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羞愧万分
    

    同一时间,院子里的人全都转头看着另一扇门,期待着少年能从门内走出来。

    一炷香,两柱香,三炷香。

    等了半天,竟然都没有那名少年的身影。

    “怎么会这样?这间厢房也没多大啊,怎么还没出来呢?”

    “刚刚不是说两步就能出来吗?等了这么久,就算是用爬的,也爬出来了吧!”

    ……

    外面的众人,小声的议论道。

    终于,当大家等得全都不耐烦的时候。

    只见那名少年,竟然又从刚刚进去的门里走了出来。

    只不过,此刻少年的脸上全完涨红,神态扭捏。当看到门外的众人后,竟然将头一低,羞愧万分,一言不发,径直逃离了院子。

    “这……这是什么情况?”

    刚刚还是信心满满,豪气冲天的少年,在进到厢房后,竟然变化如此之大!

    院子里,罗钰等人彻底糊涂了,谁也不知道,那间厢房内到底有什么玄机。

    “下一个!”

    老者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

    毫无头绪的众人,索性将心一横,争着向那扇门走去。

    罗钰站在院内,也不和他们争抢,只是远远的看着。

    不一会,原本面无表情的众人,再次从进去的门内出来,有的哭,有的笑,有的怒……神态各异,各不相同。

    “罗钰,该你了!”

    这时,广平侯提醒道。

    罗钰这才发觉,院子里,竟然只剩下自己还未进去。

    “是!”

    罗钰走到厢房门前。门内,漆黑一片,没有一丝亮光。

    呼!

    罗钰长呼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喝!

    罗钰大喊一声,迈步向着门内走去。

    刚踏进门内,罗钰眼前一黑,仿佛坠入深渊一般,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头昏脑胀晕晕乎乎了半天后,方才恢复正常。

    罗钰转身回望,只见刚刚进来的那扇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让人心中一暖,忍不住想要靠近。

    “不行,不能回去!”

    罗钰摇了摇头,伸出双手,一步一步摸索着向前走去。

    这里可真黑啊!

    伸手不见五指的罗钰,心中一阵感慨。

    不一会,前面竟然有了一丝亮光。

    罗钰心中一喜,快步向着亮光走去。

    “钰儿,你舍得抛下我们吗?”

    突然,罗钰的身后,传来了他父亲的声音。

    “父亲,你怎么来了?”

    罗钰转身,看到自己的父亲正站在身后。

    “钰儿,你赶紧随我回去吧!”

    罗钰的父亲催促道。

    “怎么了,父亲?”

    罗钰急忙问道。

    “你母亲她生病了!一直念叨着你,你回去看看她吧!”

    说着,罗钰的父亲伸出双手,准备牵罗钰。

    “母亲竟然病了?病的重不重?我现在就随你回去!”

    说着,罗钰也将手伸出,准备牵他父亲的手。

    “罗钰!千万不可牵他的手!你的父亲只是幻象,是假的!”

    就在这时,罗钰的脑海中,传出兽尊的警告声。

    “假的?”

    罗钰闻言,心中一怔,急忙将伸出的手收了回来。

    “你再仔细看看,它和你的父亲有什么不同!”

    兽尊再次说道。

    “不同?”

    罗钰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父亲”,无论衣着、体型、相貌、声音全都一模一样,除了……表情!

    罗钰突然发觉,眼前的“父亲”脸上竟然挂着一丝诡笑!

    假如母亲真的病了,父亲绝对不会是这种表情!

    “你果然是假的!”

    罗钰说完,转身继续向前。

    “钰儿,你母亲那么疼你,你忍心不去看她一眼吗?”

    身后,罗钰的“父亲”再次说道,

    既然已经识破这个“父亲”是假的,罗钰也就不再理会,捂住双耳,奋力向着前方跑去。

    也不知跑了多久,路面开始变得坑坑洼洼起来。

    “这里到底是哪?”

    罗钰发觉,自己正走在一条蜿蜒崎岖的山道上。山道的两旁,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凛冽的山风,从两旁的谷底吹来,让人发寒。

    吼!

    就在这时,罗钰身前的山路上,突然跳出一头凶猛异常的狮子。只见这头狮子,仿佛一座小山般站在山道上,灯笼大小的双眼,死死盯着罗钰。张开血盆大口,每一颗牙齿都比罗钰的手臂还粗。

    “这……这应该也是假的吧!”

    罗钰看着眼前的巨狮,心中不由一阵发寒。

    一人,一狮,就这么互相看着。

    罗钰发现,要想通过山道,必须得从那头巨狮的身下通过。

    “不管了!既然是假的,就没什么好怕的!”

    罗钰鼓足勇气,目视前方,尽量不看那头狮子,一步一步朝着巨狮走去。

    吼!

    又是一声巨吼,震得罗钰头皮发麻。

    罗钰没有理会,继续向前。

    嘀嗒!

    当罗钰走到巨狮身前时,脸颊上突然有水珠滴落。罗钰伸手一摸,微微有些发粘,拿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股血腥臭味。

    “这是从哪里滴下来的?”

    罗钰心中一阵好奇,抬头向上望去。

    只见那头巨狮,正张着血盆大口,猩红的舌头,不停滴着口水,两排雪白的牙齿,已经快要触到罗钰的脑袋,一股血腥臭味,扑面而来!

    “一切都是假象!全是假的!全是假的……”

    罗钰脸色惨白,闭起双眼,嘴里不停念叨,一步一步慢慢向前移动。

    一炷香后,罗钰再次睁开双眼,发觉那头巨狮已经不见。

    “果然都是假象!”

    罗钰长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又是哪?”

    罗钰这才发觉,自己竟然身处在别人的房间之内。

    这房间,似乎像是女孩子的闺房!

    一股淡淡的香气,向着罗钰的鼻子袭来。

    “公子!”

    这时,罗钰的后背,一只芊芊玉手摸了上来。

    “谁?”

    罗钰连忙转身。

    只见,一名少女正站在罗钰的身后。

    那少女,细长的柳眉,明媚的双瞳,鼻梁犹如玉雕般坚挺,娇艳欲滴的樱唇和光洁的香腮,好一张美艳动人的脸庞!

    “公子,我美吗?”

    少女扭动着盈盈仅堪一握的细腰,散发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息。

    “把你的手……拿开好吗?”

    此刻,罗钰脸色涨红,呼吸急促,头上不停冒着热汗。

    “公子,这样……舒服吗?”

    玉指从罗钰的脊背一直向上抚摸,一节,一节,一直摸到罗钰的脖子。

    “舒……舒服!”

    罗钰也不知道,为何那葱嫩的手指,会有如此大的魔力,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舒服。

    “公子,天色已晚,奴家侍奉公子歇息吧!”

    玉臂环绕,娇嫩白皙的肌肤在罗钰的耳旁磨蹭,彻底让罗钰沉醉。

    “二八佳人体似酥,

    腰间仗剑斩愚夫!

    虽然不见人头落,

    暗里摧君骨髓枯!

    罗钰,还不赶紧醒来!”

    就在这时,罗钰的脑中,传来兽尊的一阵棒喝。

    罗钰闻言,突然清醒了过来,感受到胯下的巨物,心中羞愧万分。

    “公子,歇息吧!”

    身后的少女,吐气如兰,再次说道。

    “滚开!”

    羞愧难当的罗钰,奋力挣开少女的手臂,径直向前跑去。

    “公子!”

    那少女还不死心,继续喊道。

    罗钰听到那少女的喊声,越跑越快,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再也听不到那少女的声音,罗钰方才停下休息。

    一间十丈不足的厢房,竟然跑了这么久还没出去。这仙人的手段,可真是令人称奇啊!

    罗钰一边用衣袖擦着头上的热汗,一边感叹道。

    “好热啊!”

    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罗钰只感觉越来越热,最后只得将上身的衣服全部除去,赤身继续向前走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罗钰脚下的路面早已变成了滚烫发红的碎石路。

    滋滋滋~

    罗钰头上滴下的汗珠,掉落在石头上,瞬间就化成了一股蒸汽飘到空中。

    “这里又是哪儿?”

    罗钰看着前面火光冲天,心中诧异道。

    转身回看,刚刚进来的那扇门,竟然就在身后不远处,依旧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我一定要坚持下去!”

    罗钰大口喘着粗气,炙热的空气,令罗钰的视线都有些模糊起来。

    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罗钰再次停了下来。

    “前面……已经没路了吗?

    出现在罗钰眼前的,是一片无边的炙热岩浆。

    就在这时,一扇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大门,出现在这片翻滚涌动的岩浆尽头。

    罗钰回转身体,刚刚进来的那扇门,依旧还在身后。

    “前面的那扇门应该就是出口了!难道,是要我趟过这片岩浆吗!”

    罗钰看着眼前翻滚的岩浆,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一炷香后,踌躇不前的罗钰彷佛从水里拎出来的一般,浑身湿漉漉的。

    “啊!实在是太热了!”

    罗钰不停的用手上下扇动,试图想让自己凉快一点。可是,这附近的空气都是炙热的,扇出来的也是热风。忙活了半天,反而让自己更加燥热。

    “不管了!再呆下去,会活活热死的!只能拼了!”

    说完,罗钰看着眼前暗红色的岩浆,将牙一咬,纵身跳了进去。

    “啊~~烫死我了!”

    刚跳下去,罗钰立刻大声叫嚷道。

    此时,罗钰的半个身体完全浸泡在炙热的岩浆之中,深入骨髓的痛苦,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罗钰。

    “啊!!!”

    罗钰疯狂的咆哮着,只有不停咆哮,才能让那股痛彻心扉的痛苦得到释放。

    “我现在必须前进!不能在这痛苦中沉沦下去!”

    罗钰此时,仍然记得自己此次的目的,将自己前所未有的忍耐力发挥到极致,抬起左脚,向前迈去。

    “啊!~”

    抬起的左脚刚一放下,一股更加强烈的痛苦从脚下传来,直接痛得罗钰打起了哆嗦!罗钰感到自己整个左腿上的皮肤,此刻正在燃烧,一层层的燃烧!这种痛苦,简直比千刀万剐还痛苦一万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