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8章 彼岸花:花叶不相见
    话语落下,陈塘起身,说道:“我从没有过这种想法!”

    “闭嘴!”刘一手眼眸凝重,低喝道:“有没有这种想法是你的事情,也是以前!现在,你必须要有这种想法!有些东西,是避不开的!就算你不想要,它也会落在你的头上!”

    “可是我……”陈塘开口。

    不等他说完的,刘一手打断,道:“陈塘,海外鸿门你或许不了解,不清楚它是个多么庞大的势力!我也不会和你讲解,因为太浪费时间了!我说一些你能听懂的东西,然后你再做决定也不迟!”

    “您说。”陈塘点头。

    刘一手和陈援朝是过命的交情,陈塘知道,这个老人肯定不会害自己。

    “鸿门虽然做过很多利国利民的事情,但它终究不听命于中国,假如,以后鸿门的门主是一个废物,和西方勾结在一块儿,那时候……怎么办?”

    “有些东西,是必须掌控在自己手里才安心的!我刘一手虽然是个臭算命的,但我也是中国人,能让鸿门这种势力为国家所用,也算是我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刘一手一口气说道。

    陈塘沉默了下来。

    十几秒钟之后,他开口说道:“可是百里雨樵这种人物,能不怀疑吗?”

    “他既然找到我,那他肯定也找过其他人,其他人是帮不了他的,所以他才来找我!我,就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他不信,也不会来!”刘一手说道。

    “我有些明白了,百里雨樵肯定是打算让其孙儿成为其门生,但你却说……让其孙儿跟在我身边。”陈塘抬头,盯着刘一手。

    刘一手嘴角勾起一抹轻笑,说道:“对,路我给你铺好了,但具体你能不能掌控百里雨樵的孙儿,就看你自己的了!那个小子命格很硬,这个劫难我给他解决了,未来他是个人物!能不能控制住这个人物,你要自己掂量!若是你控制不了,那就等于刘备把江山托付给阿斗,阿斗自己丢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那所谓的彼岸花命格,也是您编造的?”陈塘继续问道。

    话语落下,刘一手面色一僵,摇头说道:“花叶不相见,并不是我编造的。”

    说完,刘一手叹气,坐了下来,继续说道:“说实话,你爷爷给我打电话,我看到你的时候,我真的挺惊讶的。”

    “惊讶什么?”陈塘问道。

    “惊讶你还活着。”刘一手开口。

    他的声音很低,但听在陈塘的耳朵里,却宛如惊雷。

    “什么意思?”陈塘皱眉问道。

    什么叫惊讶自己还活着?

    刘一手再次叹气,眸中闪过一抹追忆。

    那还是陈塘很小的时候。

    刘一手来到了陈援朝家里,在进门的时候看到了玩耍的陈塘和陈驰,一愣,快步跑到了陈援朝房间。

    “怎么了?如此着急的样子。”陈援朝看到刘一手,笑着问了一句。

    “狗蛋,我和你说件事情,我知道你不信这个,但你可别当玩笑听!”刘一手坐下,语气严肃的说道。

    “说说听听。”陈援朝随口说道。

    “你那个最小的孙子,命短!”刘一手轻声开口。

    话语落下,陈援朝面色严肃了下来,盯着刘一手,说道:“你再装神弄鬼,信不信我把你轰出去?”

    “你就算把我轰出去,我话也必须说完!说他命短,也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要他过了那劫难,以后想死都难!”

    “但他这个劫难,太难了!他和他的哥哥就像是彼岸花,过个十几年,就会……花叶不相见!”

    “要么他死,要么他哥哥死,只能活一个!无论哪个活下来,以后的前途都不可限量,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但你小孙子,怕是会在十几年后夭折,他哥哥的命……比他的硬,会克死他的!”刘一手一口气说道。

    “滚出去!”话语落下,陈援朝起身,面色愤怒。

    “狗蛋,我……”刘一手开口,不等他说完的,陈援朝一脚踢在刘一手身上。

    刘一手很狼狈的被踢出了房间。

    在被踢出去的时候,刘一手看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一旁偷听的陈驰。

    陈驰看到刘一手,便快步跑开了。

    这件事情陈援朝不知道。

    刘一手在离开的时候,叹气,走到陈塘面前,摸着陈塘的头,笑着说道:“你以后的命很硬。”

    当时,他说这句话,是为了安慰陈塘,也是安慰自己和陈援朝的。

    ……

    画面回到陈塘和刘一手的身上。

    刘一手将这些事情和陈塘说了一遍,开口说道:“彼岸花,不是我胡编乱造的。”

    “花叶……不相见?”陈塘轻声自语着,身体颤抖。

    “那也就是说……我哥是为了我死的?”陈塘对着刘一手问道。

    “这个不清楚。”刘一手摇头,说道:“我只敢确定……当时我和你爷爷的谈话,他的确是听到了。”

    陈塘神情有些恍惚,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塘,这些事情就不要去想了,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你现在只需要知道,你还活着就可以了!”刘一手语气严肃的说道。

    陈塘沉默不语。

    刘一手知道,自己说的那些话影响到了陈塘,起身说道:“陈塘,我问你一个问题。”

    陈塘瞥了刘一手一眼。

    “你信命吗?”刘一手对着陈塘问道。

    “不信。”陈塘摇头。

    “那不就得啦?你还纠结什么呢?权当是听我一个故事了。”刘一手摊手,轻声说道。

    陈塘笑了笑,没有言语。

    刘一手看了一下时间,起身说道:“好了,我们该出去了!我之前嘱咐你的话,你一定要记在心里,你以后能不能掌控鸿门,对国家而言,也是很重要的。”

    “我明白。”陈塘点头,眼眸坚定了下来。

    当他成为职业军人的那一刻,他就只会站在国家位置去考虑事情,至于其他方面……早就舍弃了。

    “走吧。”刘一手拍了拍陈塘的肩膀,朝着房间外走去,陈塘立即跟上。

    ps:5更,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