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0章 血兔的相貌
    突然的一幕,让血兔当场呆滞在了那里。

    苏杨立即将头缩了回去,开口说道:“班长,说好了的,不能生气。”

    血兔眼眸冰冷了下来,起身,一脚对着苏杨踢去。

    苏杨右手一把抓住血兔的脚腕,说道:“班长,你出尔反尔啊?军人一口唾沫一个坑,你不能这样耍赖!”

    “你见过几个女人守信?”血兔冷哼了一声,膝盖对着苏杨胯下顶去。

    苏杨立即后撤,说道:“班长,都有伤呢,别闹了。”

    “闹?我今天不废了你!”血兔大步迈步,对着苏杨冲来。

    苏杨大声喊道:“班长,我只是表达我自己的意思。”

    “什么意思?”血兔停了下来,问道。

    “刚才你不是说没人娶你嘛,我娶你啊!”苏杨笑着说道。

    “呵呵……”血兔冷笑,说道:“我这么丑,你娶我?你是在同情我呢,还是在可怜我?或者说是所谓的‘真爱’?”

    “不是同情,也不是可怜。”苏杨说道。

    “哦,那应该就是在基地里太久了,每次任务出来也没多少机会碰女人,在基地里也几乎看不到女人,所以……只要是个女人就行,是吗?”血兔开口问道。

    “不是,我是说真的,没闹。”苏杨语气严肃的说道。

    “行,那我问你,你回答。”血兔轻哼了一声。

    “ok。”苏杨点头,说道:“那班长,咱们坐下来,好好说,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娶我?”血兔轻声问道。

    “我喜欢你啊。”苏杨说道。

    “喜欢我什么?丑?疤痕?还是不近人情?”血兔继续问道。

    “我爷爷说过,丑媳妇,好养活,也不怕别人惦记。”苏杨轻声说道。

    话语落下,血兔失笑,但紧接着表情又严肃了下来,说道:“那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还需要理由吗?喜欢就是喜欢,哪来那么多的理由,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在我看来,班长你真的不丑。”苏杨说道。

    “行了,我懒得和你闹了。”血兔坐了下来,望着河面。

    “班长,我可没和你闹。”苏杨坐了下来。

    “先不说容貌的事情,就单说几点现实一些的,一,我们熟悉吗?二,我了解你?还是你了解我?三,五类部队的人,是没有未来的。”血兔说完这句话,眼眸中闪过一抹伤感。

    “我们熟悉啊。”苏杨开口说道。

    “哪儿熟悉?”血兔问道。

    “我们并肩作战,同生共死了两次了,这还不熟悉吗?至于了解,现在不是开始了解了吗?”苏杨微笑着说道。

    “小屁孩。”血兔摇头,说道:“我比你大三岁你知道吗?”

    “知道,我奶奶和我说过,女大三,抱金砖。”苏杨立即回话。

    血兔低着头,开口说道:“上山虎,我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无聊闹着玩的,就算是真的,我也不会和你发生什么。”

    “为什么?”苏杨问道。

    “五类部队的人是没有未来的,我们是职业军人,职业军人如

    果多了牵挂和多余的感情,影响太大了!”血兔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还有,不用担心别人给我提亲的问题,因为……我就没准备嫁人。”

    “班长有故事?”苏杨笑了起来。

    “没有。”血兔别过头去,望着河面。

    “刚才你在说五类部队的人是没有未来的时候,眼眸中闪过伤感的情绪。”苏杨说道。

    “就算真的有故事,也和你无关。”血兔说道。

    “有关啊。”苏杨开口,说道:“刚才我变魔术的时候吻了你,我可以感觉得到,班长你并没有真的太过于生气,显然……你是不讨厌我的。”

    “如果不是你为我挡了子弹,你已经废了。”血兔说完,继续说道:“还有,如果你不是受伤,我怕你手臂以后会废掉,我也不会就此罢休。”

    苏杨笑了笑,望着血兔,问道:“能问个问题吗班长?”

    “问。”血兔点头。

    “你这幅样子,用了多久了。”苏杨开口问道。

    “行动开始到现在。”血兔说道。

    “我问的不是这个。”苏杨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话语落下,血兔一愣,望向苏杨,表情平静了下来,说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在租住的别墅里的时候,我们是住隔壁,你和海棠兔都是女的,但却不住一个房间,对吧?”苏杨开口。

    血兔沉默不语。

    “没事的时候,我询问过海棠兔,海棠兔说你就有这个奇葩习惯,当然,她是真的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而且很多时候,你都会早于其他人起床,这点儿在隔壁,我是可以听到起床的动静的,这别墅房间隔音效果真不怎么样,那户主肯定偷工减料了!在卯兔军基地内,你有一个规矩,就是你的宿舍,谁也不能进。”苏杨一口气说道。

    “你打听的挺全面的。”血兔冷哼道。

    “这些都不是秘密。”苏杨说道。

    “你想说什么?”血兔问道。

    “你在基地的那副样子,是假的吧?”苏杨笑着问道。

    血兔闻听此言,眉头皱起。

    “一般人会易容的话,都会把自己变的更漂亮,但班长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把自己弄这么丑呢?”苏杨继续说着。

    “别废话了,你怎么知道的?谁和你说的?”血兔起身,盯着苏杨,眼眸冰冷。

    “没人和我说。”苏杨摇头。

    “不可能!”血兔低喝。

    是的,血兔在五类部队基地的相貌是易容的。

    但这件事情,没几个人知道。

    卯兔军里,除了卯兔,没有人再知道此事了!

    “上次你们出去行动的时候,我也出去行动,但东西在你和海棠兔的房间里,我就去拿了,结果……发现了这东西。”苏杨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

    血兔看到东西之后,一愣。

    这不是其他东西,是易容的药水。

    血兔低下头,仔细的回想着,面色严肃了下来。

    上次行动太紧急了,她忘记将这东西收起来了。

    ps:8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