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第四种攻势
    别西卜麾下的风持着十字剑,刺中陈塘的腹部。

    本来这一剑是可以刺穿陈塘身体的,但陈塘反应及时,快速撤退,才避开了重伤的局面。

    “嘭嘭嘭!……”

    风不断的对着陈塘攻击,兵器的碰撞声不断,火星四溅。

    七八个回合之后,风的m9军刀报废,他又换了一把尼泊尔军刀。

    陈塘面色凝重的盯着风。

    风准备这么多武器,很显然是特意这么准备的,也就是说……风早就做好了和陈塘碰面的心理准备!他对陈塘太了解了,知道陈塘的武器很棘手,才准备了这么多的武器做备用。

    风的攻势很凌厉,一波接一波,没有丝毫的多余动作。

    陈塘将两把加强版五六军刺组装成刺剑,不断的抵挡着风的攻击。

    说实话,此时的两个人,无论是陈塘也好,风也罢,他们都不畏惧对方,在心理上,两人是平等的!但是在实力上,风压制着陈塘。

    陈塘还是太年轻了,他需要时间来沉淀。

    “唰!……”

    猛然,风的尼泊尔军刀劈向陈塘的左太阳穴,陈塘立即用刺剑抵挡。

    “嘭!……”

    抵挡住的刹那,风手中的十字剑以雷霆之速刺向陈塘面门。

    这时候,陈塘想要避开已经避不开了。

    他毫不犹豫的举起自己的左臂,挡在了面门前。

    “噗!……”

    十字剑刺透了陈塘的左臂,陈塘利用左臂制造的机会和时间,也避开了致命伤。

    不等风拔出十字剑的,陈塘自己咬牙后撤。

    “噗!……”

    十字剑从陈塘左臂拔出,鲜血涌出,顺着陈塘的左臂不断流着,滴落在地面上,很快……地面上就染红了一片。

    疼!

    钻心的疼!

    陈塘感觉自己左臂除了疼之外,其他的感觉已经都没了,想要继续用左臂作战,根本不现实。

    “别做没用的挣扎了,成为的垫脚石,死吧!”风冷喝了一声,朝着陈塘冲了过来。

    陈塘紧盯着风,双眸凌厉如刀。

    交手的这么多个回合里,陈塘一直在仔细的观察着风的攻势,同时……他脑子里在不断的闪烁着当时在五类部队基地比武中,应龙和天虎的对战过程。

    他们三个人的攻势不断的在陈塘脑海中闪烁着。

    但他们三个人的攻势,是不适合陈塘的。

    陈塘需要在脑海中过滤,然后找出,或者组合成一种适合自己的攻势出来!

    是的,他很清楚,也很冷静。

    目前的自己是打不过风的,想要杀掉风,只能领悟出第四种攻势!然而,陈塘第三种攻势都是半吊子呢,这第四种攻势岂是这么容易就领悟出来的?

    现在摆在陈塘面前的结局只有两种,一,在五个回合之内,领悟出第四种攻势。

    二,被风杀掉!

    人类都是有着求生欲的,陈塘也不例外。

    他可以死,但他要撒旦赞歌全死光之后,他再死。

    他不能死在风的手上,因为风只能算是撒旦赞歌的二线人物。

    撒旦赞歌的顶级人物是撒旦和路西法,一线人物是其他魔王还有路西法手下的几个高端天使。

    二线人物才是风这种人!

    若是自己死在风的手上,那还谈什么报仇?

    左臂的伤口不断流血,血流速度很快。

    陈塘眸子眯起,一道凌厉的精芒闪过,右手持着刺剑,主动对着风迎了上去。

    “这就对了,我会让你死的没有任何痛苦的!”风低喝了一声。

    “嘭!……”

    十字剑和刺剑碰撞,风手中的尼泊尔军刀劈向陈塘,陈塘急速后撤,然后变换攻势,继续对着风冲来。

    “嘭嘭!……”

    两人迅速交手了四个回合,虽然是陈塘攻击,但他一直被风压制着。

    “结束了!”风嘴角勾起冷笑。

    陈塘加上隐藏攻势才四种攻势,熟练度不如自己,所以在他来看,第五个回合……陈塘必死无疑!

    “噗!……”

    一道血花溅起,鲜血宛如喷泉一般喷涌。

    受伤的人不是陈塘,而是风!

    “怎……么可能!”风瞳孔收缩着,手捂着自己的脖颈动脉,但依然挡不住鲜血的喷涌。

    第四种攻势!

    陈塘持着刺剑,没有急着攻击风,而是和风拉开了五米距离,默默的盯着他。

    风用力压着大动脉,转身盯着陈塘,问道:“你……不杀我?”

    “说实话,我就第一种攻势熟练,第二种攻势凑合,第三种攻势将就!三种攻势都不熟练的人,多亏了你,把竟然把我逼出了第四种攻势。”陈塘开口说道。

    “混蛋……”风咬牙,他很清楚,陈塘刚才的确是第四种攻势。

    不,加上单兵战争第六感的隐藏攻势,是第五种!

    “风先生,我的攻势很不熟练,有你这么一个好的练手目标,我怎么舍得这么快就杀掉你?”陈塘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的眸子眯起,闪烁着凌厉的精芒。

    是的,陈塘产生了蜕变。

    之前他的眸子中有着邪性,现在他的眸子里……有的只是凌厉。

    一句话说的很对,一个人的改变,主要是看眼神。

    眼神的变化,就是变化!

    风眼神疯狂了下来,持着尼泊尔军刀和十字剑朝着陈塘冲来,大动脉的伤口他也不压着了。

    他选择和陈塘拼命。

    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已经不在乎生命了,在乎的是信仰。

    风的信仰,是撒旦赞歌!

    陈塘的信仰,是五星红旗。

    风感觉到了陈塘未来的可怕性,所以他死,也要拉着陈塘一起死!

    当然,陈塘也不会让风活着。

    “泥鳅,你在哪里?”这时候,一道声音在陈塘无线电中传出,紧接着说道:“那名受伤的d国特种兵已经安全了,他们的人来了,我们就走了。”

    “我在xx东南角,速度来,我需要包扎伤口。”陈塘一边和风交手,一边对着无线电回答。

    “你在战斗?”牧佳茗一愣。

    “等你们到了,战斗就结束了!”陈塘挡下风的攻击,然后迅速变换攻势。

    “嘭嘭嘭!……”

    三个回合之后,陈塘手中的刺剑刺穿了风的脑袋,然后拔出。

    风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ps:第六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