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长者赐,不敢辞
    

    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比武台上,罗钰的身形纹丝未动。反观蛮牛,却连退三步,方才稳住身形。

    “我看没必要比下去了,你认输吧!”

    罗钰漠然说道。

    “未必!”

    蛮牛长吸了一口气,只见他身上的青筋,一根,一根,慢慢凸起,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剧烈变化,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珠,逐渐开始发红,最后竟然全部变成了血红色!

    “狂化!蛮牛竟然狂化了!”

    “竟然是传说中的狂化?裁判,赶紧中止比赛啊!要知道,狂化之后,蛮牛就会丧失理智,实力比平时也提升了两倍!再不终止比赛,可是要死人的啊!”

    台下的人群中,立刻有人冲着裁判大喊起来。

    “是否要中止比赛?”

    比武场上的裁判也看出了问题,赶紧向罗钰问道。

    “吼!”

    还未等到罗钰回答,狂化后的蛮牛大吼一声,双脚猛的用力一踩,比武台上陡然裂开几条缝隙。随着蛮牛的步伐,脚下的空气突然起了剧烈波动,如同煮沸的开水一般,四下翻滚起来。

    噔~噔~噔

    蛮牛仿佛一头愤怒的公牛一般,向着罗钰猛冲而去。

    “躲不掉了,只能硬上了!”

    罗钰面色凝重,急忙将全身气血聚于右臂,伴随着气血的爆发,罗钰的实力也提升至最强状态!

    虎烈拳!

    砰!

    一声巨响,比武台的地面剧烈晃动起来!

    咔嚓!

    随着一阵劲风过后,坚固的比武台轰然坍塌,破碎的石块扬起漫天灰尘,一道巨大身影,仿佛风筝一般飞出老远。

    良久,灰尘散尽,只见罗钰傲然站在场中。

    “怎么可能!”

    “蛮牛竟然输了!”

    围观的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346号,胜!”

    听到裁判的声音后,仍有不少人不敢相信!

    罗钰在一片惊讶声中,结束了最后一场比试,成为所在赛区的最终胜者。

    这也意味着,他获得了参加广平比武的比赛资格!

    “罗钰,恭喜!刚才的比试十分精彩!”

    早已结束比试的殷鹏走到罗钰的身前说道。

    “侥幸而已!”

    罗钰心中清楚,狂化后的蛮牛固然实力爆增,可是他也丧失了理智,并没用使用任何功法,只凭自身体能与自己对拼,反而自己的虎烈拳,却能够爆发出三倍威力,赢了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殷鹏仅用一招就击败了武道三重巅峰的对手。

    看来,自己还得再提升实力才行啊!

    半个时辰后,所有赛区都决出了胜者。

    “十名赛区胜者留下!其余人等,凭手中号码牌至报名处领取千金,以示鼓励!”

    比武场内,又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

    每人千金?

    罗钰听完,暗自咋舌。

    要知道,罗钰的号码牌就已经排到了346号。这也意味着,仅仅安阳城至少就要发放出去三十几万金!

    而广平府辖下,共有七座与安阳城类似的城池!

    举办一次广平比武,就发放出去几百万金!

    这广平侯好雄厚的财力啊!

    片刻之间,偌大的比武场就只剩下了罗钰等十名胜者。

    这时,在武场人员的指引下,罗钰等人被领到一个大厅中。

    十名胜者各自站立,默默打量着对方。

    不远处,殷鹏与殷童则站在了一起。由于殷鹏是所有人中唯一的武道四重,加上一招败敌,夺得胜利。因此,在人群中甚是瞩目。

    而殷童的胜出,也没有超出罗钰的意料,毕竟殷童早已是武道三重巅峰的实力。至于另外几名殷家子弟,则没有再见到他们的身影,想必都被淘汰了。

    “罗峰?!”

    这时,罗钰赫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竟然也到了武道三重?!

    此刻,罗峰也注意到了罗钰,睥睨的看了一眼罗钰,神态甚是傲慢。

    吱~

    大厅的侧门悄然打开,从门内走出一名身着灰袍的中年男子。

    蹬~蹬~蹬

    灰袍男子每走一步,脚下都发出一声闷响。每一步,仿佛都踏在众人的心口一般,压抑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此人绝对是先天武者!

    在场有些少年的家族中,也不乏武道五重的高手。不过,仅凭脚步声就能达到震慑人心的效果,绝非武道五重能够做到的!

    原本还沉浸在喜悦中的众少年,立刻变得凝重起来!

    “这次由我出任安阳城的招募使,为侯爷挑选英才。今天,你们经过重重比试,成为各个赛区的胜者,看来都是天资聪颖之辈!”

    灰袍人声音不大,却令每个少年都听得十分清楚。

    “半个月后,广平比武正式开始,希望你们能够力克群雄,脱颖而出!”

    说完,灰袍人右手一翻,一叠巴掌大小的金牌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些金牌上都已刻上了你们的名字。十天后,你们各自拿着金牌去广平侯府报名!”

    很快,每个少年都被派发到刻有自己名字的金牌。

    “我会在广平侯府等候你们!现在,你们可以散去了!”

    灰袍人说完,头也不回的向侧门走去。

    “罗钰,十天后我们结伴去广平府吧!”

    这时,殷鹏走到罗钰的身旁邀请道。

    “好啊!”

    约定好集合的时间和地点后,罗钰拜别了殷鹏与殷童,直接向家中赶去。

    一个时辰后,罗钰还未到家,老远就看到母亲已经站在了门外。

    “母亲,你这是在等谁?”

    罗钰感到母亲似乎有些异于往日。

    “还不是等你吗?天色不早了,赶紧回家吧!”

    在母亲的催促下,罗钰一头雾水的回到家中。

    刚进大厅,就看到父亲正在陪着家族中的几名长老喝着茶。此刻,父亲的气色极佳,脸上也早已不见前几日的颓废,言谈中甚至还颇有几分自豪。

    “罗钰!来来来,赶紧坐下歇歇!”

    往日,在家族中不苟言笑的二长老,看到罗钰回来,急忙起身,满脸笑容的牵着罗钰坐在自己身旁。

    “罗钰,口渴了吧?我这杯茶还未喝过,温度正好合适,你赶紧趁热喝吧!”一旁的三长老,亲自端着茶杯递给罗钰。

    直到看着罗钰喝了几口后,三长老这才乐呵呵的坐回原位。

    “罗钰啊!这里有一根五百年的参皇,对于武者大有裨益,我就放在这了!”

    大长老将一只锦盒放在罗钰的身旁。

    “这,这……”

    罗钰刚准备推辞,罗钰的父亲乐呵呵的劝道:“钰儿,这是大长老的一番心意。长者赐,不敢辞,你就安心收下吧!”

    “是啊,是啊”

    三位长老齐声说道。

    罗钰无奈,只得收下。

    “好啊,好啊!”

    三位长老看着罗钰,嘴中连连称赞,脸上更是笑开了花。

    半天之后,大长老出声说道:“天色不早,今天罗钰也辛苦了,我们就该告辞了!”

    简单交代了几句后,三名长老竟然就这样离开了!

    “他们这是怎么了?坐着乐呵呵的笑了半天,什么话也不说,留下一根参皇就离开了,不会是老糊涂了吧?”

    罗钰心中揣测了半天,也没想到答案,只得开口向父亲求教:“父亲,三位长老今天是怎么了?”

    “高兴啊!难道你没看出来,他们笑得多开心?”父亲满脸笑容的说道。

    “母亲,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每个人都这么奇怪啊!”

    罗钰扭头,走到母亲身边问道。

    “你仔细看看家里,还没有发现吗?”

    母亲提示道。

    “家里?”

    罗钰疑惑地看了看大厅。

    “这些器物不是被族里收回了吗?什么时候又送回来了?”

    原本空荡荡的大厅,重新又摆满了各种价值不菲的花瓶,器皿。

    “不止这些,被族里收回的财物以及药材,都被送了回来!”

    母亲笑着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

    罗钰冲着母亲问道。

    “都是因为你啊!你在安阳城招募赛中的表现,族里早就知道了!刚才三位长老就是专门送东西来的!”

    这时,罗钰的父亲抢着解释道。

    “我不过是取得了参加广平比武的资格而已,没必要如此吧?”

    罗钰有些想不通,父亲以及家族中的几位长老的反为何应如此激烈。

    首先,罗钰看到殷鹏一招击败武道三重巅峰的少年高手,接着又在比武场大厅中,见识了先天武者的强大威势。此刻的罗钰,心中不仅没有一丝获得胜利的喜悦,反而更多的是对强者的渴望!

    “钰儿,你不必妄自菲薄!你可知道被你击败的蛮牛,他可是清溪镇牛家这百年来少见的奇才,一身横练功夫早已到了刀剑不伤的地步,再加上他快如流星般的流风拳。可以说,他几乎是这一届安阳城招募赛中实力最强的武者!”

    就在这时,罗钰的父亲沉声说道。

    “蛮牛?他有那么强吗?”

    听完父亲的话后,罗钰心中仍有些怀疑。

    “这一次,你二叔的儿子罗峰,也成为了安阳城招募赛的胜者。可是,靠偷奸耍滑成为胜者又能怎样呢?真正的强者,并不是看他是否成为招募赛的胜者,而是看他击败的对手有多强!刚才几位长老的表现,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

    “半个月后的广平比武,即便你未能进入前三。但是,仅凭在安阳城招募赛中的表现,族中长老们就不可能不对你另眼相看!”

    罗钰的父亲正色道。

    “另眼相看?父亲,咱们不是要准备退出家族了吗?”

    罗钰疑惑的问道。

    “现在的形势,即便我想立刻退出,族里也会用诸多借口阻挠下来!否则,我手中事务也不会到现在都还未交接成功!”

    “父亲,您不是发过誓言了吗?不怕……”

    罗钰欲言又止。

    “呵呵!钰儿,万一你要是在广平比武中挤进前三。我就算立刻退出家族,族中长老们恐怕也会毫不犹豫抛弃所有家业,举族追随的!”

    “抛弃所有家业,举族追随!!”

    罗钰有些不敢想象!

    “你还是太小看先天武者了!”

    罗钰的父亲意味深长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