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终进仙门
    

    “前进!”

    罗钰双目赤红,紧咬牙关,竭力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赶路上!可是,刚才左脚的那种痛苦,却让罗钰迟迟不敢再将右脚抬起。

    “幻象?这种痛苦还是幻象吗!我宁愿自己此刻就在真的岩浆中!至少,我能够立刻就死去!”

    罗钰现在经历的痛苦,是他从未有过,也无法想象的痛苦。痛得他恨不得现在就立刻死去!

    痛不欲生!

    此刻,罗钰终于领会到这个词的意思了!

    咕嘟,咕嘟

    暗红色的岩浆还在不停翻滚,狠狠的折磨着罗钰。此刻,罗钰的双脚不停地向他的大脑传递着痛苦。可是,双脚上的皮肤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

    罗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不停的颤抖,痛到灵魂深处的折磨,已经让他无力咆哮。

    “前……前进”

    血红的双眼,嘶哑的声音,罗钰死死盯着岩浆尽头的那扇门。此刻,在罗钰的眼中,仿佛只有那扇门才是他最值得在乎的东西!

    一步,两步,三步

    罗钰每走一步,浑身都一阵哆嗦,难以忍受的痛苦,令罗钰的脸庞都扭曲到变形。

    终于,罗钰走完最后一步,一头撞进了那扇门内。

    扑通!

    罗钰跌倒在院子里,半天也没能爬起来。

    “恭喜你,通过了考验!”

    耳旁,传来了老者的声音。

    可是罗钰却没有一丝喜悦,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痛苦中。

    老者面带微笑,微微颔首,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罗钰,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年通过时的情形。

    “当年我整整花费了六个时辰方才通过这太清炼心幻境,而且通过之后,整整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三天三夜。想不到此子的仙缘如此深厚,也不枉我花费百年时间遍寻世间英才!”

    就在这时,罗钰挣扎了一番,准备站起身来。

    “罗钰,恭喜你,终于可以成为仙人了!!”

    广平侯见此,急忙上前将罗钰一把扶起。

    院子里的众人,眼中一阵火热。但是想到刚才自己在屋子里的表现,脸上顿时全都换成了钦佩的表情。

    这时,老者走到院子中间,伸出手朝着空中一挥,一个黑点快速的从天边飞来。不一会,就飞到了院子的上空。

    “罗钰,速速上来!”

    老者凌空一步,便已稳稳站在双头神鸢的背上。

    得到老者的许可,罗钰一个翻身,奋力爬到了双头神鸢的背上。他现在已经是武道六重的实力,身手敏捷,动作倒也十分麻利。

    “恭送老祖!”

    广平侯跪倒在地,冲着半空中的老者不停叩拜。

    啾~

    老者手一挥,双头神鸢扇动翅膀,罗钰顿时就觉得全身一震,好像一叶扁舟在汹涌的波涛中荡漾一般,头晕目眩站立不稳。罗钰赶紧趴下身体,紧紧抱住双头神鸢的背部。

    这时,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罗钰勉强睁开眼睛,只见下方的人群仿佛蚂蚁一般,刚刚的院子更是只有拳头大小。

    “可真高啊!不小心掉下去,肯定是要粉身碎骨,摔成肉饼!”

    虽然罗钰心中还有些担心,更多却是自豪和激动!

    “我终于做到了!我终于可以成为仙人了!”

    罗钰心中在大声呐喊,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咱们这是要飞到哪儿?”

    罗钰冲着老者问道。

    “百炼宗!”

    老者沉声答道。

    就在这时,双头神鸢的翅膀连扇,飞行的速度又快了一倍。

    不一会,无边云海中,连绵的宫殿若隐若现。越飞越近,那些宫殿终于全部显露了出来。

    原来,这些宫殿都是建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上。一条万丈瀑布,从山峰上倾泻而下,化作无数玉龙洒向人间。

    山峰之上,烟雾缭绕,松枝招展,仙禽飞翔,犹如梦境。

    “仙门!这里就是仙门了!”

    罗钰心中一阵激动。

    “抓好了,要下去了!”

    老者出声提醒道。

    片刻后,双头神鸢连拍翅膀,稳稳的落在了一座宫殿前面。

    罗钰纵身一跃,站到了地上。

    这时,从宫殿内走出两名青衫童子。

    “带他去领身份牌!”

    说完,老者手一挥,双头神鸢再次升起,向着远处的宫殿而去。

    “跟我来吧!”

    其中一名童子,带着罗钰向宫殿里面走去。

    罗钰闻言,急忙跟了上去。

    进到殿内,人显得愈发的渺小,让人不由得升起一股敬畏之情。穿过大殿,经过假山流水,亭台楼阁,弯曲回廊。终于,眼前一片开朗。

    一片巨大的广场出现罗钰眼前,地上全都铺着名贵的白玉,光滑如镜,一尘不染,足足有十里方圆,人站在广场上,渺小无比。

    广场中间,放着一张白玉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名白袍老者,云淡风清,仙风道骨。

    在他的身前,站着一排衣着各异的少年。略微一数,至少三十多名。

    “你就排在他们身后!”

    那童子指着队伍说道。

    罗钰也不敢多问,径直走到最后一位,安静的等着。

    那童子见罗钰已经安稳站好,便不再理会,转身离去了。

    罗钰这时,眼睛细细打量着身前的这些少年。

    发觉他们的年龄都和自己相仿,不过身上的衣服却十分华贵,腰间都挂着各种名贵的配饰,相较之下,自己一身侍卫服,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一会,陆陆续续又有少年被带了过来。那些少年,也都按照指示,排在罗钰的身后。

    不知不觉间,罗钰的身前只剩下一名少年了。

    “下一位!”

    白袍老者,轻声喊道。

    罗钰凝神屏气,快走几步,来到白玉桌前。

    “姓名?”

    白袍老者问道。

    “罗钰”

    罗钰回道。

    “举荐人?”

    白袍老者继续问道。

    “举荐人?什么意思?”

    罗钰挠了挠头,没有回答。

    “你的举荐人?”

    白袍老者抬起头,看着罗钰问道。

    “不……不知道。”

    罗钰紧张的说道。

    “你是怎么来到我们百炼峰上的!”

    一问三不知,白袍老者怒目而视,直接站了起来。

    “都让开!李管事,赶紧给我拿个身份牌!”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华贵皮装的少年走了过来,神态极其傲慢,一身打扮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更加的富贵奢华,显然他的身份非同一般,不是王公贵族,便是皇室子弟。

    “钱公子,等我将手里的这块身份牌做好,便给你做,稍等!”

    李管事连忙起身,冲着那名少年解释道。

    “嗯~好吧!不过得快点!我大伯父还等着我呢!”

    少年睥睨的看了一眼正在排队的人群,不悦的说道。

    “这人是谁啊!这么嚣张?”

    “好像是玄元国的十三皇子!”

    “皇子?我们这里谁不是王公贵族,皇室子弟?”

    “他和咱们可不同,他的大伯父可是内门弟子排名第十的钱乘风!”

    “内门弟子排名第十!难怪可以如此嚣张!”

    ……

    队里的众人,在得知了那名少年的身份后,对少年嚣张的行径,全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赶紧说,是怎么来到我们百炼峰上的!”

    李管事继续冲着罗钰问道。

    “这……我是跟随一名老者乘坐双头神鸢飞上来的!”

    罗钰想了想,回答道。

    “双头神鸢?”

    李管事听完,心中有了大致了解。

    这双头神鸢乃是低级灵兽,只能用作乘坐飞行,百炼宗内确实饲养一些,基本上都是给外门弟子使用的。因为内门弟子大都有了自己的飞剑,进出宗门一般都是御剑飞行。

    看来,这个罗钰应该是某个外门弟子举荐来的。

    李管事正想进一步询问罗钰举荐他的那名外门弟子的外貌特征,以便能够确认到底是哪个外门弟子。

    “李管事!一个坐双头神鸢上来的垃圾,没必要将时间浪费在他身上吧!”

    那名钱公子彻底不耐烦了,冲着李管事大声说道。

    “钱公子,这恐怕不妥吧!”

    李总管为难道。

    就在这时,罗钰一个箭步走到那名钱公子的身前,冲着他说道。

    “你又是什么东西!竟然张嘴就骂乘坐双头神鸢的是垃圾!”

    罗钰此刻,心中犹如一团熊熊烈火在燃烧。眼前的这个钱公子,不仅辱骂了自己,而且还将带自己上来的那名老者也辱骂了!

    要不是那名老者,恐怕自己早就葬身在江州城了!

    那名钱公子,一直都骄横惯了。此刻,竟然见到罗钰公然顶撞自己,心中怒火也点燃了。

    “你好像很不满?不过是区区武道六重而已!我钱寒在十三岁时就已经是武道六重了!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不满!”

    说着,钱寒猛地将身上的皮装脱掉,露出里面的劲装。一股肃杀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武道八重!

    正在排队的人群中,有人惊呼道。

    “武道八重?哼!我罗钰今天倒想见识见识,武道八重到底有多厉害!”

    即便对方比自己强大太多,可是他不仅侮辱自己,而且还侮辱了对自己有大恩的老者。这口气说什么罗钰也忍受不下去!

    罗钰运转浑身气血,将所有心神全部锁定在眼前的钱寒身上。

    “受死吧!”

    钱寒一声大喝。

    知道罗钰是坐双头神鸢上来的,举荐人的地位肯定不高。这让钱寒没有了任何顾虑,即便杀了罗钰,自己也不会受到任何责罚!

    顿时,钱寒起了杀心。

    罗钰这时,就听到空气中一阵爆裂声,一只拳头,凭空出现在自己眼前,外放的内劲,早已将罗钰的脸上割开了无数伤口。

    虎烈拳!

    罗钰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只得打出虎烈拳硬接。

    “简直找死!”

    看到罗钰竟然用拳头硬接,钱寒心中冷哼一声,拳头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分!

    “这一拳,就要你小命!”

    钱寒冷眼看着罗钰,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嘭!

    一声巨响,在两人中爆出。

    噗!

    罗钰连退了十几步后,一大口鲜血吐在了白玉铺成的地面上,显得格外刺眼。

    “竟然没死?”

    钱寒心中微微有些诧异。

    “你撑得过第二拳吗?”

    钱寒脸色狰狞,冷声说道。

    “完了!这个罗钰死定了!”

    “唉!虽然这个钱寒嚣张,可是人家确实有嚣张的本钱啊!”

    ……

    排队的众人,心中虽然对钱寒的行径大为不满。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指责。

    “我再说一遍,坐双头神鸢上来的就是垃圾!你能拿我怎样!”

    钱寒厉声笑道,接着再次向罗钰打出了一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