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玄铁袖箭
    

    当那女子再次由于身形太慢,影响了刀疤少年的步伐后。罗钰立刻抓住这个机会,身形连闪,突然出现在刀疤少年的身后。

    虎烈拳!

    刀疤少年吐出一大口血,心有不甘的倒在地上。

    “猎獾!”

    那女子将手中的长剑一扔,赶紧将刀疤少年扶起。

    “你现在将他的玉符捏碎,或许,还能有救!”

    罗钰静静的站在远处,出声提醒道。

    那女子闻言,慌忙从刀疤少年的胸前掏出玉符,一把捏碎。一阵白光闪过,奄奄一息的刀疤少年消失在罗钰眼前。

    “接下来轮到你了!”

    罗钰再次提醒道。

    现在的形势已经十分明朗,身为武道七重的罗钰,此刻拥有着绝对优势,再打下去,已经毫无意义。

    那女子叹了口气,掏出自己的玉符,心有不甘的看了一眼罗钰,用力朝着自己的玉符捏去。

    “奇怪!我的玉符竟然失灵了!”

    这时,那女子突然说道。

    罗钰闻言,快步向那女子走去。

    “嗖!”

    就在罗钰即将靠近女子的时候,一枝漆黑的玄铁箭射向罗钰的胸膛。

    噗~

    强大的冲击力,令罗钰吐出了一口鲜血。

    “你这贱人,找死!”

    罗钰双目赤红,大声吼道。

    虎烈拳!

    挟怒打出的一拳,瞬间击中那名女子,没作任何挣扎,直接被罗钰一拳轰杀。

    罗钰坐在原地休息了半天后,方才缓过劲来。

    仔细将自己身体检查了一番后,发现并无什么大碍,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这就是刚刚射向自己的那枝暗箭吗?”

    罗钰将一枝通体的漆黑的玄铁箭拿在手中,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显然,这枝玄铁箭上已经喂了剧毒!

    “要不是这件缂丝内甲,恐怕我就命丧这枝箭下了!”

    罗钰心有余悸的看着胸前的破洞,不禁感叹道。

    “这枝玄铁箭究竟是怎么射出来的,力道如此之大,竟然将我直接打到吐血!”

    罗钰走到被自己轰杀的那名女子身旁,搜索了一番后,在她的袖口处发现了玄机。

    “原来是袖箭!”

    一个黑色小木匣出现在罗钰的手中。

    罗钰将木匣戴在自己手上,发现里面竟然还有几枝玄铁箭。食指一动,扣动机簧,“嗖”的一声,一枝玄铁箭瞬间射在了远处的柳树上。

    “这东西倒是不错,不仅隐蔽,杀伤力还很大!”

    罗钰有些爱不释手。

    现在罗钰的身上,除了一件缂丝内甲,手中还没有一件武器。有了这个玄铁袖箭,在这处处充满危险的地方,便有了保命的手段。

    罗钰看着地上被自己轰杀的女子,心中感慨万千。从一开始,这女子就不停引诱自己中计。想不到自己千般留意,万般小心,最后还是中了她的毒计。看来,自己以后还得再多加小心才是。

    草草的将那女子尸首掩埋,罗钰顺着河流,再次向前走去。

    这一次,罗钰打起十二分精神,走得更加小心。

    走了半天后,罗钰来到一个岔路口,正当他四处张望还没决定走哪条路时。不远处,慢慢走来三个人影。

    当这三人走到罗钰身前时,罗钰心中一阵发苦,暗自感叹自己的运气实在太差。

    “小子,你好像是郝成龙团队里的人吧!哈哈哈,真是冤家路窄啊!”

    一名身材魁梧的少年大声笑道。

    原来,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被郝成龙拒绝加入团队的鲁安楠。

    罗钰舔了舔嘴唇,知道此刻再说什么也是无用。运转全身气血,所有心神全部锁定在眼前的三人身上。

    “丁晨、卞宣,你们先去前面和团队会合。我将这小子解决掉后,便立刻过去!”

    鲁安楠一脸狰狞的说道。

    “随你的便!不过,你可别大意了,小心阴沟里翻船!”

    那个叫丁晨的少年,瞥了一眼罗钰,笑着对鲁安楠说道。

    “怎么会呢!这小子不过武道七重的实力,我会很快将他解决的!”

    鲁安楠毫不在意,冲着他们摆了摆手。

    “速战速决!我们在前面等你!”

    丁晨掏出自己的玉符,辨明了方向后,与另外一名少年一起离开了。

    “哈哈哈,你别以为他们走了,你就有了机会!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武道八重与武道七重之间的差距是多么巨大!”

    鲁安楠说完,立刻运转全身气血,快速的冲着罗钰攻去。

    一股劲气,瞬间将罗钰锁定,杀气腾腾的鲁安楠,仿佛完全变了个人一般,一对血红双眼,恨不能将罗钰生撕活剥!

    “就算郝成龙拒绝让你加入团队,也不用如此一副不共戴天之仇的模样吧,你这人,心眼未免太小了吧!”

    罗钰知道此刻不能与他硬碰,飘身躲避。

    鲁安楠见罗钰只是躲避,根本不敢和自己硬碰,心中一阵得意,大声笑道。

    “我今天就要让郝成龙知道,到底选择谁才是明智之举!”

    罗钰闻言,灵机一动,躲过了鲁安楠的一拳后,笑着说道。

    “鲁安楠,你被郝成龙拒绝的事情,早已被人当作笑话四处传播,大家都在背后笑话你呢!”

    听了罗钰的话后,鲁安楠脸上的神情顿时一变,大声怒吼道。

    “是谁!告诉我到底是谁在背后说我!我一定要将他亲手杀死!”

    这时,鲁安楠由于太过愤怒,打出的招式明显慢了许多。

    罗钰轻松躲过鲁安楠的攻击后,再次说道。

    “鲁安楠,你还不知道吧,这件事已经传到了外门弟子耳中,即便你能够通过测试外门弟子,恐怕也要被嘲笑一辈子!”

    “什么?竟然都传到了外门弟子耳中?我要亲手将他挫骨扬灰!!”

    鲁安楠双眼赤红,一脸狰狞,仿佛要吃人一般。

    此时的鲁安楠,眼中充满了怒火,早已失去了理智,随时处在暴走的边缘。对于罗钰的话更是深信不疑,不停的问着罗钰,那个散布谣言的人到底是谁。

    罗钰此刻,脸上完全是一副同仇敌忾的表情,不停的用话语挑拨着鲁安楠。等到鲁安楠忍无可忍,彻底失去了理智。

    罗钰急忙倒退两步,和对方拉开了一小段距离,食指扣住玄铁袖箭的机簧,突然指着鲁安楠的身后说道。

    “是他!就是他四处散播谣言笑话你!”

    鲁安楠听了罗钰的话后,根本不再分辨真假,径直转过身去,准备找那人算账。

    嗖!

    罗钰扣动机簧,一枝玄铁箭应声射出,瞬间插在了鲁安楠的后背上。

    “你……你竟然骗我!”

    玄铁箭上的剧毒,立刻让鲁安楠毒发倒地。

    罗钰走上前去,摸了摸鲁安楠的气息,发觉他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眼见不能活了。

    罗钰摇了摇头,将鲁安楠胸前的玉符捏碎。看着化成一道白光的鲁安楠,不禁为他感到惋惜。

    即使有着武道八重的实力,鲁安楠却太过在意别人的看法,这才让罗钰有机可趁,仅用短短几句话就能将他激怒,诱杀。

    “希望还能有机会被外面的管事救活吧!”

    罗钰暗暗祈祷了一番。

    就在这时,远处再次传来一阵人声。

    罗钰急忙躲进一旁的树丛内。刚将身形隐藏好,就见刚才离开的那两名少年再次走了回来。

    “咦?一会功夫,鲁安楠与那小子怎么都没了?”

    那个叫丁晨的少年,四处张望了半天后,疑惑的说道。

    “或许是刚刚那个武道七重的小子实力不济,败走逃跑后,鲁安楠追出去了吧!”

    那个叫卞宣的少年,思索了一会后,分析道。

    “嗯,你说的不无道理!这个鲁安楠也真是的,何必非得与那个小子一般见识。两天后的白虎坛,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啊,毕竟那才是通过测试的关键!”

    丁晨似乎对鲁安楠的行为有些不满,忍不住抱怨道。

    “丁晨,还是少说几句吧!你又不是不知道鲁安楠死要面子,要是知道你在背后说他,恐怕他又要暴走了!”

    卞宣连忙劝说道。

    “唉!这个鲁安楠什么都好,就是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了,他自己也不想想,这天底下,又有谁不遭人说呢?”

    丁晨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这两个人,在原地等了半天后,终于失去了耐心,向着远处走去。

    罗钰又在树丛中等了一会,方才走了出来。

    “他们刚才说的白虎坛又是什么?似乎和这次的外门弟子测试有很大的关系。”

    罗钰看了看那两人离开的方向,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

    又走了半天后,天色彻底黑了下来。

    罗钰此刻肚中早已饥肠辘辘,找了一个隐蔽场所坐下,从怀中掏出白天摘来的野果。接连吃了几个后,肚子这才安稳下来。

    罗钰抬头看了看,发觉并无半点星光,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视线并不能看得很远。

    罗钰靠了靠身体,闭起眼睛准备休息。好在夜里的温度还不算太冷,挺挺也能熬过去。

    至于生个篝火取暖,那是罗钰万万不敢想的。自己现在还是独自一人,万一将别人吸引过来,反而会得不偿失。

    正当罗钰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胸口的玉符突然发出了阵阵亮光。

    罗钰见此,心中一阵激动,拿着玉符四处张望。

    “哪位兄弟在这附近?快救救小弟!”

    这时,一名满身狼狈的少年,从树林中窜了出来。只见他手中拿着玉符,径直朝着罗钰所在的方向跑来。

    罗钰正准备出声回应,就见那名少年的身后,一个白色人影紧随其后,不紧不慢的跟着,和狼狈少年截然相反,显得十分闲庭信步。

    “你倒是跑啊!看看周围有没有你的队友,或许会出来救你呢?”

    白色人影渐渐走近,露出了他的面貌。赫然是一个白衣翩翩的美貌男子,脸庞俊秀,五官极其精致,两道剑眉,平添了几分杀气。嘴角处,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别过来,别过来!”

    狼狈少年一脸惊恐,跑得越来越快。

    不过,任凭狼狈少年跑得再快,那美貌少年都不紧不慢的跟随在后,怎么也甩不脱。

    武道八重!

    罗钰远远的看着那名美貌少年,心中正在思考是否要出手救下那名狼狈少年。

    “还不出手吗?”

    美貌少年冲着罗钰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将腰上的长剑拔出,闪着寒光的剑尖,斜斜的指着狼狈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