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剿灭流寇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巨响,罗钰与金博明的拳头再次对上!

    “我要杀了你!”

    金博明完全不顾发麻的手臂,强运气血,彻底放弃了身形,不计后果的与罗钰对轰起来!

    “比拳头吗?奉陪!”

    罗钰沉声说道。不过,在他的嘴角,却扬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不出三招,金博明必败!你的那把金丝匕首,我就笑纳了!”

    李队长冲着眼前的黑脸男子笑道。

    嘭!嘭!嘭!

    三声巨响。

    只见金博明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整个人被震飞出去,掉在了地上。

    噗!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金博明,竟然败了!”

    “还是败给了一个新人!”

    ……

    围观的少年,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这顿早饭,真是收获颇丰啊!”

    李队长擦了擦嘴,拿起金丝匕首,把玩了一番后,收入怀中,吹着口哨离开了。

    ……

    咚~咚~咚

    营地内响起了一阵鼓声。

    罗钰几步来到营地的集合点。只见李队长神情严肃,在他身前的不远处,第七大队的队员整整齐齐的排成了几队。

    “罗钰,由于金博明被你打伤,不能参加任务,现在由你顶替他!”

    李队长指着罗钰,大声说道。

    罗钰依言,径直走到队伍中去,周围的少年,脸上都十分平静,这种事情,似乎早已见惯。

    “前段时间,广平府辖下的白松城边境,出现一股流寇,这些流寇各个都有武道四重以上的实力,凶悍异常,普通军队难以抵御。这一次,我们第七大队的任务是剿灭这股流寇,保护白松城的百姓!”

    李队长公布了任务。

    剿灭流寇?

    一些人不以为然,更多的则是跃跃欲试。

    罗钰听完,心中也是一阵激动。自己刚刚晋升到武道六重,正好需要大量的实战,只有那种生死之间的历练,才能将身体里的潜能彻底激发出来!

    “半个时辰后,我们在这里集合出发!”

    李队长吩咐完后,解散了队伍。

    罗钰一个新人,自觉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于是便在原地等着。

    半个时辰后,李队长集合众人,带着大家向白松城赶去。

    接下来的日子,除了赶路,还是赶路。李队长带着第七大队的众人,马不停蹄的向白松城赶去。三日后,终于来到了一片连绵的群山之下。这里地形十分复杂,附近不仅有河流、浅滩,更有连绵不绝的深山,难怪流寇会选中此地!

    “前面的山上便是流寇的营地了!今天晚上,咱们就在此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一举将他们全部剿灭!”

    李队长停下脚步,指着前面的大山说道。

    听到李队长的指令,一众少年立刻行动了起来。不需要过多交流,点火的点火,扎营的扎营,放哨的放哨,一切都井然有序。

    罗钰与另外几名少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担任起放哨的职责。

    与此同时,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一双眼睛,隐藏在茂密的深林中,时刻注视着山脚下的众人。

    “开饭了!”

    一众少年,从随身行李中拿出饭盆,依次排队领取晚餐。或许是这几天赶路实在太过辛苦,吃完饭后,大部分少年都钻进了刚搭好的帐篷。

    罗钰吃完晚饭后,也钻进了自己的帐篷,闭目养神起来。

    嗷~

    远处的深山中,传来阵阵狼嚎声。

    月朗星稀,平静的营地,鼾声此起彼伏。

    “有敌情!”

    一声大喊,将营地内的众人彻底惊醒。

    罗钰赶紧钻出帐篷,只见远处的山上,人影绰绰,阵阵马蹄声由远至近。举目眺望,潮水般的流寇正向营地涌来,阵阵杀气,响彻天空。

    “注意防御!”

    李队长大声命令道。

    嗖~嗖~嗖

    李队长的话音刚落,铺天盖地的箭枝,密密麻麻,宛如蝗虫般扑向营地。

    “盾牌抵挡!”

    李队长一声令下,所有少年立刻从背后取出盾牌,举起后慢慢聚拢在一起。

    叮叮当当~

    精钢铸成的箭矢,如雨点般打在盾牌上,响声不绝于耳。

    “拿出武器,准备迎击!”

    李队长再次下令。

    远处的流寇,在弓箭的掩护下,已然接近营地不足百米。只要弓箭手完成了这一轮射击,便立刻发起进攻。

    一炷香后,随着最后一枝箭枝掉落在地上,营地终于安静了下来。

    杀!

    短暂的宁静之后,响彻云霄的喊杀声再次响起。

    身穿盔甲,手持大刀,成百上千的流寇,如潮水般涌向营地。这些流寇,一个个凶神恶煞,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鬼一般,悍不畏死的直冲过来。

    杀!

    李队长手持长剑,一跃而出,冲入流寇之中。只见他身如猿猴,剑似流星,点点剑光,所到之处,流寇立刻成片倒下!

    受到李队长的鼓舞,一众少年也拔出腰间佩剑,丢掉盾牌,迎着流寇而去。这些少年的佩剑,都是广平侯府精心铸造,锋利异常。一剑挥去,轻则丢肢断臂,重则一命呜呼。

    罗钰也将腰间佩剑拔出,虽然不会剑法。不过战场杀人,并不需要什么高明剑法,只要找准机会,一剑刺出就行。

    扑哧!

    罗钰一剑划过,一名流寇的脖子上瞬间留下一道血痕。脚尖轻点,罗钰转身躲过另外一名流寇的大刀。右手一挥,一拳将他的胸口打爆。

    这是真正的战场,并不是擂台比武。成百上千的流寇,稍有不慎,就会有流寇从你看不见的角落向你砍来,没有一丝公平可言。

    罗钰此刻要做的就是,出剑,杀人,躲闪,再次出剑,杀人。

    纵使这股流寇再悍不畏死,奈何实力差距太大,武道七重的李队长带着一众武道六重的少年,如死神般,不停收割着性命。

    终于,当最后一名流寇倒下,营地周围,除了第七大队的少年,再也见不到一个活的流寇。

    “罗钰,赶紧捂住口鼻,屏住呼吸!”

    正当罗钰准备放松的时候,兽尊突然喊道。

    嘭~嘭~嘭

    兽尊的话音未落,营地周围地上的流寇尸体,突然发出了轻微的爆裂声,随着阵阵爆裂声,一团团无色烟雾悄然升起。

    与此同时,远处的山上,再次冲出近百名流寇,这些流寇每个都骑着骏马,疾风一般,瞬间来到营地前。

    一名身披大氅,满脸冷酷的男子,纵身下马,缓缓走到李队长的身前。

    “不愧是广平精卫!区区几十人,竟然将我上千名手下屠戮殆尽!可惜啊,今天你们都得死在这里!”

    冷酷男子放声说道。

    “无胆匪类,报上名来!你的人海战术已经彻底被我们破了,还有什么伎俩,赶紧亮出来吧!”

    李队长用剑指着冷酷男子说道。

    “哈哈哈,本大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辛人雄是也!你们已经中了我的蚀骨软筋散,刚刚杀了我那么多手下,这笔血债,是时候偿还了!”

    辛人雄说完,从背后取下一把大刀,杀气腾腾的冲着李队长说道。

    蚀骨软筋散?

    李队长听完,心中一凛,急忙暗中查看。

    果然,原本顺畅的气血,竟然有了停滞。

    咣当!

    一名受伤的广平精卫少年,突然晕倒在地上,手中长剑,丢在了一旁。

    “屏住呼吸!速战速决!”

    李队长大喊一声后,骤然出手,奋力一跃,就已来到辛人雄的身前,手中长剑,斜斜刺出。

    叮!

    刀光闪现,辛人雄手持长刀,轻轻松松挡住了李队长的长剑。

    “这不可能!”

    李队长身为武道七重,刚才的那一剑,已经运足了十层力量。可是,竟然被只有武道五重的辛人雄挡了下来!

    “哈哈哈,只要再过一会,你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辛人雄一边抵挡,一边后退,也不着急进攻,就等着蚀骨软筋散的药力发作。

    “啊!”

    就在这时,广平精卫的一名少年,由于中了蚀骨软筋散,实力大减,被三四名流寇围住后,一阵乱刀,砍成了几段。

    罗钰看到这一切,心中焦急万分。

    “不行,再这样拖下去,会全军覆没的!我必须抢在他们体内的药力彻底发作之前,将这些流寇全部杀死!”

    罗钰知道,所有在场的广平精卫,只有自己一人没有吸进蚀骨软筋散。先天武者,气息悠长,屏闭呼吸的罗钰,完全不用像常人一样频繁呼吸。

    扑哧!

    罗钰一剑划过流寇的脖子,手中长剑,变得更加凌厉,一条条性命,倒在他的剑下。

    还剩九十个!

    八十个!

    七十个!

    ……

    此刻的罗钰,彻底化身成为死神,无情的收割着流寇的性命。

    罗钰瞥了一眼李队长,发现他的步子已经变得蹒跚起来,身上也留下了好几道伤口,鲜血淋漓。

    另一边,广平精卫的一众少年,已经倒下了近一半。残存的十几名少年,摇摇晃晃,无力的举着手中长剑,苦苦支撑着!

    不行,得赶紧去救他们才行!

    罗钰苦于分身乏术,只能加快手中的长剑,杀意越来越浓,用剑的实战经验也越来越丰富。呼吸间,便有一名流寇倒在他的剑下。

    “罗钰……救……救我!”

    距离罗钰不远处,一名广平精卫的少年正在被五名流寇围攻,由于蚀骨软筋散的药力逐渐发作,已经无力抵挡这些实力只有武道四重的流寇,少年的脸上,充满了绝望的神情。

    危急关头,罗钰把手一扬,长剑脱手而出,“嗖”的一下,将一名凶神恶煞的流寇身体穿透!

    片刻不停,罗钰一跃而起,两步赶到那名少年的身前。

    虎烈拳!

    罗钰运转全身气血,全力挥出,“唰”的一下,撕裂空气,如流星赶月,电闪雷鸣,直接将围攻的另外四名流寇瞬间击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