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最后一战
    

    “二弟!赶紧叫医师!”

    罗成杰连忙起身,大声喊道。

    很快,罗成英便被赶来的医师抬走救治。

    “这罗家的人是怎么了?刚刚疯了一个,现在又倒下一个?”

    “太弱了呗!否则怎么会签下为奴契呢!”

    “本来还以为这罗家要崛起呢!没想到,竟然是这种货色!”

    ……

    观战席上,冷言冷语再次传来,矛头直指罗家众人。

    “父亲,大长老,二长老,家族的弟兄们……你们这是怎么了?将头抬起来啊!”

    比武台上,罗钰突然发现,罗家所有人都将头深深的埋了下去!

    虽然,只是罗成英与罗峰二人签订的为奴契。可是,却将罗家整个家族的声誉彻底毁了!

    即便罗家已经将罗成英父子二人逐出家族。可是,他们毕竟是罗家出来的,体内流淌着罗家的血脉,他们都姓罗!

    “我……我也姓罗,体内也流淌着罗家的血脉!”

    罗钰突然意识到!

    一损俱损!

    一荣俱荣!

    既然如此,罗家被破坏的声誉,就交由我来挽回!

    我,即是罗家!

    罗家,即是我!

    我们罗家,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嘲笑的!

    我们罗家,也是有血性男儿的!

    最后的这一关,不仅关系到我能否成为先天武者,更关系到我们罗家整个家族的声誉!

    我,必须要挑战成功!

    “裁判,可以开始第三关挑战了吗?”

    罗钰双拳紧握,一字一句从牙齿间蹦出,无尽怒火彻底点燃,滔天战意,直冲云霄!

    “我接受他的挑战!”

    还未等裁判做出反应,金博炎迫不及待的跳上比武台。

    一对血红双眼,死死盯着台上的罗钰,整个人彷佛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随时准备扑向罗钰撕咬一般!

    台上的裁判,感受到罗钰与金博炎两人的凛然杀气,冷汗不自觉的从头上流下。

    “开始!”

    裁判喊完,逃也似的赶紧躲到比武台下。

    “去死吧!”

    只见金博炎身形一晃,人已到了半空,运转气血,一股旋风出现在他的周围,挥动双掌,整个人化作一股狂风,以泰山压顶之势,直接向罗钰扑来。

    “先天武者,内劲外放!”

    “这是要将罗钰置于死地啊!”

    “先天武者的怒火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这个罗钰,死定了!”

    ……

    观战席上,尽管大家都知道金博炎有着先天武者的实力。可是,在整个广平比武的过程中,金博炎仅凭拳脚就拿到了第一。谁也没想到,金博炎刚刚对上罗钰,就使出了内劲!!

    一些胆小的人,早已将双眼闭上,生怕看到罗钰血溅比武台的惨状。

    虎烈拳!

    罗钰挥起一拳,迎着金博炎的双掌而去!

    噗!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罗钰紧捂胸口,脸色苍白,身形猛然向后退去,接连退出十几步后,重重的摔倒在比武台上。

    挣扎了半天后,罗钰终于站了起来。

    “先天武者……果然恐怖!”

    罗钰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自言自语道。

    “竟然没死?”

    金博炎冷冷看着比武台上的罗钰,心中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心中怒火再次燃起。掌心之上,内劲急速凝聚,身形突闪,再次冲向罗钰。

    虎烈拳!

    罗钰知道,面对先天武者的攻击,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躲避的可能,索性彻底放弃闪避,直接运转全身气血,一拳硬接!

    噗!

    罗钰的身体好像被铁锤打了一般,胸口一窒,一口鲜血再次喷出。

    噔噔噔~

    再次退了十几步后,倒在了比武台上!

    就在所有人以为罗钰再也站不起来的时候,挣扎了好一会,一身鲜血,满身伤痕的罗钰,再次站了起来!

    “先天武者,似乎……不怎么样啊!”

    罗钰吐出一口血水,冲着金博炎摇了摇头。

    “他……他竟然在嘲讽金博炎!”

    “他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

    观战席上,一片哗然!

    “混蛋,找死!”

    金博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罗钰当众嘲讽!怒吼一声,整个人彻底暴怒,内劲外放,浑身彻底包裹在旋风当中!

    金博炎身形飘动,一声长啸,双掌带着内劲,化成一道虚影,眨眼之间,便已到了罗钰身前。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后,双掌齐齐向罗钰的胸前拍去。

    罗钰眉头一挑,感受到金博炎的滔天怒意,脸上神秘一笑。

    “兽尊,借你力量一用!”

    “乐意至极!”

    从一开始,罗钰就知道自己与金博炎实力相差巨大。想要战胜他,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毕竟,先天后天,天壤之别!

    要想战胜金博炎,就必须借助兽尊的力量!可是,兽尊现在只是一缕残魂,最多只能出手一次!

    这也就意味着,罗钰必须一击即中!

    为了把握住这唯一的机会,罗钰只能等待一个绝佳的机会。为了迷惑金博炎,罗钰不惜与他硬碰硬的对拼!所幸,自己的身体经过妖兽血改造,坚韧程度远超常人!

    示敌以弱,再一番嘲讽,金博炎终于上当!

    此刻,便是绝佳的机会!

    罗钰运转浑身气血,手臂上的麒麟图案,骤然一亮,紧接着罗钰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气血疯狂开始运转,气血一下提升了数十倍!最后,全身气血如狂涛般涌向自己右臂,顿时感觉右臂几欲炸裂!

    虎烈拳!

    当罗钰的右臂膨胀到极致,手臂上的肌肉变得如钢铁般坚硬,罗钰终于将蕴含无穷能量的一拳打出!

    电光火石间,胜负已分!

    只见金博炎如炮弹般被弹射到观战席上,一双手掌,齐根断裂!一个巨大的血洞出现在他的胸口,汩汩鲜血,喷涌而出,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没做任何挣扎,便直接昏死了过去。

    “金博炎……竟然……败了!”

    “他……他竟然击败了先天武者!”

    “这不可能……我没眼花吧!!”

    观战席上,一片哑然,一道道诧异的目光,死死盯着躺在地上的金博炎,谁也无法相信,堂堂先天武者,竟然就这样被击败了!而且,败得还那么彻底!

    “罗钰!好样的!不愧是我们罗家的好男儿!”

    “这才是我们罗家子弟的风采!”

    “哼!我看谁还敢小瞧我们罗家!”

    此时,罗家所有子弟,全都挺起了胸膛,昂首看着周围的众人。眼神中,充满了自豪与荣誉!

    “第三关,罗钰胜!”

    “本次闯三关,罗钰挑战成功!”

    场上裁判半天才反应过来,急忙大声宣布道。

    “终于,成功了!”

    罗钰听完,脸上逐渐露出喜色。紧接着,眼前一黑,倒在了比武台上。

    ……

    “醒了!醒了!”

    罗钰睁开双眼,发觉眼前早已挤满了人。

    “钰儿,你感觉好些了没?”

    罗钰的母亲柔声问道。

    “赶紧去厨房将熬好的参汤端来!”

    罗钰的父亲大声说道。

    “罗钰醒了?太好了!”

    就在这时,听到消息的大长老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罗钰床前。

    “祖先保佑!罗钰,你终于醒了!”

    大长老一边检查着罗钰的身体一边再次说道。

    “成杰,你赶紧将城里最有名的医师请来给罗钰检查一下!千万可别留下什么暗伤!”

    “大长老放心,罗钰只是流血过多,再加上虚脱乏力,这才晕倒。只要静养几天就好了!”

    罗钰的父亲连忙说道。

    “大长老,安阳城的陈太守前来拜见!”

    这时,家族里的一名仆人通报道。

    “让他先等着!没见我正忙着吗?”

    大长老大手一挥,直接将通报的仆人打发出去了。

    “大长老,钰儿已经醒过来了。我看,你还是先去见见陈太守吧!”

    罗钰的父亲劝说道。

    “有什么好见的!咱们搬家,关他一个太守什么事?”

    大长老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搬家?大长老,咱们在云门镇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家?搬到哪去?”

    听到大长老的话后,罗钰诧异的问道。

    “你还记得你父亲曾经发过一个誓言吗?为了不让你父亲遭人诟病,家族中的长老一致决定,同意你父亲退出罗家!”

    大长老点头说道。

    “终于要退出罗家了吗?”

    罗钰心中有些惆怅,颇为不舍。

    “傻孩子,怎么可能真的让你父亲退出罗家呢!今时不同往日,为了不影响你父亲的声誉。族里决定,让你父亲自立门户,担任族长!无论你父亲到哪,罗氏家族都追随到哪!”

    大长老解释道。

    “抛弃家业,举族追随!竟然……真的被父亲说中了!!”

    罗钰心中震撼异常。

    “陈太守,大长老此刻正忙,不宜见客!”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吵闹声。

    紧接着,就见一名身着官服,体型肥胖,满脸笑容的男子押着一名五花大绑的黄衫官员走了进来。

    “还不快跪下!”

    体型肥胖的男子大声喝道。

    “陈太守,这里是罗钰的房间,并不是你审案的大堂,你这是想干什么?”

    大长老冷声说道。

    “这个狗东西,就是要将罗钰斩首的监察官!今天我把他绑到这里,就是要给罗钰一个公道!哪怕是要将他斩了,只要罗钰的气顺了,我也照办!”

    陈太守冲着罗钰说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犯了法,自然有律法处置!陈太守还是请回吧!”

    大长老不为所动,沉声说道。

    “好!我听大长老的,回去就将他法办了!”

    陈太守话锋一转,再次问道。

    “近日听闻罗家想要举族迁移,下官心中甚是不舍。不过,这云门镇确实地方太小,不利于罗家发展。这次前来,就是想询问一下,罗家打算迁移到何处?

    大长老看着陈太守,没有作答,反而冲着他问道。

    “陈太守见多识广,您认为哪里适合我们罗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