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 布个大局
    在走到房门前的时候,刘一手停了下来,轻声对着陈塘说道:“待会儿我在外面和百里雨樵说的任何话,你都不要往心里去!因为,我见什么人就说什么话!”

    “明白。”陈塘点头,轻声应了一声。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个道理,陈塘还是懂的。

    “吱!……”

    房门打开,刘一手和陈塘走了出来。

    此时百里雨樵和上官弘业都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毕竟他们不知道刘一手和陈塘在里面说什么,也不确定自己的孙儿是否百分百能够获救。

    看到陈塘和刘一手出来,百里雨樵和上官弘业都站了起来。

    “刘兄,如果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百里雨樵望着刘一手,开口说道。

    “说实话,我在知道他就是陈塘的时候,我都惊讶!”刘一手坐了下来,望着百里雨樵,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我和他爷爷有交集,小时候我见过他一面,也见过他哥哥一面!当时我就知道他们兄弟俩是彼岸花的命格,但我以为活下来的会是陈塘的哥哥!”

    “彼岸花命格?”百里雨樵皱眉。

    “花叶不相见。”刘一手开口,将在房间和陈塘解释的那些话与百里雨樵说了一遍。

    “还有这种离奇的命格。”百里雨樵轻声自语了一句。

    “是的,陈塘也就是那个不可能活下来的人,他哥哥的命格比他硬!”刘一手开口。

    “那为何……”百里雨樵瞥了陈塘一眼,他是想问为何陈塘会活下来,但他没问出口。

    刘一手自然知道百里雨樵没说出来的话是什么,开口说道:“那是因为,小时候我在陈塘家里和他爷爷聊天的时候,说起了这件事情,而陈塘他哥哥偷听到了!”

    话语至此,陈塘微微皱眉,低头不语。

    百里雨樵和上官弘业可都是人精,此时也都想明白了怎么回事。

    “兄弟情深啊。”百里雨樵感触的说了一句。

    刘一手和百里雨樵以及上官弘业说的话,跟陈塘说的版本是一样的,但几个字节却是不一致的。

    就这几个字节的改变。

    听在百里雨樵和上官弘业的耳朵里,意思就是陈塘的哥哥为了陈塘可以活下来,选择了自己死亡。

    这些话听在陈塘的耳朵里,很刺耳。

    但好在刘一手和陈塘打了预防针,陈塘倒也没有做出太过格的事情。

    陈塘知道刘一手是在布局。

    而且是在布一个天大的局!

    这个局布好了,还得陈塘去操控这个局,还不一定能让这个局圆满成功!

    但这个局布不好,不光陈塘会得罪百里雨樵,哪怕刘一手也会在晚年多一个大敌,不光他自己不会善终,也会连累他的家人。

    不难想,以鸿门的势力,或许找不到刘一手,但却可以找到刘一手的家人。

    这个局,太危险了!

    但也正应了那句话‘富贵险中求’!当然,这里的富贵两字是比喻。

    陈塘不由得多看了刘一手几眼,这个看似不起眼的‘臭算命的’,不光会算人,算事,更会算心!

    能把主意打到鸿门身上,而且是暗中操控整个鸿门的主意,试问……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敢有这种想法?

    刘一手非但有了这种想法,而且还实践了!

    陈塘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刘一手能成为陈援朝为数不多的朋友了,也知道陈援朝隐居之后,只告诉刘一手一个人的原因了。

    刘一手这个家伙,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不然,他也不会有这种魄力!

    “百里兄,关于你孙儿的情况,具体的我得亲眼过去瞧一眼。”刘一手盯着百里雨樵说了一句,问道:“不知百里兄孙儿目前在何处?海外?”

    “不用劳烦刘兄颠簸,在今天陈塘和我说找到你的地址之后,我就犬子打了一个招呼,估计明天一早,他就会带我孙儿抵达南京。”百里雨樵说道。

    “如此倒也省事。”刘一手点头。

    “刘兄,不如先去我那边等候?”百里雨樵对着刘一手邀请。

    “也好。”刘一手点头,同意了下来,说道:“我简单的收拾一下东西,百里兄稍等。”

    “好。”百里雨樵点头。

    刘一手进入了卧室,不知道干嘛去了。

    百里雨樵望向陈塘,说道:“陈塘,我欠你一个人情。”

    “前辈言过了。”陈塘开口说道。

    “我先去和弘业去车上,待会儿刘兄出来,你和他一起来就可以了。”百里雨樵对着陈塘说了一句,然后和上官弘业离开了房间。

    陈塘没有言语,沉默在那里。

    百里雨樵和上官弘业走出刘一手家的大门,然后百里雨樵坐在后车座上,上官弘业坐在驾驶位上。

    “门主,难不成你还真让小少爷跟着陈塘吗?”上官弘业开口,低声问道。

    “不然又能如何?”百里雨樵回应道。

    “我知道门主对小少爷期望很高,是把他当做下任门主来培养的,而且小少爷也有着这个能力……”上官弘业说着说着,不等他说完的。

    百里雨樵打断,道:“有这个能力,那也得先活下来再说!好了,先不说这些事情了,等明天一早,看看刘一手怎么说吧。”

    “好吧。”上官弘业点头,没有言语。

    “再说了,就算真的跟在陈塘身边,这也和他成不成为下任鸿门门主没什么牵扯!陈塘是军人,他不会入鸿门的。”百里雨樵开口,紧接着说道:“就算他想入,我也不会让他入!毕竟门主的门生,只有一个!”

    上官弘业点头。

    ……

    十几分钟之后,陈塘和刘一手走了出来,刘一手背着一个背包,背包里不知道装了什么。

    刘一手坐在了后车座上,陈塘坐在了副驾驶上。

    奔驰s坐后面是最舒服的,陈塘还没这个资格坐后面。

    车辆发动,上官弘业开着车,朝着南京城里的别墅驶去。

    两个小时之后,他们抵达了别墅。

    来到别墅,百里雨樵和刘一手在喝茶闲聊着,上官弘业站在百里雨樵的身后,陈塘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ps:第一更。

    今天只会两更,还有一更,明天会五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