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接连的电话
    百里彦成,竟然有着六种攻势变换!

    要知道,他还有着三年的空白期呢!如果没有这三年的空白期,那这家伙……现在得多强?

    ‘这小子,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你能否掌控住他,就看你自己的了’。

    陈塘回想着刘一手的话,面色严肃了下来。

    “嘭!……”

    百里彦成一脚踢在上官弘业的挡板上,上官弘业后退了几步,将力道卸掉。

    “不错,恢复的很棒!”上官弘业望着百里彦成,笑着说道。

    “嘿嘿……”百里彦成笑了笑,然后看到了陈塘,跑了过来,喊道:“哥哥,你怎么来了?”

    “今天老师出去一趟,下午才回来,我自己出来透透气。”陈塘笑着说道。

    “切磋一下?”百里彦成对着陈塘问道。

    “彦成,别胡闹,陈塘还有伤在身,不能过招。”上官弘业对着百里彦成喊道。

    “忘了。”百里彦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们继续切磋,我回房间好好想想昨天老师说的话。”陈塘开口说道。

    说完,他便回了房间。

    下午的时候,百里雨樵回来了,然后继续和陈塘说他的心得以及经验,并且听陈塘诉说陈塘这些天自己的心得和领会。

    很快,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第二天的清晨,上官弘业在收拾行李,百里雨樵和陈塘坐在客厅里,百里彦成还没有睡醒。

    “陈塘,我的所有心得和经验都已经和你说了,到底能领会多少,全看你自己!还有就是,我的心得以及经验,不一定适合你,你必须要自己走出适合自己的路来!昨天你和我说的那些心得和领会,我很欣慰。”

    百里雨樵望着陈塘,点头继续说道:“你目前对单兵战争第六感的领悟……还差半步,就会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但这半步,难如登天!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我为了走过这半步,足足走了三年时间!”

    “老师的话,学生记下了。”陈塘点头说道。

    “这次一别,下次相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为人正直,有原则性,我很是喜欢,但我们的路不同,你是军人,注定我们无法成为真正的师徒,这倒是一个遗憾。”百里雨樵轻声说道。

    从他的表情看来,他这话半真半假。

    很显然,经过相处的这一个半月里,百里雨樵对陈塘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无论是陈塘的领悟力还是天赋,他都很是喜欢。

    但百里雨樵也有些反感陈塘的天赋和领悟力,因为陈塘的天赋和领悟力丝毫不弱于百里彦成,百里雨樵虽然知道以自己对陈塘的了解,陈塘不会对百里彦成怎么样,但他还是心里不怎么放心。

    这就是人性。

    陈塘听着百里雨樵的话,笑了笑,没有言语。

    “门主,东西都收拾好了。”这时候,上官弘业走了过来,对着百里雨樵继续说道:“那边有太多事务等着您亲自回去处理,我们一天也不能待了。”

    “把彦成喊起来。”百里雨樵起身。

    上官弘业点头,去喊百里彦成了。

    十几分钟之后,百里彦成洗漱完毕,走到了客厅。

    然后他们几个,一起来到了别墅门外,将门锁上。

    “陈塘,我们走了。”百里雨樵拍着陈塘的肩膀,欲言又止,他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

    上官弘业为百里雨樵打开车门,百里雨樵坐在了奔驰s的后车座上。

    “哥哥,别忘记联系我。”百里彦成望着陈塘,轻声说道。

    联系方式,百里彦成已经给陈塘了。

    “保重。”陈塘笑着拍了拍百里彦成的肩膀,然后两人拥抱了一下。

    “走了哥哥。”百里彦成深吸了一口气,坐在了后车座。

    上官弘业上车,然后将车发动,离开了这里。

    陈塘目送着奔驰s离开自己的视线,然后点燃一根香烟,抽了一口,呼出一口烟气,自语道:“真累……”

    是的,这一个半月来,是陈塘最累的时候。

    面对百里雨樵这种人,他还要时刻保持伪装,心怎能不累?

    “刘爷爷也真是的,说走就走。”陈塘叹气,朝着前方走去。

    “叮铃铃!……”

    就在这时,陈塘的手机响了。

    陈塘一看号码,是陌生号码,接起,也不说话。

    “是我。”声音响起,传出刘一手的声音。

    “刘爷爷。”陈塘一愣。

    “记住,以后无论什么人问起这件事情,都不要说!此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刘一手的声音很严肃。

    “如果是我爷爷问呢?”陈塘问道。

    “我说了,是任何人!”刘一手开口,说道:“你也知道你爷爷那脾气,如果他知道这件事情,我不说你也知道什么结果吧?”

    “呃……”陈塘应了一声,他总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刘一手亲手设下的大坑里。

    “好了,多余的话我不说了,挂了。”刘一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陈塘刚将手机放进口袋里。

    “叮铃铃!……”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一看,是陈援朝的号码。

    陈塘皱眉,他在想,刘一手和他爷爷不会是在一起,故意这么做的吧?

    陈塘按下接听键。

    “一个半月的时间到了,你那边结束了吧?”陈援朝的声音响起。

    “嗯。”陈塘应了一声。

    “那我就不怕影响你的思绪了。”陈援朝说完,声音继续响起:“刘一手到底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啊,就是救了百里雨樵的孙儿百里彦成,然后就离开了。”陈塘开口回答。

    虽然他不想骗自己爷爷,但他答应刘一手在先,此时也只能先来后到了。

    “真的没做什么?”陈援朝问道。

    “真没有。”陈塘回答,然后问道:“他和您说什么了吗?”

    “没有,可能是这家伙故意吊我胃口吧!这个混蛋,都这把年纪了,还没改了这脾性。”陈援朝知道陈塘不会骗自己,便以为刘一手说那句宏图霸业是故意吊他胃口。

    便继续说道:“好了,没事了,你赶紧回部队吧。”

    说完,陈援朝挂断了电话。

    ps:5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