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血浴
    

    说时迟,那时快!

    眼见罗钰的拳头即将打到身上,殷童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气势陡然增加了一倍,双脚斜踏,两腿生根,硬撑着准备接下罗钰的一拳。

    砰!

    一声巨响从罗钰与殷童两人的中间响起。

    噗~

    一大口鲜血从殷童的嘴里喷出。紧接着,他整个人如同风筝一般,向身后飞去。

    嘭~

    飞出老远后,殷童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这不可能!

    殷家的子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身铁皮铜骨,武道三重巅峰的殷童,竟然被只有武道二重的罗钰一拳打飞!

    难道?那只吊睛赤眼虎真的是被他打死的?

    那岂不是说,殷童也要命丧他的拳下?

    殷家子弟急忙赶去查看殷童的伤势。

    噗~

    殷家两名子弟将殷童扶起后,又一大口鲜血从殷童的口中喷出。

    “杀了他!”

    三名殷家子弟拔刀将罗钰团团围住!

    “都别乱动,这不怪他!”

    殷童见此,不顾自己的伤势,急忙出声阻止。

    坏了!

    殷童的脑袋一定是被这小子给打坏了,差点把命丢了,竟然还说不怪他。

    殷家子弟愈加气愤。

    “都把刀收起来吧,这的确不关罗钰的事!”

    殷鹏走到众人身前,大声说道。

    刚才的一幕实在发生的太快。

    不过,殷鹏却看出了其中缘由。

    关键时刻,要不是罗钰卸了三分力气,恐怕殷童早已一命呜呼了!

    殷童在两人的搀扶下,来到罗钰的身前。

    “罗钰,谢谢你手下留情!”

    这一次,殷童彻底相信那只吊睛赤眼虎是被罗钰打死的了。

    虽然战胜了殷童,罗钰心中却十分明白,自己与殷童的差距还是很大,殷童要是不托大,硬受了自己两拳,恐怕输的还是自己。

    “大家赶紧收拾吊睛赤眼虎的尸体吧,所有材料,分罗钰一半!”

    胜负已分,殷鹏也十分干脆,立刻吩咐下去。

    几名殷家子弟,整整忙活了半天,终于将吊睛赤眼虎分割完毕,皮、毛、筋、骨、肉,分门别类,装了满满两大口袋。

    “给,吊睛赤眼虎血!”殷鹏将一只五十斤左右的牛皮水囊递给罗钰。

    罗钰心头一阵激动,努力控制着自己情绪,在众人炙热的眼神下,一把将牛皮水囊接过。

    妖兽血!

    这对在场的所有武者而言,妖兽血绝对是最有吸引力的东西!

    “回去后,立刻用这妖兽血浸泡身体,时间久了,效力会损失的!”

    说完,殷鹏又将一大袋装着其余材料的口袋递给了罗钰。

    “谢谢!”

    罗钰将所有材料都扛在肩上,与殷家子弟道别后,急忙向黑泽林外赶去。

    “没想到云门镇罗家竟然出了如此人物,这云门镇罗家看来是要崛起了啊!”

    看着罗钰远去的身影,殷鹏感慨了一番后,也立刻收拾好一切,很快便消失在了密林中。

    ……

    回到家中,罗钰找来一个大木桶,关上门后,将带回的牛皮水囊中的吊睛赤眼虎血全部倒了进去。

    顿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充斥房间。

    鲜红的血浆在桶内翻滚,似乎蕴藏着巨大能量。

    罗钰没再犹豫,几下就将身上的衣物除尽,跳进了桶内。

    一入桶内,全身立刻被妖兽血包裹,一股巨大的热量向罗钰体内涌去,瞬间就将罗钰烫得直打哆嗦!

    此刻,罗钰仿佛处在炙热的岩浆内一般,刺激得他忘却了一切,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痛苦!

    啊~啊啊啊!

    罗钰再也忍受不住,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一般,低声吼叫起来!

    在蕴藏巨大能量的妖兽血的浸泡下,罗钰仿佛一只烧红的螃蟹一般,每一寸皮肤都变得通红。

    忍受着强烈痛苦,罗钰明显感受到在妖兽血的淬炼之下,身体在慢慢蜕变!

    男儿当如龙,只与世间豪杰共争锋!

    变强!

    我一定要变得更强!

    罗钰紧守心神,默默忍受妖兽血对身体的改造。

    就在这时,罗钰右臂上的金色麒麟发出了一丝光亮!

    伴随着罗钰的呼吸,金色麒麟一闪一闪,疯狂吸收着妖兽血中的能量,原本若隐若现的金色麒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很快,罗钰渐渐感到全身变得清凉起来,再也没有刚才炙热难耐的痛楚,好像沐浴在溪水中一般,变得无比顺畅起来。

    罗钰享受着这种舒服,不由得沉醉其中!

    半个时辰后,罗钰从木桶中站起身来。

    怎么会这样?

    罗钰赫然发现,木桶内原本鲜红的妖兽血,此刻竟然全部变成了乳白色。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根本看不出桶内装的是妖兽血浆!

    难道,是因为妖兽血内蕴藏的能量都被自己吸收了?

    想到这,罗钰心中大喜,连忙将衣服穿好,快步来到院子中。

    罗钰双腿一前一后站立,运力于双臂,猛烈一抖,全身肌肉迸发出一阵轻响。接着,他又迅速踢出右腿,将全身筋骨都活动开来。

    连续做了几次动作后,罗钰聚集全身力气,猛的打出一记虎烈拳。

    不对!

    我的实力怎么没有得到提升?怎么还是武道二重?

    罗钰发觉了问题。

    罗钰再次打出一拳,终于确认,自己的实力几乎没有得到太多提升!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因为那只吊睛赤眼虎刚刚变异成功,兽血没有功效?

    还是说,由于时间太久,兽血的功效大大降低了?

    可是,罗钰想起自己刚刚浸泡在兽血里遭受的痛楚,似乎不像失效的样子啊?

    罗钰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答案。

    事已至此,只能另想办法了!

    罗钰重新回到屋内,将带回的几只口袋打开,自己挑选出一些备用后,其余的全部重新装了满满两大口袋。

    罗钰扛着两只口袋,来到镇上的药材铺。

    “老板,虎骨、虎皮、虎筋之类的东西收吗?”

    “收,本店什么药材都收!”

    罗钰将一只口袋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虎骨,每根三金。”

    “虎皮,每张二十金。”

    “虎筋,每根八金。”

    ……

    药铺的老板与伙计,一边清点,一边将价格报出。

    很快,药铺老板与伙计就清点完毕。

    “一共是三百二十金!”

    药铺老板报出了总数。

    “老板,这袋东西也卖与你们!”

    罗钰见药铺老板的价格还算公道,将另外一只口袋也推了过去。

    “这,这是妖兽骨吗?”

    袋口刚被打开,药铺老板立刻惊讶道。

    “是的,吊睛赤眼虎的骨头。”

    药铺老板听完,连忙拿起一根虎骨检查起来。

    虎骨上残留的血肉还很新鲜,显然是刚刚死亡不久。这种虎骨,药效极佳。难道?这只吊睛赤眼虎是被眼前少年击杀的?

    药铺老板难以置信的打量着罗钰。

    “敢问,这只吊睛赤眼虎是被你击杀的吗?”

    “是啊,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罗钰谦虚的说道。

    运气好?

    药铺老板打死也不相信,如果光靠运气就能击杀吊睛赤眼虎,那这妖兽骨还能卖到千金一根?

    药铺老板没再多问,继续与伙计清点起来。

    “一共三万七千六百金!”

    药铺老板报出了一个惊人的数额。

    这么多?

    罗钰虽然知道妖兽的材料值钱,却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

    “可惜没有吊睛赤眼虎血啊!要是有吊睛赤眼虎血,我愿意以每斤一万金的价格收购!”

    将所有材料送入库房,药铺老板拿出金票付给罗钰。

    每斤一万金?!

    罗钰听完,险些吐出血来!

    自己浸泡的那桶吊睛赤眼虎血,大概有五十斤左右,那岂不是说,自己竟然一下子就消耗了五十万金!

    最可气的是,实力竟然没有提升多少!

    五十万金啊!

    就被自己这么泡没了!

    罗钰好不容易才将心情平复下来,对着药铺老板问道:“你这药材铺里有五百年以上的参皇吗?”

    “有!本店刚刚收到一根八百年的参皇!”

    药铺老板说完,从库房取来一只锦盒。

    “八百年的参皇?!多少钱?”

    罗钰心中大喜,急忙问道。

    就在这时。

    “老板,赶快将你店内的那根八百年的参皇拿出来,本小爷要买!”随着人声,一名少年走进了药铺。

    “罗峰?”

    “罗钰!”

    两人同时说道。

    “这根参皇品相极好,年份也长,售价一万金!”

    药铺老板从锦盒中拿出参皇,同时将价格报出。

    “你难道也想买这根八百年的参皇?”

    罗峰诧异的看着罗钰。

    不过,当听完药铺老板的报价后,罗峰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罗家子弟,按照在家族中的职位,每个月最低都会有二十金的俸禄。不过,就算族长之位,也不会超过一百金。况且,由于罗钰的父亲已经答应净身退出罗家,家中的钱财早已上缴。

    因此,罗峰根本不信罗钰的身上会有足够的钱来购买这根参皇。

    “一万金?老板,这根参皇我要了,麻烦给我包起来!”

    罗钰没再理会罗峰,直接将一张一万金的金票递给药铺老板。

    “好嘞!”

    药铺老板笑着答道。

    “慢着!”

    罗峰怎么也没想到,罗钰竟然真的要将这根参皇买下,心中不由大急。身为武道一重的罗峰,为了能够有资格参加广平比武,四处寻找快速提升到武道二重的方法。

    这根八百年的参皇,品相与年份俱佳,足够让罗峰在短时间内提升到武道二重。于是,在他父亲的支持下,罗峰足足带了两万金票前来购买。

    “老板,这根参皇明明是我先看中的,你怎么能卖给他呢?”

    “这……”,药铺老板有些为难的看着罗峰。

    “我有个提议,既然是买卖,理当价高者得。”

    罗峰依仗着身上的两万金票,底气十足。

    “也好!”

    罗钰知道罗峰是故意找茬,不过此刻他有三万多金在身,心中倒也不惧,于是便也答应了下来。

    “既然两位都已同意,由谁先报价?”

    药铺老板满脸笑容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