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血兔的母性
    苏杨进入卧室之后,将房门半开半掩着,因为关上房门的话更引d国特种兵的怀疑。

    血兔抱着那对夫妇的儿子,蹲在那里。

    她轻声对着那对夫妇的儿子,用阿拉伯语说道:“不要怕,刚才姐姐只是吓唬你爸妈的,也是和你开个玩笑,无论如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苏杨蹲了下来,笑了笑,没有言语。

    别看血兔一直冷冰冰的样子,但她也有着母性的一面。

    女人嘛,无论外表多么强势,终究还是女人。

    ……

    六名d国特种兵根据血迹追到了居民楼,武装直升机在空中徘徊着,对着周围不断排查。

    “这里有血,在电梯口消失了,他们应该是进电梯了。”一名d国特种兵持着冲锋枪,开口说了一句。

    话语落下,他打开电梯。

    电梯里有血。

    “果然在这儿。”六名d国特种兵相视了一眼,进入电梯。

    然后他们开始检查最新的指纹是按的哪个楼层按钮,但他们没有检查出来。

    因为血兔……电梯按钮根本没用手指去按,而是用的短刃。

    稍微有点儿反侦察技能的人,在任务期间,都不会去用手指碰电梯按钮,这是一种职业习惯。

    如果,在平常里你看到有人用钥匙或者其他东西去碰电梯按钮,就是不用手去碰电梯按钮的话,不要惊讶。

    要么,他是退伍的特种兵或者侦察兵,反侦察的习惯已经很难改了。

    要么,他就是重度洁癖!

    “没有。”一名d国特种兵开口说道。

    “去牵军犬。”d国特种兵的队长对着无线电低喝了一声。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名d国特种兵牵着一条军犬来到了这里,军犬嗅了嗅鲜血的味道,然后跟上电梯。

    d国特种兵们一层一停,军犬不断的嗅着。

    十几分钟之后,他们来到了最高层。

    来到最高层之后,电梯门刚打开,军犬就朝着苏杨他们进入的房间门前跑去。

    一名d国特种兵上前,敲了敲门。

    其他五名d国特种兵子弹上膛,枪口对准了房门。

    那对夫妇的男人将房门打开,看到枪口之后,惊呼了一声。

    “汪汪!……”

    军犬嗅到了鲜血的味道,对着卧室方向叫了起来。

    在听到男人惊呼声的时候,苏杨和血兔就知道d国特种兵们来了,当他们听到狗叫声的时候,脸色一变。

    两人相视了一眼,齐齐点头,苏杨快速跑到房门的左墙壁前。

    血兔将那对夫妇的儿子打晕,然后小心的放在地上,跑到了房门的右墙壁前。

    d国特种兵队长对着其他五名d国特种兵打了一个手势,然后他们进入房间,枪口对准了卧室。

    “不要开枪,我儿子在他们手里!”男人大声喊了一句。

    六名d国特种兵闻听此言,齐齐一愣。

    苏杨听到这句话之后,对着血兔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你那里还有‘粮食’吗?

    粮食,就是子弹、手雷、烟雾弹之类的。

    血兔拿出一颗烟雾弹。

    苏杨笑了笑,拿出一颗手雷。

    血兔看到手雷,瞪了苏杨一眼,意思是:你想杀他们啊?

    苏杨的左臂开始流血,鲜血不断滴落在地面上。

    苏杨双眸眯起,顺着房门缝隙,将手雷扔了出去。

    “咔咔!……”

    手雷的滚动声传出,六名d国特种兵齐齐望向手雷,然后脸色齐变。

    其中一名d国特种兵直接扑在手雷上,d国特种兵队长将那对夫妇护在身下,其他四名d国特种兵齐齐卧倒。

    “嗖!……”

    紧接着,血兔扔出了烟雾弹。

    “嘭!……”

    烟雾弹爆炸,烟雾弥漫。

    让出烟雾弹的同时,苏杨和血兔齐齐冲出。

    他们的视线也被遮掩了,但他们知道d国特种兵们卧倒的位置。

    “嘭嘭嘭!……”

    烟雾中,闷响声不断。

    窗户被打开,烟雾消散。

    那对夫妇趴在那里,身体颤抖着,抱在一起。

    而那六名d国特种兵都昏死在地上,那条军犬……也昏死了。

    是的,苏杨的手雷没拉保险环。

    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可以制造机会,将d国特种兵们打晕,给他和血兔制造脱身的机会,并没有要杀掉d国特种兵们的打算。

    和他距离最近的血兔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儿,所以在苏杨扔手雷的时候,她也扔了烟雾弹。

    但精神紧张的d国特种兵们,加上房间内漆黑,他们没有注意这些细节。

    毕竟他们认为苏杨和血兔是那种滥杀的人,怎么可能不拉保险环呢?

    “孩子……我们的孩子!”那对夫妇的男人想起了孩子,然后面色狰狞了起来,起身,眼神疯狂的朝着苏杨冲来。

    苏杨单手将其控制住,用阿拉伯语说道:“别激动,你儿子安全着呢!我们没杀他,只是防止他害怕乱跑,被误伤,将其打晕了!另外,这六个军人我们也没杀他们,只是将他们打晕了。”

    话语落下,那对夫妇一愣。

    “冷静一些,我们想杀你们,你们已经死了,我们没必要骗你们。”血兔说道。

    血兔的话,让这对夫妇冷静了少许,然后跑到卧室去看他们儿子了。

    苏杨和血兔将d国特种兵的枪械选了两把,苏杨挑开几颗子弹,将火药取出,倒在不断流血的伤口上,然后用火机点燃。

    “嘶嘶!……”

    苏杨闷哼了一声,伤口被强制止血。

    血兔走了过来,给苏杨重新包扎。

    “这酸爽……”苏杨眼角抽搐着,开口说道:“之前泥鳅和我说这样很难受的时候,我还笑话他,但现在自己亲身体验了一把,的确不怎么好受。”

    “都什么时候了,还贫!”血兔低喝,望着苏杨继续说道:“赶紧易容成他们的样子,换上他们的衣服,撤出这里!”

    “ok。”苏杨点头,和血兔去了洗手间,将脸洗掉,易容成d国特种兵的样子。

    然后,他们换上了d国特种兵的衣服。

    这时候,那对夫妇拉着他们的儿子出来了。

    血兔对孩子的下手力道很有分寸,一会儿就醒来的力道,所以孩子已经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