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力挽狂澜
    

    “弟兄们,全力击杀这小子!”

    一名流寇见此,恼羞成怒,指着罗钰大声喊道。其余的流寇闻言,放弃了正在围攻的少年,纷纷向罗钰跑去。很快,便将罗钰团团围住。

    不远处,侥幸活下来的十几名少年,互相搀扶着聚集在一起。此刻,蚀骨软筋散的药力已经彻底发作,这些少年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罗钰的身上。

    罗钰,是他们能够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围攻吗?正好!”

    罗钰看着周围的流寇,冷哼一声,身体不停闪动,将砍向自己的乱刀一一躲过。

    一寸长,一寸强!

    虽然罗钰被流寇团团围住,但是真正造成威胁的却没有几个,更多的只能拿着长刀无从下手,稍有不慎,不仅没有砍到罗钰,反而会将自己人砍伤。

    一寸短,一寸险!

    此刻的罗钰,仿佛一条泥鳅在流寇中穿梭,只要找到机会,便是一拳挥出。但凡只要被罗钰击中,轻则残肢断臂,丧失战斗能力;重则头爆肚裂,当场毙命!

    一炷香后,流寇们突然发现,围攻了半天,自家兄弟倒下了大半,但是却连罗钰的衣角都没摸到!

    “散开!大家赶紧散开!”

    一名流寇大声喊道。

    “散开?迟了!”

    罗钰瞬间发动全身气血,一连串清脆的响声从他身体的骨骼之间迸发出来,先天武者的内劲,以肉眼能见的速度,骤然出现在罗钰的拳头之上。

    虎烈拳!

    扫荡一切的内劲,足足有一尺多长,拳头挥舞,那些流寇只要撞上,瞬间就被收割,一排排的流寇,以罗钰为中心,全部瞬间洞穿,没有立刻毙命的流寇,躺在地上发出阵阵惨叫声。

    轰!

    当罗钰打完最后一拳,周围的空气为之一震,除了罗钰,周围再没有一个站立之人,罗钰身上,散发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啊!

    就在这时,李队长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一条左臂,已然被辛人雄斩断!

    罗钰大喝一声,身形闪动,脚步轻点,几步赶到李队长的身前,一记虎烈拳打向辛人雄。

    辛人雄正要再次挥刀砍向李队长,忽然之间,就见一个拳头迎面打来,不由大吃一惊,转身躲避。

    但是,罗钰的实力远强于他,拳头的方向一变,辛人雄偌大的身体,如沙包一般,被罗钰一拳打飞。

    “区区武道五重,仗着下三滥的手段,竟敢如此作恶!”

    罗钰走到辛人雄身前,几拳将他手脚打断。

    “罗钰,让他交出蚀骨软筋散的解药!”

    李队长面色苍白,将断臂处包扎完毕,踉踉跄跄的走到罗钰身前说道。

    “解药就在我身上,自己拿吧!”

    辛人雄喘着粗气说道。

    罗钰闻言,立刻走上前去,从辛人雄的身上搜出了七八个瓷瓶。

    “说!哪个才是蚀骨软筋散的解药?”

    罗钰厉声问道。

    “嘿嘿!想知道吗?自己挨个试啊!”

    辛人雄面色狰狞的笑道。

    “不知死活,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嘴硬!”

    李队长气恼辛人雄斩断了他的左臂,直接走上前去,一脚踩在辛人雄的手臂上,脚下用力,将辛人雄的手臂骨踩得咯吱作响。

    啊!

    辛人雄顿时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到底哪个才是解药?”

    李队长脚下继续发力。

    辛人雄再次翻滚哀嚎起来,半天后,突然没了动静。

    “真是便宜这家伙了!”

    李队长用脚踢了踢辛人雄,忿忿说道。

    原来,辛人雄自知自己必死无疑,为了不再遭受折磨,竟然将藏在嘴里的毒丸咬破,服毒自杀了!

    “李队长,这辛人雄服毒自杀了,你们身上的蚀骨软筋散可怎么办呢?”

    虽然罗钰手里拿着七八个瓷瓶,可是,谁也不知道哪个里面才是真的解药,冒然服用,风险很大。

    “没事,这蚀骨软筋散固然厉害,但是却不会要人性命,我们只要休息一阵,应该便会没事。这次倒真是多亏有你!否则,我们这些人今天全都要死在这里了!”

    李队长看着罗钰,由衷的说道。

    余下的十几名少年,互相搀扶着也走了过来,冲着罗钰齐声表示感谢。

    “罗钰,我们大家的命都是你救下的,实力也是目前我们这里最高的,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我们广平精卫第七大队的副队长!”

    李队长冲着罗钰说道。

    “这……好吧!”

    罗钰本想拒绝,可是在李队长和一众少年殷切的眼神下,只好答应了下来。

    于是,在罗钰的带领下,余下的十几名少年,除却几个伤势太重,全部动手将营地周围的尸体掩埋干净。接着,罗钰又将十几名少年分配成几组,轮流放哨,以保证大家的安全。

    一切安排妥当,休息整整十个时辰,李队长与众少年身上的蚀骨软筋散才逐渐失效。

    这次任务,谁也没有想到会如此惨烈,牺牲的队员,接近了一半。罗钰看着隐隐还残留着血迹的营地,心中再次感叹,要不是有兽尊的提醒,恐怕这次谁也不能活着回去了!

    怀着沉重的心情,李队长带领大家返回广平精卫营地。

    刚到营地,李队长简单安排了几句后,便立刻乘坐马车赶向广平侯府,向广平侯汇报此次任务的全部过程。

    一连几天,李队长再也没有出现在广平精卫的营地。

    不过,广平精卫第七大队却同往常一样训练,休息。

    唯一不同的是,队长的位子上,此刻却换成了刚加入第七大队不久的新人罗钰。

    “喂,你们第七大队的队长呢?”

    营地内,一名别队的高个少年冲着第七大队的一名少年问道。

    “不知道,估计正在养伤呢!”

    第七大队的少年回答道。

    “现在是谁在负责你们第七大队?”

    高个少年继续问道。

    “罗副队长!”

    第七大队的少年答道。

    “哪个罗副队长?是那个新来的家伙吗?哈哈哈,你们第七大队是没人了吗?竟然听一个新人的!”

    高个少年大声嘲笑道。

    “想知道我们为什么都听他的吗?附耳过来!”

    第七大队的少年神秘的说道。

    高个少年心中很是好奇,俯身靠了过去。就在这时,第七大队的少年攥起斗大的拳头,直接朝着他的脸颊一拳打去。

    半天后,闻讯赶来的少年好不容易将两人拉开。

    当弄清楚了两人为什么打斗的时候,原本赶来拉架的第七大队队员,再次将那名高个少年死死围住。

    “竟然嘲笑罗副队长,真是该打!”

    “嘲笑我可以,但是谁也不能嘲笑罗副队长!”

    “揍他!以后谁要是敢再嘲笑罗副队长,这家伙就是榜样!”

    ……

    第七大队的队员,将他再次狠狠痛扁了一顿后,方才离开。

    “呜呜呜,我怎么得罪你们了?无缘无故打人!第七大队都疯了吗?”

    被打的少年瘫倒在地,痛声大哭道。

    “你难道还没发现吗?自从上次任务回来后,整个第七大队的人仿佛都变了一个样!看人的眼神,都是恶狠狠的,除了罗钰的话,谁说也不管用!你啊,竟然还敢说罗钰的不是!你的这顿打,没白挨!”

    围观的众人中,有人小声提醒道。

    ……

    这一日,罗钰正带领着第七大队的队员进行日常训练。

    突然,一名传令士兵走到罗钰身前。

    “广平侯有令,有事召见,请罗副队长即刻启程,前往江州大营!”

    罗钰心中一阵疑惑,莫非遇到了十分重要的事情?否则,一般不会派出传令士兵。

    坐上传令士兵的马车,一路急奔,半天后,来到了一座大营前。

    通报后,罗钰走进江州大营。

    只见大营内早已坐满了人,中间为首之人,一身黄金盔甲,头戴金冠,相貌极其威仪、富贵。

    “罗钰,这位便是广平侯,还不赶紧拜见!”

    早已站在一旁的黄统领,出声提醒道。

    这位便是广平侯吗?果然气宇非凡,不怒自威,堪比皇帝!

    罗钰连忙冲着广平侯行了个礼。

    广平侯微微颔首,点头示意。

    等到罗钰站定后,广平侯起身,开口说道。

    “本侯这次将广平精卫的九位队长以及广平卫队的统领召集至此,是有一件急事要告诉你们。根据消息,在黑泽林的深处,近日突然聚集了大量的妖兽,形成了一个数量惊人的妖兽群,这个妖兽群正缓缓向我辖下的江州城移动!”

    “妖兽群!”

    黄统领不由惊呼道。

    “这个妖兽群,都是由一些二级、三级、四级甚至五级的妖兽聚集而成,破坏力惊人。假如不加阻止,这些妖兽便会将江州城彻底摧毁,几百万江州百姓就将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这次召集你们前来,便是希望你们能够阻止这个妖兽群,守护江州城!”

    广平侯大声说道。

    罗钰听完,心中不仅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十分急切。这江州城,毗邻安阳城,一旦失守,将直接威胁到安阳城的安危。

    保卫家园,刻不容缓!

    在广平侯的安排下,广平精卫和广平卫队的后续人马,陆续赶来。

    一时间,秣马厉兵,旌旗招展,士气高涨!

    “罗钰,这是广平侯派发给你们的玄铁弓以及箭枝!”

    黄统领指挥着几名士兵,将满载的三辆大车放在罗钰的营前。

    “玄铁弓?”

    罗钰走上前去,将一把通体黝黑的玄铁弓拿在手中,稍作掂量,估计至少也有五十多斤。

    “这次的妖兽群,数量庞大,如果正面与它们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经过商议,广平侯下令,全部使用这种玄铁弓。”

    黄统领解释道。

    罗钰看了看,发现另外两辆车上满满装的都是箭枝。随手取下一枝,搭弓射箭,“嗖”一声,直接将百米开外的一棵大树穿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