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焦佳怡的现状
    陈塘背着自己的行李包,在街道上走了十几分钟,然后去了公共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陈塘易容,换了一副相貌。

    之前和百里雨樵他们在一起,易容是不礼貌,现在百里雨樵他们离开了,陈塘必须易容!

    “我三师哥不会是把我给忘了吧?”走出公共卫生间,陈塘轻声自语着。

    但不应该啊,以付剑波的脑子,怎么可能会忘事儿呢?

    想着想着,为了保险起见,陈塘还是主动给付剑波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三声,接通了。

    “喂,小师弟。”付剑波的声音传出。

    “我说师哥,我这儿都结束了,你不来接我?难不成你让我自己回去啊?”陈塘对着手机说道。

    “今天巧了,我在陪首长视察呢,赶不过去了,我不是给你钱了吗?你自己回来也行啊!实在不行,你在南京玩会儿,估计凌晨一两点钟的,我就能过去,如何?”付剑波和陈塘打着商量。

    “行吧,反正我这一个多月我一直在别墅里待着,都快憋出病来了。”陈塘答应了下来。

    “好,那你自己玩。”付剑波说完,挂断了电话。

    “真他ma的没良心。”陈塘叹气,将手机放在口袋里。

    陈塘开始自己在南京城里逛,他来到了南京|大|屠|杀纪念碑附近。

    望着这纪念碑,陈塘心情沉重了下来,沉重的心情中还夹杂着一抹愤怒。

    凡是有血性的中国人,想到南京屠杀的事件,都会愤怒。

    陈塘盯着纪念碑,心中自语道:“若是哪一天,第三次世界大战真的打了起来,开战之后,我若为将,必先屠日本!”

    陈塘深吸了一口气,快步离开了这里。

    因为这里太压抑了。

    陈塘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他一直在南京城逛到深夜十一点钟,期间他吃了很多的南京小吃。

    走着走着,陈塘走到了一家夜店门前。

    这时候,夜店里走出五个男青年和一个女人。

    女人是被两个男青年硬架着走的,身体都腾空离地了。

    根本不需要多看,女人明显被灌了很多酒,她已经有些醉了,但神智还算清醒,一直在挣扎着。

    但一个女人,如何挣扎,也挣扎不开这两个男人的控制。

    女人被两个男青年架着,其他三个男青年走在前方,朝着一辆别克商务走去。

    陈塘望着前方,双眸眯起。

    因为这个女人他认识,正是之前在h市的时候,和他有过节的焦佳怡!

    此时焦佳怡穿着夜店的服装,还是兔女郎的装扮。

    根本不需要多想,陈塘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安氏集团给他们下达封杀令之后,他们在h市肯定没法继续待下去了,于是那几家企业都离开了h市,去了不同的地方。

    焦佳怡的父亲和张子豪的父亲都来了南京,结果焦佳怡的父亲投资失败,张子豪也和焦佳怡分手了。

    由于投资失败,焦佳怡家里欠下了很多外债,所以昔日的大小姐,也就来到了这里上班。

    夜店这个地方,说它不是那种场合吧,有时候它还真是。

    但说它是吧,有时候还真不是。

    这不,焦佳怡被灌了个差不多,然后被强制带出来了。

    很明显,如果被带上车,然后带到酒店或者野外,甚至直接去没人的地方停下车,后果……根本不需要多想。

    陈塘叹气。

    他实在没想到会在南京城里碰到焦佳怡,此时焦佳怡的情况让陈塘不能坐视不管。

    尽管当时是焦佳怡和张子豪他们先招惹的陈塘,但毕竟是陈塘的反击才造成了如今的现状。

    陈塘不是心善的人,但他却是有原则的人。

    就算这个女人不是焦佳怡,今天的事情他也不会假装没看到。

    这个世界上,每天类似这样的事情很多。

    陈塘管不了所有,但他见到的,他必须管!

    点燃一根香烟,陈塘大步朝着那五个青年走去。

    这时候,那三名青年已经打开别克商务车的车门了,焦佳怡还在不断的挣扎着,因为她很清楚被带上车会发生什么。

    但她的挣扎,无济于事。

    别说她喝了这么多酒,就算没喝,她也挣扎不了。

    “嗨!”陈塘低喝。

    声音落下,那两名架着焦佳怡的青年停下,齐齐望向陈塘。

    那三名在别克商务车车门前的青年也盯着陈塘。

    “吃独食不太好吧?见者有份啊应该。”陈塘将香烟从嘴角拿下,弹了弹烟灰。

    “滚远点儿。”拿着车钥匙的青年对着陈塘低喝。

    显然,他是这青年里的头儿。

    “的确应该好好滚,但这里没床啊,是不是找张床,我和这小妞儿滚会儿,你们看着?学着点儿?”陈塘笑着说道。

    “你没事找事是吧?”为首的青年眼神冷了下来。

    他和身后的那两名青年从车里掏出橡胶棍,朝着陈塘走来。

    为首的青年看着不像个善茬,下手也没有什么忌惮,上来就挥动棍子朝着陈塘脑袋砸来。

    陈塘轻而易举的避开他的攻击,然后一把将橡胶棍夺了过来,反手一甩。

    “嘭!……”

    为首的青年面门挨了一下,然后捂着脸倒在了地上。

    剩下两名青年不等反应过来的,陈塘一拳一脚攻击他们的腹部,然后两人捂着肚子,脸色难看的趴在了地上。

    架着焦佳怡的那两名青年见情况不妙,脸色一变,相视一眼,松开焦佳怡,就朝着前方跑去。

    是的,他们很不仗义的将这三名青年给扔在这里了。

    陈塘朝着焦佳怡走去,焦佳怡抬头,脸色一变。

    为首的青年反应了过来,因为愤怒,他掏出了匕首,朝着陈塘冲来。

    陈塘看也没看一眼,避开青年的攻击。

    如今的陈塘,对单兵战争第六感的掌控已经是半步出神入化的地步了,感应到这种危险,简直是轻而易举。

    避开青年的攻击之后,陈塘单手掐住青年的脖子,然后膝盖顶向青年的腹部。

    “嘭!……”

    青年脸色无比痛苦,趴在了地上,在夜店里喝的东西,晚上吃的饭,都呕吐了出来。

    ps: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