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中国军人,绝不滥杀
    苏杨和血兔背对着这一家三口,所以一家三口没有看到他们易容成了d国特种兵的样子。

    “这……”一家三口看到两名d国特种兵的衣服外套被扒了,齐齐一愣。

    苏杨和血兔依然背对着他们,男人开口说道:“谢谢你们没伤我孩子。”

    苏杨笑了笑,说道:“没必要谢,这是我们的原则!我们和那些滥杀民众的人不是一路人,对于我们而言,我们是永远不会滥杀无辜的!”

    话语至此,苏杨看了一下时间,继续说道:“等他们醒了,告诉他们一声,我们对他们也没恶意,我们和他们不是敌人!我们和那些滥杀你们国家民众的那群人,不是一路人。”

    “知道了。”男人点头,应了一声。

    苏杨和血兔相视了一眼,然后离开了这里。

    ……

    与此同时,陈塘、钻地鼠、牧佳茗他们这边。

    他们也摆脱了武装直升机的侦查范围,也甩掉了d国特种兵。

    就在他们跑出十几公里,准备弄辆车,快速朝着边境处赶去的时候,一道微弱的呼救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什么声音?”陈塘一愣,问了一句。

    “在西南角。”钻地鼠说完,三人朝着那边跑去。

    跑到跟前之后,垃圾箱下,一名d国特种兵倒在血泊里。

    他中弹了,无线电也坏了,根本联系不上d国特种兵那边。

    此时,他神智还很清醒,显然刚中弹不久。

    “是d国特种兵。”钻地鼠望向陈塘,轻声问道:“救还是不救?”

    “救。”牧佳茗蹲下,拿出医药包,开始给d国特种兵处理伤口,说道:“我们头儿(卯兔)和我说过,在战场上,只要不是敌人,那卯兔军在保证我方优先救援的情况下,必须救!”

    陈塘点头,说道:“救他吧,怎么也是一条人命!这样,海棠兔救人,钻地鼠掩护海棠兔。”

    说完,陈塘蹲下,对着这名d国特种兵,用阿拉伯语说道:“我们和那些滥杀你们民众的人不是一路人。”

    d国特种兵点头,虚弱的说道:“看出……出来了。”

    “看你这枪伤刚中弹不久,看到敌人了吗?”陈塘对着这名d国特种兵问道。

    d国特种兵摇头。

    陈塘没有言语,起身。

    d国特种兵也就中弹一分钟左右的时间,陈塘持着m25狙击步枪,对着周围打量着。

    猛然,他在狙击镜中看到了一道黑影。

    “在这里别动!”陈塘对着牧佳茗和钻地鼠说了一声。

    “你要干嘛?”钻地鼠问道。

    “杀了那个狙击手。”陈塘说完,大步朝着前方跑去。

    刚才他看到那个狙击手了,但那个狙击手没看到陈塘。

    目前这情况,不是陈塘不想狙杀那个狙击手,而是狙击手的撤退位置是狙击死角!当然,陈塘这边也是那个狙击手的狙击死角。

    不过,陈塘却知道那个狙击手是往哪个方向撤的。

    陈塘快步疾奔。

    二十分钟之后。

    一名身高一米九五,体格魁梧,持着狙击步枪的黑人大汉朝着胡同口疾奔着。

    在他刚跑到胡同口的时候,一把加强版56军刺猛然刺出。

    黑人大汉脸色一变,立即用手中的狙击步枪挡了下来。

    “嘭!……”

    他成功的挡下了这一击,但狙击步枪也被毁了。

    这个距离下,狙击步枪用处真不大。

    陈塘立即掏出手枪,但黑人大汉反应也极快,在陈塘掏出手枪的刹那,他一脚踢在陈塘掏出的手枪上,手枪被踢出去二十多米。

    同时,黑人大汉也准备掏枪。

    不等他掏枪的,陈塘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手中加强版56军刺对其面门刺出。

    黑人大汉立即后撤,避开了这一击。

    但他的手枪却被陈塘的脚尖踢中,从黑人大汉的腰间脱落,然后落入了下水道井口里。

    “不错的身手。”黑人大汉和陈塘拉开五米距离,然后盯着陈塘,拔出了一把十字剑(花剑)。

    “真巧。”陈塘双眸眯起,盯着黑人大汉,用英语说道:“别西卜麾下的……风先生!”

    是的,黑人大汉就是风。

    “你应该不是英国的人,是‘唐宸’一伙儿的人吧?”风盯着陈塘,冷声问道。

    “我说我是唐宸,你信吗?”陈塘说话的同时,‘咔’的一声,将两把加强版56军刺组装成刺剑,指着风。

    “哦,唐宸啊!那可真巧。”风笑了起来,说道:“若是可以杀了你,拿着你的人头,我想……撒旦先生应该会原谅别西卜先生这次d国任务失败的。”

    陈塘微微皱眉,面色凝重了下来。

    之前别西卜麾下的电、雨知道自己是唐宸的时候,都露出了忌惮的表情,但风……却没有!

    难道自己杀萨麦尔的真相,这家伙知道?

    还是说,他不怕自己手中的武器?风这把十字剑可以堪比自己的武器?不可能的吧?

    “很意外我为何不怕你?”风对着陈塘问了一句。

    陈塘一愣。

    “是不是更意外我没有和电、雨一样,立即逃跑?”风对着陈塘继续问道。

    “这家伙……”陈塘眼神凝重了下来。

    “你手中的武器是好武器,我的武器不如你!不过也无所谓,这把武器本来也不属于你,我把武器带回去,若是撒旦先生一高兴,弄不好就赏给我了呢。”风啧啧的笑了起来。

    “你好像很自信能杀掉我,难不成你自信你比萨麦尔更强?”陈塘对着风问道。

    “不,不,不!”风摇头,说道:“萨麦尔先生比我强,但这和自信能杀掉你,没什么关系吧?”

    话语至此,风不屑的一哼,望着陈塘,继续说道:“哦,我忘记了,萨麦尔先生是死在你的手上,但能杀掉萨麦尔先生,就代表你有杀掉萨麦尔先生的实力吗?”

    陈塘闻听此言,深吸了一口气,心中自语道:“果然,这家伙发现了。”

    本来陈塘还准备用心理战让风忌惮,畏惧,恐慌。

    然后他好更容易的击杀风,但现在看来……陈塘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