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招募赛
    

    “一万一千金!”

    罗峰抢先说道。

    “一万五千金。”

    罗钰实在不想与罗峰再做过多纠缠,直接将价格提高到一万五千金。

    “一万……一万六千金!”

    罗峰没想到罗钰竟然一下提高这么多,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两万金!”

    罗钰神情从容。

    明知罗峰是与自己捣乱,不过价值五十万金的妖兽血都被自己泡没了。看到此刻罗峰脸色惨白,表情僵硬,嘴角还在不停抽搐。罗钰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感觉多花的这一万金也是值了!

    “这位客官,您还报价吗?”

    见到罗峰半天没有言语,药铺老板适时提醒道。

    这,这还怎么报?

    罗峰摸了摸口袋里的两万金票,神情黯然的摇了摇头。

    很快,药铺老板将参皇装入锦盒递给了罗钰。

    罗钰提着锦盒,头也不回的出了药材铺。

    “这位客官,我这还有一根三百年份的参皇,价格比刚才的便宜很多。要不,我拿给您看看?”

    “三百年?只有五百年以上的参皇才有功效!还价格便宜?你真当小爷我没钱吗!”

    简直是奇耻大辱!

    罗峰气呼呼的转身向外走去。

    “客官,如果您要是嫌贵,您报个价呗?”

    店铺老板仍不甘心,挎着门冲着罗峰嚷道。

    “你,你……”

    罗峰气得说不出话来,逃也似的离开了。

    ……

    晚餐时分,罗钰的父亲带着满脸疲惫回到家中。

    “父亲,你手中的事务还没和族里交接完毕吗?”

    罗钰此刻手中还有一万多金,足够父母生活好一阵了。

    “唉,哪有那么容易!”

    罗成杰看了看罗钰,意味深长的说道:“还有三天,安阳招募赛就要开始了。钰儿,无论成绩如何,只要尽力就好!三天后,族里的事务也该有个了断了!”

    “三天后吗?孩儿知道了!”

    晚饭后,罗钰独自一人来到院中,拿出白天购买的那根八百年参皇,几口服下后,顿时嘴里充满了浓郁的参味。

    片刻之后,罗钰感觉一股热力从腹部涌出,很快便蔓延至全身百骸,强大热量的冲击之下,罗钰浑身大汗淋漓。

    “这股药力好强啊!”

    趁着药力发作,罗钰将上衣脱光,双腿撑开,在院子中施展起虎烈拳来。很快,罗钰便忘了周围的一切,将全部心意都转化至虎烈拳中。随着罗钰一遍一遍施展着虎烈拳,体内那股强大的热力逐渐被罗钰打散,融合,消化,变成了罗钰体内的一部分。

    喝!

    罗钰身形一动,腾空而起,冲着院子里的一块大石打去。

    砰!

    坚固的花岗岩石,居然被罗钰一拳击碎。

    罗钰感觉此刻自己的气力明显提升了一个层次,刚才的那拳至少打出了四百斤的力道。

    力破顽石,神光内敛,气息悠长,武道三重!

    罗钰面露喜色,想不到那根八百年的参皇药力如此之好,自己竟然这么快就突破了武道三重!

    “以我现在的实力,在三天后的安阳招募赛上应该能够有所斩获!”

    罗钰根据上次与殷童比试的经验,心中有了一些底气。

    毕竟,以罗钰现在的年纪,能够突破武道三重,除非是像殷家那种大家族,在一般家族中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连续三天,罗钰足不出户,只在院中不停演练虎烈拳,为安阳招募赛做好充足准备。

    三天后的清晨,罗钰吃完早饭,与父母道别,只身向安阳城赶去。

    一个时辰后,一座雄伟的城池出现在罗钰眼前。

    城门四周,一排排身穿盔甲,手持长枪的的士兵不停巡逻着。

    安阳城,以前罗钰随着父亲也来过多次,不过像现在这般戒备森严却从未见过。

    走进城内,宽阔的街道上挤满了人群。走在其中,罗钰发觉平时几乎难得一见的武道二重少年,现在竟然触目皆是。看来,这次安阳招募赛将各大家族的杰出子弟都吸引出来了!

    罗钰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男儿当如龙,只与世间豪杰共争锋!

    这时,罗钰才深深体会到父亲这句话的含义。

    随着人流,罗钰终于来到安阳招募赛的比武场地。此刻,场地周围早已聚集了大量报名的少年。

    等了许久,罗钰才从报名处领到自己的号码牌。

    346号!

    竟然已有这么多人报名?

    拿着号码牌,在赛场人员的指引下,罗钰向比武等待区走去。罗钰看到,在这里等待的每个少年都神采奕奕,显然都具备了武道二重的实力。

    罗钰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默默等待着。

    “罗钰,想不到能够再次见面!”

    人群中,突然涌出几人。

    “殷鹏?”

    循声望去,赫然正是殷鹏与其余几名殷家子弟。

    “你们也来参加招募赛了啊!”

    突然遇见熟人,罗钰心中也有几分高兴。

    “你竟然晋升到武道三重了?!恭喜恭喜啊!”

    殷鹏首先察觉了罗钰的不同,出声祝贺道。

    “这妖兽血果然神奇!罗钰,恭喜啊!”

    站在一旁的殷童也出声祝贺道。

    提到妖兽血,罗钰心中一滞,冲着殷鹏急忙问道:“难道你已经成功晋升为武道四重了?”

    殷鹏闻言,微微一笑,傲然说道:“当然!妖兽血对于武道五重以下的武者具有奇效!我现在不仅成功晋升到了武道四重,而且上次受伤的左臂也完全愈合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用兽血浸泡却没有效果?

    正当罗钰沉思的时候。

    人群中,突然又走出几名少年。

    “殷鹏,一会的比试,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一名面如冠玉,眼若流星,身形修长的少年冲着殷鹏说道。

    “彼此彼此!陈松,这次招募赛,你我正好一决高下!”

    殷鹏毫不相让,冲着眼前的少年说道。

    “他叫陈松,是寒潭镇陈家的天才少年。实力一直与殷鹏大哥旗鼓相当,处于武道三重巅峰,这一次招募赛他们正好分在一个赛区!”

    一旁的殷童见罗钰有些漠然,立刻小声解释道。

    就在这时,殷鹏继续说道:“陈松,这次的招募赛,我将只用一招,如果不能将你击败,我立刻退出比赛!”

    一招?!

    这实在是太侮辱人了!

    在场的众家子弟,一片哗然。

    “一招?”

    陈松面色铁青,强压心中怒火,沉声说道:“我会拭目以待的。希望你别只会逞口舌之快!”

    说完,陈松带着几名自家子弟愤而离开了。

    “大哥,你有把握吗?”

    殷童见陈松带人离去,急忙问道。

    “不必担心,这次招募赛事关重大,没有十足把握,我是不会如此说的!”殷鹏自信的看着殷童,继续说道:“反倒是你,可别再大意了啊!”

    “我已经打听过了,这次招募赛总共只有二十名武道三重以上的武者,这二十名武者一共分成十个赛区,每个赛区两名,我完全有信心从我所属的赛区胜出!”殷童拍着胸脯说道。

    “这次招募赛一共只取十名武者,对我们武道三重以上的武者而言,只要战胜了另外一名武道三重武者就可以胜出。不过,你也别大意了。前段时间,你可是差点丧命在罗钰手下,那时候他好像只有武道二重吧?”

    殷鹏继续提醒道。

    “罗钰?”

    殷童看了看身旁的罗钰,心有余悸的说道:“还好这次我没和他分在一个赛区,否则我就直接弃赛了!况且,像他这种怪物,也不可能再有了吧!”

    罗钰听到殷童称自己为怪物,无奈的笑了笑。

    “比武开始!”

    从武场内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

    随着声响,罗钰与殷家子弟各自散开,直接向自己所属的赛区走去。

    “第七赛区,第一轮,叫到号码的武者上台比试!”

    赛场人员有条不紊的安排着。

    “346号!三号比武台!”

    罗钰听到声音,从容走到台上。

    刚刚从殷童的口中得知,这次招募赛主要是为了招募青年才俊参加广平比武,所以每个赛区最多只会安排两名武道三重以上的武者。如果不出意外,自己与另外一名武道三重只会在最后一轮相遇。

    “每个赛区,强弱均匀分配,最大程度确保了每个赛区晋级上来的都是强者!”

    罗钰暗自赞叹这次招募赛的合理安排。

    这时,另外一名少年也走到比武台上。不过,当他发现罗钰竟然是武道三重时,脸色明显一变。

    “比试开始!”

    “赤炎掌!”

    只见少年搓动手掌,几个呼吸过后,竟然从他掌心冒出了几缕火星。

    “这倒有趣,竟然能凭空滋生火焰!”

    罗钰看到少年虽然只有武道二重的实力,不过施展的功法却十分怪异。

    片刻后,少年见自己掌中火焰已然成势,得意的说道:“如果刚才你趁我赤焰掌还未成势就抢先攻我,或许此刻早已被你打败!可惜,现在我火势已成,纵使你有武道三重的实力,也必将败于我掌下!”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这赤炎掌有何古怪!”

    说完,罗钰摆了一个防守姿势。

    少年不再言语,催动双掌,两团炙热的赤色火焰冲着罗钰的面门而去。虽然少年的双掌距离罗钰还有一段距离,不过罗钰却感受到赤炎掌散发出来的热力。

    “虎烈拳!”

    罗钰向前斜跨一步,蕴藏了三分气力的虎烈拳,后发先至,与少年的赤炎掌拳在空中相碰。

    噼里啪啦!

    两人还未接触,已然发出了阵阵爆裂的声音。

    “破!”

    随着罗钰的一声轻吼,虎烈拳所带的劲风彻底将少年的掌上的赤色火焰熄灭。

    少年见掌上的火焰竟然被罗钰一拳打灭,脸色大变,闪动身形,想躲过罗钰的这一拳。

    砰!

    少年身形一晃,始终未能如愿躲过罗钰的虎烈拳,一个踉跄,栽倒在台下。

    “346号,胜!”

    场上的裁判宣布道。

    罗钰看着台下的少年已经翻身爬起,心中很是满意。

    根据罗钰的观察,刚才的少年仅有武道二重的实力,自己使出三分气力就足以取胜。毕竟,这里只是比武场,并不需要以性命相搏。如果自己出力太猛,将少年打伤,打残甚至打死,反而会结下不必要的仇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