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一决高下
    

    电光火石间,两人的拳头已然撞上,瞬间产生一股强大的冲击波。

    场上裁判,只觉得这股冲击波排山倒海般向他涌来,在冲击波的带动下,整个身体忍不住接连向后退去,一连退了十几步,方才稳住身形。

    “小子,你的拳头倒是蛮硬啊!”

    刚才的那一击,金博涛动用了自己七成气力,没想到却被罗钰硬接了下来,这让金博涛感觉很没面子。

    “看来,我要使出全力与你战斗了!”

    说完,金博涛右脚往前一踏,坚硬无比的比武台,竟然裂开了数道裂纹。身影闪现,金博涛已然到了罗钰身前,一拳破空轰出。

    罗钰感受到拳头中蕴含的爆发力,丝毫不敢怠慢,运转全身气血,一记虎烈拳同样轰了出去。

    砰!

    两拳相撞,强悍的冲击波再次震荡开来。

    “这小子的拳头,可真硬啊!!”

    金博涛感觉自己的手臂微微有些发麻。

    “再来!”

    一拳不成,金博涛再次挥出一拳。

    这一拳,从右侧打向罗钰的头部,猎猎拳风,带着山洪海啸般的威势,将罗钰的头皮吹得发麻。

    砰!

    罗钰再次用拳头挡了下来。不过这一次,罗钰却不想只是处于防守状态,一拳震开金博涛的拳头后,运转气血,一记虎烈拳立刻挥出。

    两人连番交手,并没有什么花哨的招式,只是纯粹的力量相较,实打实的硬碰!

    “再来!”

    砰!

    “再来!”

    ……

    十几个回合过后,罗钰的七窍开始流血,身上的衣衫早已被强大的冲击力震成碎片,显露出精悍的肌肉。白皙无暇的皮肤,也被肆虐的拳风割开无数道细小伤口,随着这些细小伤口,血水丝丝渗出,很快便将罗钰的身体染红。

    不过,金博涛的伤势却更加严重。在金博涛的胸口,有着一道极为明显的拳印,拳印周围的血肉,几乎已经彻底炸裂,一股股鲜血,不断涌出,将金博涛的胸口彻底染红。

    那个拳印,正是罗钰刚刚留下的。

    此时,罗钰的战意变得越发浓烈,浑身气血运转,挺拔的身体,仿佛标枪一般矗立在比武台上!

    金博涛喘着粗气,勉强用左手将不停抖动的右臂按住,一阵眩晕袭来,金博涛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再…再…再来!”

    观战席上,鸦雀无声。没有人能够想到,这场比武会如此惨烈!

    “二弟,认输吧!”

    远处的金博炎,大声喊道。

    “认输?不……不可能的!”

    仿佛受到刺激一般,金博涛周身的气血更盛,完全不顾胸口疯狂冒出的鲜血,再次打出一拳。

    “一决高下吧!”

    这一拳,在金博涛不计后果的情况下打出,威力比刚才的任何一拳都更为强劲!金博涛在赌,以自己的生命为赌注,赌罗钰无法挡住自己的这一拳!

    罗钰神情凝重,知道此刻是一决胜负的关键时刻!

    金博涛打出的最后一拳,威力已经无限接近先天武者!自己必须全力以赴,否则,不仅挑战失败,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虎烈拳!

    性命攸关,罗钰疯狂将体内气血运转,运足十二分气力,拳头在空中划过,拳风呼啸,如同哨音般响起,尖锐刺耳!

    嘭!

    两拳相接,一声巨响!比武台再也承受不住,瑟瑟摇晃起来。

    罗钰在强大的冲击力下,不停向后退去,好不容易强行稳住身形,只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化成一股血雾弥漫开去,嘴角残留的鲜血,星星点点滴落在地面。

    “二弟!”

    一道人影冲出,一把接住半空中的金博涛,小心的放在地上。此刻的金博涛已然不省人事,扭曲到变形的手臂,无力的摆在一旁,原本就已受伤的胸口,鲜血更是如泉水般涌出,怎么按也按不住。

    一旁待命的医师,连忙冲了过去,忙活了半天,终于将狂涌的鲜血止住。金博炎看到躺在地上的金博涛逐渐清醒过来,知道他已经没有了性命之虞。

    可是,当他看到那扭曲变形的手臂,滔天怒火,顿时点燃。

    “二弟的手臂,废了!”

    金博炎知道,即便请来最好的医师,也只能让金博涛的手臂恢复如常人,再想修炼武道,却是不可能了。因为,罗钰的拳力已经将金博涛手臂上的经脉彻底搅碎!

    “我要你……死!”

    一双血红双眼,充满了暴戾杀戮!

    金博炎冲着罗钰吼道。

    观战席上,所有人都被金博炎的气势所慑,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罗钰的眼神中,明显多了一些怜悯的意味。

    “第一关,罗钰,胜!”

    就在这时,裁判走到罗钰身前,大声宣布道。

    “第二关,罗钰挑战罗峰!”

    裁判转身冲着台下的罗峰问道。

    “你是否愿意接受罗钰的挑战?”

    “不,我不愿意!”

    近距离目睹了刚才血腥一幕,罗峰的脸上布满了恐惧。

    “既然你不愿意,那么我宣布……”

    看到站在台下瑟瑟发抖的罗峰,裁判摇了摇头,正要宣布结束此次的闯三关。

    “慢着!”

    一旁的金博炎立刻阻止道。

    依照闯三关的规定,被挑战者有权拒绝挑战。不过,这也意味着罗钰的闯三关到此结束。

    可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被废,而凶手却全身而退,金博炎怎么也忍不下这口气!

    不行,闯三关现在还不能结束!

    我,要亲手为二弟报仇!

    “罗峰,接受他的挑战!”

    金博炎冲着罗峰,不容置疑的说道。

    “不……不……我不要接受!”

    罗峰看着眼前满身鲜血,杀气腾腾,彷佛地狱修罗一般的罗钰,早已吓得肝胆欲裂。

    金博炎见罗峰如此胆小,恨不能将他一掌拍死。强压住心中怒火,金博炎再次说道:“你,必须接受他的挑战!”

    “不!我会被他打死的!他不是人!他是被我父亲雇佣的杀手杀死的恶鬼!是来索命的恶鬼……”

    在金博炎的强势压迫下,罗峰彻底崩溃了,已经分不清眼前的罗钰是人是鬼,是真是假,是梦是幻!

    看到瑟瑟发抖,胡言乱语,死活不愿接受挑战的罗峰,无名怒火彻底将金博炎的最后一丝理智烧尽。

    “这是你逼我的!”

    说完,金博炎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封密函。

    “这是你们父子二人的为奴契,你们父子二人的命都是我们金家的!我命令你,接受挑战!”

    听到金博炎的话后,全场一片哗然。

    “为奴契?竟然是为奴契!”

    “难怪一场未打就能排名第二,原来是金家的奴才啊!”

    为奴契,一旦签订,终身为奴,世代为奴。只要主家拿出为奴契,即便叫签订者自刎当场,官府也无权干涉!这种契约,是所有契约中最为霸道,也最为卑贱的一种契约。

    这种契约,即便是沿街乞讨的乞丐都不会签订。因为,一旦签订,就意味自己以及自己的后代,永世无法翻身!什么前程,家产,性命……统统掌握在主家手中。只要主家拿出为奴契,便可以生杀予夺,瞬间剥夺签订者的一切!

    到底是什么样的代价才会让人签订为奴契?

    到底是多低贱的人才会签订为奴契?

    观战席上,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转向了罗家所在的地方。

    “那个中年男子就是罗峰的父亲吧?听说他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届罗家的族长!”

    “不会吧?选个奴才当族长?难道罗家没人了吗?又或者,他们整个罗家都签订了为奴契?”

    “难说,毕竟人各有志!说不定罗家就有这种传统呢!”

    一时间,各种谣言四起。原本以为罗家即将崛起,特意赶来结交的众人,都远远的躲开了,脸上都流露出一种鄙夷的神情。

    “罗成英,你说!这为奴契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长老须发倒竖,满脸涨红,冲着罗成英大声吼道。

    “这……这……这怎么会弄成这样……”

    老谋深算的罗成英,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罗峰在金博炎的强大压力之下,一边哭着一边走上比武台。

    “呜呜呜……我…我…我接受挑战……呜呜呜”

    裁判神情冷漠的看了一眼罗峰,大声宣布道。

    “第二关,罗钰挑战罗峰!开始!”

    话音刚落,罗峰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眼泪、鼻涕、口水奔流急下,原本正常的眼神也变得呆滞起来,似笑非笑,指着自己说道。

    “嘿嘿……我赢了……我要成为先天高手了……”

    突然,罗峰又万分恐惧的指着罗钰,颤声说道。

    “鬼啊……你是前来索命的恶鬼……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说完,便抱头向比武台下跑去。不一会,便闯出比武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这……这人是疯了吗?”

    “不过是场比武而已,这就吓傻了?也太胆小吧!

    “我听他嘴里一直喊着恶鬼索命什么的,应该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

    观战席上,再次议论纷纷起来。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罗家所在的地方,眼神中充满了**裸的嘲笑与鄙视。

    “由于罗峰临阵脱逃!第二关,罗钰胜!同时取消罗峰第二名资格!”

    裁判一脸无情的宣布道。

    闯三关,在设立之初就曾规定,被挑战者有权利拒绝挑战。不过,一旦接受,就必须全力以赴。比武过程中,不允许有任何作假,放水。否则,立即取消在广平比武中的成绩!

    “峰儿!峰儿……”

    观战席上,罗成英冲着罗峰消失的方向大声喊道。

    “罗成英!经由我们三位长老共同决议,即刻将你父子二人逐出罗家!”

    就在这时,罗家的三位长老走到罗成英的身前,厉声说道。

    “逐出罗家?不……”

    罗成英气急攻心,一口心血喷洒胸前,眼前一黑,瘫倒在了观战席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