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殷鹏被废
    

    “欺人太甚!金博涛,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理挑衅,即便泥人也有三分火气!虽然你有武道五重巅峰的实力,难道我就怕了你吗?”

    崔玉龙再也忍不住了,起身怒道。

    “终于不做缩头乌龟了吗?那我们就比试比试!”

    金博涛怒吼一声,气血立刻充满全身,一拳就向崔玉龙打去。

    哗啦!

    崔玉龙几乎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就被金博涛一拳打倒在地,接连撞翻了好几张桌子。

    “真是不堪一击啊!!”

    金博涛鄙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崔玉龙,嘲笑道:“你这么弱,何必还赶来参加广平比武呢?”

    说完,金博涛一手将软如烂泥的崔玉龙提起,一步一步走到窗户前。

    “我看,你还是回家去吧!”

    只见他奋力一掷,崔玉龙竟然就这样被他扔出了窗外。

    扑通~

    崔玉龙仿佛一只破麻袋一般,被扔在了大街上。

    “崔大哥!”

    崔家子弟见此,急忙向楼下赶去。

    哼!

    金博涛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环视一圈后,昂首向楼下走去。

    “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又有人被金二少爷打了?”

    “这是第四个了吧?”

    “是啊!不过,怎么挨打的好像都是赶来参加广平比武的少年啊?”

    闻讯赶来围观的人群,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起来。

    “殷鹏大哥,我看这金博涛似乎是故意冲着崔玉龙而去的!”

    罗钰冲着身旁的殷鹏说道。

    “估计这崔玉龙以前得罪过他吧!可惜啊,一下被打成了重伤,五天之后的广平比武应该是参加不成了!”

    殷鹏摇了摇头,可惜的说道。

    “这金博涛家里什么来头?竟然如此肆无忌惮的伤人?”

    殷童好奇的问道。

    “西街金家,是有资格如此嚣张的啊!且不说他们家族至少拥有五名先天武者,单单这个金博涛的大哥,早在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突破武道五重巅峰,晋升成为先天武者!”

    “这一次的广平比武,听说他们兄弟俩竟然也都报名参加了!以他们的实力,前两名肯定是囊中之物了。”

    殷鹏神情黯淡的说道。

    “先天武者也报名参加广平比武?!那岂不是说,我们这么多人最多只能争个第三名?”

    殷童听完,跳起说道。

    “虽说广平比武还没开始,不过根据金家两兄弟的实力,比试结果应该不言而喻了!唉,这一届的广平比武,恐怕是最艰难的一次了!”

    殷鹏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

    一旁的罗钰听完,心中不禁也担心起来。自从殷鹏成功突破武道四重,一招制敌取胜后,他的身上就散发出一股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强大自信。

    可是,经过刚才的风波,殷鹏身上的这股自信已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满脸颓废神态。

    酒楼小二陆续又将剩下的几道菜端上,虽然每道菜都十分可口,不过罗钰等人却再也没了品尝的兴致,胡乱吃了几口后,兴致缺缺的离开了酒楼。

    一路无话,罗钰等人在城内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家满意的客栈。在客栈老板殷勤的招待下,罗钰与殷鹏、殷童分别被安排在了三间相距不远的客房。

    罗钰走进自己的房间,中间放着一张花梨木方桌,镂空的雕花窗户,射入点点阳光。左边的木架上,放着一只紫铜香炉,几缕淡淡的檀木香从香炉内飘出。不远处,是一张柔软的木床,床上铺着一床干净、雅致的锦被。整个房间的装饰显得十分素雅,给人一种恬静的感觉。

    罗钰细细打量了一番后,对这间房间十分满意,将随身携带的包袱放下后,躺在床上闭目休息起来。

    “金二少爷,欢迎大驾光临!”

    不知多久,正当罗钰似睡非睡的时候,房间外面传来了客栈老板殷勤的声音。

    “金二少爷?难道是中午伤人的那个金家二少爷?”

    罗钰连忙起身,小心的走到窗户前,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啊!”

    很快,一个人影伴随着惨叫声从旁边的房间内飞出。

    “大哥!”

    一声熟悉的叫声随即也传入罗钰的耳中。

    “这似乎是殷童的声音,难道……”

    罗钰急忙冲出房间。

    只见客栈的走廊上,殷鹏倒在殷童的怀中,嘴里不停的吐着鲜血。不远处,身着锦衣的金二少爷正在客栈老板的陪同下,一步一步向客栈外走去。

    “殷鹏大哥,你怎么样了?”

    罗钰连忙走上前去问道。

    “我……我的肋骨断了三根,左手小臂也断了。”

    殷鹏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和他拼了!”

    殷童起身,准备追出客栈,但是却被殷鹏死死拖住了双腿。

    “千万别冲动!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难道,就这样被他白打一顿吗?”

    殷童忿忿不平的说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西街金家根本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你现在追上去,就算被他打死了,我们殷家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听了殷鹏的话后,殷童也冷静了下来,从怀中默默拿出疗伤药,帮着殷鹏治疗起来。

    不一会,在疗伤药的治疗下,殷鹏的脸色好了很多。

    “罗钰,这次的广平比武,我们殷家是不打算参加了。马上我们就收拾行李返回殷家。你和我们是一起来的,不如就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殷鹏在殷童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是啊!罗钰,还是听我大哥的吧!这一届的广平比武,不如放弃算了!”

    殷童也在一旁劝道。

    罗钰听完,低头思索起来。

    诚然,这一届的广平比武,由于西街金家兄弟的参加,更增加了比试的激烈程度。凭自己现在的实力,能够胜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可是,自己连一场比试都没有参加,就这样灰溜溜回去,罗钰心中是万万不愿意的!

    男儿当如龙,只与世间豪杰共争锋!

    罗钰想起父亲劝勉自己的这句话,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不!我要留下,参加广平比武!”

    罗钰坚定的说道。

    “好吧!”

    殷鹏见罗钰如此坚定,也没再劝说。

    不一会,殷童收拾好了行李。在罗钰的目送下,殷鹏与殷童离开了客栈。

    这次的广平比武,还未开始就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让罗钰认识到了自己实力的不足。

    看来,还得再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啊!

    夜幕降临,广平府的各个客栈内,赶来参加广平比武的少年,都惴惴不安的呆在自己的房间内。房间外,只要稍有动静,都能令他们心惊胆颤半天,生怕自己被金家二少爷盯上。一时间,整个广平府都变得人心惶惶起来。

    西街,金府,一个灯火辉煌的房间内。

    横行了一天的金博涛,小心的站在一名少年身前,规规矩矩的汇报。

    “大哥,这次一共七十五人参加广平比武,被分成五组,每组二十五人。今天,与罗峰分在同一组的另外二十四人,被我打伤、打残十四人,其余十人,都已经发誓答应,会在比赛中自动弃权!”

    “不错!二弟,辛苦你了!”

    金博炎听完,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辛苦,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家伙,只不过是提前送他们回家罢了!”

    金博涛连忙说道。

    “二弟,这次的广平比武,你可千万不能大意!这次我们金家,一定要将前三名全部拿下!”

    金博炎再次提醒道。

    “大哥放心,每一场比试,我都会全力以赴的!”

    ……

    第二天清晨,罗钰吃完早饭,便退掉了房间,大步向城外走去。

    这时,从城门的一处阴暗角落,冒出两个身影,跟随着罗钰,也走出了城门。

    赶了半天的路程后,罗钰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

    “毒蜂,我们现在就将那小子干掉算了!”

    一名身材粗犷的男子说道。

    “现在还不行,路上还有行人。万一动手的时候被人撞破,反而坏了这笔买卖!黑熊,我想你也不愿意把这笔买卖弄砸吧!”

    被称为毒蜂的男子,舔了舔嘴唇,冷冷的说道。

    休息完毕,罗钰起身,再次赶路。

    “毒蜂,看这小子赶路的方向,似乎是向着黑泽林方向去的啊!”

    身材粗犷的黑熊,一边赶路,一边冲着毒蜂说道。

    “黑泽林?这小子究竟想干什么?”

    紧随在后面的毒蜂,满脸的疑惑。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各种虫鸣、鸟叫,此起彼伏。远处,隐隐传来各种野兽的叫声。

    “看来,今天只能在这里休息了!”

    罗钰靠在一棵树下,点燃了一堆篝火,一边烤着干粮,一边琢磨道。

    这一次,为了能够变得更强,罗钰将主意打到了黑泽林深处的妖兽身上。上次在黑泽林中得到的吊睛赤眼虎血,虽然没能增强罗钰的实力,不过却实实在在让殷鹏晋升到了武道四重。

    有了殷鹏成功的例子,罗钰对妖兽血又重新燃起了信心。为了能够在广平比武中取得好成绩,罗钰不惜再次冒险,准备想再击杀一头妖兽,用兽血浸泡身体,从而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吃完烤熟的干粮后,罗钰在篝火堆旁躺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毒蜂,这荒山野岭的,正适合我们下手。我看,咱们现在就送那小子上路吧!”

    远处的一棵大树下,黑熊小声建议道。

    “不必着急!这里是去黑泽林深处的必经之路,我估计那小子应该是想猎杀妖兽。我们只要守住这里,以逸待劳,说不定还能有意外收获!”

    一旁的毒蜂,贪婪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小子要是真的猎杀到了妖兽,回程肯定要经过这里,咱们正好杀人越货!万一,那小子在里面被妖兽杀死了,也省了我们亲自动手的麻烦!真是妙啊!!”

    黑熊听完,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