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一门两族三组织
    在一百多年前的西方,一直流传着一句话:一门,两族,三组织。

    简简单单的七个字,却道出了当时纵横西方的七大势力。

    一门,自然就是鸿门。

    两族,分别是罗斯切尔德家族以及哈布斯堡家族。

    三组织,分别是夜枭杀手组织、xx政|权组织、欧洲共同体组织。

    经过了百年时间,称霸一时的哈布斯堡家族已经消失匿迹。

    xx政|权组织一段时间内可谓是风生水起,但如今也没落。

    欧洲共同体组织,是转变最成功的一种,演变成了如今的欧洲联盟,也就是常说的欧盟。

    夜枭组织,依然是世界上最神秘的杀手组织。

    “小兄弟,对于付剑波的安排,你怎么看?”老人望着陈塘,开口问道。

    “如果前辈愿意教,那我自然愿意学。”陈塘微笑着说了一句。

    “你虽然是付剑波介绍来的,但我和付剑波的交情是一码事,和你……我并不认识,说句白话,我凭什么要教你?”老人对着陈塘问道。

    “前辈的意思是?”陈塘微微皱眉,说道:“我认您当老师?”

    “想得美,我们门主,从来不收弟子!”不等老人开口的,老人身后的男人低喝。

    开玩笑,想当鸿门门主的弟子?那岂不是说,以后整个鸿门都是陈塘的了?当时付剑波打算认老人当老师的,结果老人给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也是为了鸿门考虑的。

    门主的弟子,那就相当于古时候皇帝的太子一样!

    陈塘听闻此言,沉默了下来。

    “想当我的学生?”老人对着陈塘问道。

    话语落下,老人身后的男人一愣,这门主不会是真打算要……

    “您和我三师哥是忘年交,至于为何是忘年交?我想其中必然是有着原因的,一个不可改变的原因就是……您没教过他什么,他也没什么需要您教的,毕竟……我三师哥虽然是战争第六感,却和我们不同!”

    “您是要教我东西的,难不成我们会成为忘年交?这样,就坏了规矩了!所以,为了让您教我东西,为了我可以变得更强,我想当您的学生。”陈塘点头说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老人对着陈塘问道。

    “鸿门的人。”陈塘开口。

    “告诉他,我是谁。”老人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

    “鸿门门主,百里雨樵!”男人盯着陈塘,低声喝道。

    话语落下,陈塘一愣,诧异的盯着老人。

    百里雨樵是鸿门的人,这已经让陈塘有些惊讶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百里雨樵会是鸿门门主!

    陈塘顿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若是成了百里雨樵的弟子,岂不是说……他以后就是鸿门的人?

    于是。

    “前辈,我不学了。”陈塘毫不犹豫的开口。

    “哦?”百里雨樵一愣,笑着问道:“这又是为何?”

    “我是军人,我不想退伍,更不会加入鸿门。”陈塘语气严肃的说了一句,继续说道:“所以,我还是靠自己摸索吧。”

    “我收你当学生,可没让你加入鸿门。”百里雨樵

    笑着说道。

    “那……”陈塘微微皱眉。

    “付剑波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但他的面子只能让你不必加入鸿门,成为我的学生!但你何德何能成为我的学生,那就看你自己了。”百里雨樵说道。

    “我该怎么做?”陈塘问道。

    “和我身后的这个人过招。”老人指着他身后的男人。

    “我受伤了,不能动手。”陈塘说道。

    “你们都是单手过招,不能用左臂,也不能用双腿!”百里雨樵说道。

    陈塘望向百里雨樵身后的男人,点头说道:“可以。”

    “小子,报上名来。”男人上前,盯着陈塘。

    “陈塘!”陈塘低喝。

    “鸿门十三太保,上官弘业。”男人说完,走到陈塘身前。

    “十三太保?”陈塘一愣,然后失笑。

    “你笑什么?很好笑吗?”上官弘业眼眸眯起。

    “没有,就是感觉……”陈塘开口,然后说道:“这十三太保不是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吗?我没想到真的有。”

    “电视剧也是根据真实事件来综合的,你不知道,只能说明你见识太少!”上官弘业低喝。

    “开始吧。”百里雨樵开口。

    声音落下,陈塘和上官弘业单手切磋了起来,但几个回合之后,上官弘业便制住了陈塘。

    陈塘学的是格杀术,不太适合这种‘切磋’,因为他感觉施展不开。

    上官弘业退了回去。

    “你的单兵战争第六感还是婴儿阶段,弱的一塌糊涂。”百里雨樵摇头,盯着陈塘。

    陈塘低头,没有言语。

    “怎么?输的很不服气?”上官弘业盯着陈塘问道。

    “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不服气的。”陈塘摇头。

    “小兄弟,我实话和你说,就算我们两个是生死战,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上官弘业开口,继续说道:“不过你也输的不冤,输给十三太保中排名第二的太保,你知足吧!”

    “我输了,走了。”陈塘对着百里雨樵行礼,然后准备离开。

    “走什么?”百里雨樵开口,说道:“我可没说输赢之后的事情吧?”

    陈塘一愣,停了下来。

    “让宏业和你过招,只是想清楚一下你单兵战争第六感到了哪个阶段,你的实力在哪个阶段!”百里雨樵开口,继续说道:“你想成为我的弟子也可以,但你得帮我完成一件事情。”

    “您还用得着我帮忙吗?”陈塘望向百里雨樵。

    “你爷爷是叫陈援朝吧?”百里雨樵盯着陈塘,开口问道。

    “您怎么知道?您想找他?”陈塘皱眉,问道。

    “不,我和你爷爷没有交集,只是互相有过耳闻。”百里雨樵摇头,说道:“我要找的人也不是你爷爷,但我要找的那个人,你爷爷应该认识,甚至……他知道那个人在什么地方!”

    “然后呢?”陈塘问道。

    “帮我找到那个人,我就收你当我的学生,你不必入鸿门,我把你当成亲传弟子来教导。”百里雨樵盯着陈塘说道。

    ps:第一更,今天还是五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