效果!

    罗钰摸了摸自己随身包袱内的那瓶驱兽粉,激动万分。强忍住心中的喜悦,慢慢向着一处没人的角落走去。

    罗钰之所以如此小心翼翼,因为他已然发现,白玉峰竟然也夹杂在人群中。此时的白玉峰,并没有看到罗钰。只见他眉头紧皱,显然也正在为眼前数量惊人的夺魂蝎而发愁。

    万一要是被白玉峰看到刑振海的驱兽粉,不需要白玉峰亲自动手,只需要大喊一声,恐怕罗钰瞬间便会被这里的少年们撕成碎片!

    罗钰好不容易避过所有人的耳目,找到一处隐蔽的角落,急忙掏出驱兽粉,小心的将驱兽粉均匀的涂抹在自己身上。

    就在这时,第一缕阳光将整个山谷彻底照亮。

    与此同时,白玉砌成的白虎坛,突然霞光四起,发出万丈光芒!

    “白虎坛,终于开启了!”

    罗钰一脸兴奋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