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这个人杀不杀?
    “路西法先生并没有和我说太多,只是说了一些皮毛事情,毕竟我也是撒旦赞歌的人了,这些基本的东西,我还是应该要知道的!”陈塘望着阿斯蒙蒂斯说道。

    “路西法先生是不是也和你说过其他人的基地位置呢?”阿斯蒙蒂斯盯着陈塘问道。

    陈塘点头,如实回答,道:“当然说过。”

    “你是不是真可以代表路西法先生的意思?”阿斯蒙蒂斯开口问道。

    “当然,阿斯蒙蒂斯先生可以直言。”陈塘点头。

    “那我就直说了。”阿斯蒙蒂斯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化妆镜,打开,一边补妆,一边说道:“这几日,我基地遭到了未知的敌人攻击。”

    “什么?”陈塘一愣。

    阿斯蒙蒂斯基地遭到了攻击?什么人干的?是中国的五类部队吗?还是英国五类部队?

    陈塘脑中瞬间闪过数种念头。

    “不过损失不大,事情持续半个月之久了,一天多的时候死三个人,少的时候一个人,有的时候一个人也不死,平均一天死一个人!”阿斯蒙蒂斯说道。

    “有头绪吗?”陈塘对着阿斯蒙蒂斯问道。

    “没有。”阿斯蒙蒂斯摇头,说道:“这件事情很影响我们的士气,但我查了半个月,一直没查出任何头绪!没办法了,所以希望路西法先生这边可以帮忙。”

    陈塘沉默了几秒钟,望着阿斯蒙蒂斯说道:“抱歉了,这件事情我们怕是短时间内帮不了,因为其他天使都去做事了,路西法先生也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回来!而我,则需要坐镇这里,毕竟基地不能没人。”

    “呵呵……”阿斯蒙蒂斯将化妆镜收起,面色冷了下来,盯着陈塘说道:“算了,我还是直接和路西法先生联系吧,你根本当不了家!”

    说完,阿斯蒙蒂斯拿出手机,准备联系路西法。

    “嘭!……”

    陈塘掏出路西法抽屉里的沙漠之鹰,狠狠往桌子上一摔,发出一声闷响。

    阿斯蒙蒂斯和风齐齐皱眉,瞥了桌面上的沙漠之鹰一眼,然后望着陈塘。

    “拉迪卡,什么意思?”阿斯蒙蒂斯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的笑容,说道:“你是打算,以下犯上啊!哪怕是七大天使,都不敢对着我掏枪!你哪里来的这个勇气!你是刚来撒旦赞歌不知道规矩呢,还是在sx恐怖组织待傻了呢?”

    陈塘掏出一盒加拿大的香烟,抽出一根,点燃。

    他抽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盯着阿斯蒙蒂斯,说道:“阿斯蒙蒂斯先生,我已经说了,我的话就是路西法先生的话!而你还要和路西法先生联系,是什么意思?无视我?还是我的话,直接被你当做耳旁风了?”

    “嘭!……”

    阿斯蒙蒂斯闻听此言,起身,一掌拍在桌面上,面色狰狞的盯着陈塘,低吼道:“拉迪卡,我看你是不清楚恐怖组织和撒旦赞歌的区别,完全是活够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风起身,面色阴冷的望着陈塘。

    陈塘弹了弹烟灰,拿起沙漠之鹰手枪把玩着,子弹上膛,说道:“阿斯蒙蒂斯先生,你还是带着你这条狗回去吧,你的事情,我们真没人手去帮忙!”

    “唰!……”

    阿斯蒙蒂斯左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铁钩。

    铁钩很锋利,而且铁钩周边有着密密麻麻的齿轮刃,这是阿斯蒙蒂斯的武器,只要勾在人身上,会直接撕裂人体的。

    掏出武器的刹那,阿斯蒙蒂斯毫不犹豫的对着陈塘脑袋勾去。

    “嘭!……”

    一声闷响,火星四溅。

    炎天使单脚踩在桌面上,持着青铜弯刀,挡下了阿斯蒙蒂斯的攻击,琥珀色的眸子盯着阿斯蒙蒂斯,对着陈塘问道:“拉迪卡,这个人……杀不杀?”

    风见状,准备掏出手枪,陈塘持着沙漠之鹰,枪口对准风,猛然扣动扳机。

    “砰!……”

    沙漠之鹰的枪声响起,风持枪的手腕被子弹打中。

    以沙漠之鹰的威力,直接将风的手腕给打断了,断手持着手枪落在了地上。

    森森白骨也露了出来,鲜血不断的喷涌。

    “嗯!……”

    风也是个男人,如此疼痛,只是闷哼了一声,脸色苍白。

    阿斯蒙蒂斯看到陈塘真开枪了,铁钩不断对着炎天使下压,炎天使冷哼一声,猛然用力。

    “嘭!……”

    阿斯蒙蒂斯被炎天使巨大的力量给推了出去,后退了三步才止住身形,他的手腕,也被炎天使的青铜弯刀给划破了一道长达五厘米,深一厘米的口子。

    鲜血不断的滴落。

    阿斯蒙蒂斯忌惮的瞥了一眼炎天使,他知道炎天使的战斗力。

    但他没想到,炎天使竟会如此听陈塘的话。

    仅仅一个回合。

    哦不,仅仅一次力量的对拼,阿斯蒙蒂斯就清楚,如果炎天使要杀他,他刚才就已经成一具尸体了。

    “拉迪卡,杀不杀?”炎天使琥珀色的眸子瞥了陈塘一眼,又问了一句,紧接着说道:“赶紧说啊,杀我就快杀了他们,然后我们吃饭去。”

    阿斯蒙蒂斯任由伤口不断滴血,眼神阴冷的盯着陈塘。

    风咬着牙,身体因为疼痛不断的颤抖,额头浮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不杀。”陈塘开口,紧接着说道:“但如果他们再有任何都我不利的小动作,那就直接杀掉!”

    “好!”炎天使收起青铜弯刀,对着阿斯蒙蒂斯和风警告道:“你们两个家伙站好了,如果再有小动作,我就把你们杀了!”

    阿斯蒙蒂斯笑了起来,望着陈塘说道:“拉迪卡对吧?”

    “是。”陈塘点头,又抽了一口香烟。

    “我记住了。”阿斯蒙蒂斯咬牙,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风捡起自己的断手,压紧伤口,跟在阿斯蒙蒂斯身后。

    但他们两人还没走到房门前,房门猛然推开,二十多名撒旦赞歌雇佣兵站在门外,全副武装,枪口对准了阿斯蒙蒂斯和风。

    “拉迪卡先生,没事吧?”一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对着陈塘问道。

    ps:第四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