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 血兔弑雷
    短刃刺在了雷的后颈部,使的雷闷哼了一声。

    血兔一愣。

    她控制着丝线,短刃是对着雷的后脑刺去的,但雷也不是新手,他身经百战,所以躲过了致命伤。

    “该死的女人!”雷被彻底激怒了,持着西洋短剑朝着血兔猛然冲来。

    血兔立即后撤,但她的手腕上,手指上绑着透明丝线。

    其中手腕上是受力点。

    雷将后颈的短刃拔出,然后用西洋短剑勒住透明丝线,猛然一拉。

    这透明丝线很结实,别说是雷了,哪怕是一辆卡车拉,都拉不断!

    也就是说,哪怕血兔的手腕断了,这丝线也不会断!

    雷这么做,就是为了不让血兔逃离,然后杀掉血兔。

    “嗯……”

    血兔闷哼了一声,手腕被勒住了一道很深的伤口,鲜血瞬间涌出。

    雷持着西洋短剑,朝着血兔冲来。

    血兔眼神一狠,另一只手掏出m9军刀,准备断腕。

    雷的西洋短剑即将刺到血兔的脑袋,但就在这时候。

    “唰!……”

    一把唐刀袭来,挡在西洋短剑上。

    “嗖!……”

    紧接着,唐刀刺入了地面。

    苏杨朝着这边跑着,他距离还有五米,唐刀是他扔的。

    西洋短剑被苏杨的唐刀给弹飞了出去。

    西洋短剑没了,勒住透明丝线的东西也就没了,血兔瞬间反应了过来,手中的m9军刀也没有断腕。

    雷虽然没了武器,但雷并没有放弃,一脚踢向血兔面门。

    血兔反应很快,立即低头,避开雷的攻击,同时她身体弓着,持着m9军刀的手臂猛然上刺。

    “噗!……”

    m9军刀刺入雷的下颚。

    “啊!……”雷痛喝了一声,还没有立即死亡,因为m9军刀没有伤到大脑。

    他就好像疯了一样,双臂胳膊肘对着血兔脑后袭来。

    这时候的血兔异常的冷静,她身体比雷娇小,身体立即下蹲,避开雷的胳膊肘,然后单手撑地,膝盖对着雷胯下猛然一顶。

    “噗!……”

    某个东西碎了的声音传出,雷的面色痛苦狰狞了起来。

    血兔双手撑地,借力,身体倒立,单脚踢在刺入雷下颚的m9军刀刀柄上。

    “噗!……”

    m9军刀整根刺入雷的脑袋,雷身体倒在了地上,毙命。

    这一切,几乎发生在瞬间。

    苏杨刚刚跑到这里,然后停了下来,呼出一口气,笑着说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这么着急跑过来了。”

    血兔没有搭理苏杨,面色痛苦,快速将右手手腕的透明丝线解开。

    解开的瞬间,鲜血流的速度更快了。

    不过,血兔就是卯兔军的人,她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处理,而且她随身戴着医药包。

    卯兔军主医疗,医药包的重要性就相当于战斗部队的枪械重要性。

    医药包本来是准备给其他人用的,没想到却先给自己用上了。

    卯兔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止血。

    苏杨站在血兔对面,面向东。

    血兔面向西。

    苏杨盯着血兔,看着血兔处理伤口。

    就在伤口刚刚包扎了一半的时候。

    苏杨抬头望了巷口一眼,刚好看到一个黑漆漆的枪口,枪口是对准血兔的。

    他脸色一变,一把将血兔推向一旁,同时苏杨也朝着前方扑去。

    “嘭!……”

    一道听不清什么枪的枪声传出。(有消声器。)

    “噗!……”

    一道血花溅起,苏杨左臂一痛,闷哼了一声,身体落地。

    血兔一愣,想也不想的拉起苏杨,朝着前方跑去。

    “没事吧?”血兔对着苏杨问道。

    “死不了!”苏杨开口。

    “先去安全的地方,然后我给你处理伤口!”血兔说完,问道:“知道是什么人吗?”

    “d国特种部队。”苏杨说了一句。

    “确定吗?”血兔问道。

    “如果是撒旦赞歌的人,刚才那种瞄准了的情况下,你以为我能推开你,或者我能活着吗?”苏杨右手持着唐刀,用力捂着手臂,轻声说道。

    是的,那的确是d国的特种兵。

    这名d国特种兵对着无线电汇报了情况,然后武装直升机以及其他d国特种兵朝着这边围了过来。

    血兔和苏杨进了居民楼,打开电梯,按下了最高层。

    因为血迹肯定会将d国特种兵引来的。

    现在这血流速度,苏杨根本按不住。

    在电梯上升的时候,血兔快速检查了一下苏杨的伤口,然后开始止血,说道:“运气不错,子弹没在里面,打穿了!以后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

    “嗯。”苏杨表情淡然的应了一句。

    “不行,止不住血,刚才特效的止血药你在推我的时候……我给掉地上了。”血兔皱眉说道。

    “用最简单的办法,哪怕止住一刻钟也好。”苏杨说道。

    “ok。”血兔点头。

    止血一刻钟,她有的是办法。

    很快,苏杨止血,然后简单包扎,电梯门也开了。

    血兔大步朝着最近的楼房房门走去,用最快的速度打开房门。

    苏杨和血兔进入房间。

    房间内,房间主人蜷缩在那里,这是一家三口。

    周围的枪声,根本没人可以睡着,他们也不例外。

    在看到苏杨和血兔的时候,这一家三口脸色一变,但不等他们喊叫的,苏杨右手持着唐刀,用阿拉伯语低喝道:“不想死就别说话!”

    话语落下,这一家三口硬生生的将声音止住了。

    血兔走到他们身前,轻声说道:“希望你们帮我们一下,我们不会害你们,但我们和你们国家的部队有些误会,他们待会儿可能会来找我们,到时候……还希望你们可以配合一下。”

    这一家三口惊恐的盯着血兔,脸色苍白,没有言语。

    血兔见他们不说话,眼眸冰冷了下来,轻声说道:“当然,如果你们不配合,我也不介意杀掉你们!战友和他国的民众,我很好做选择!但我并不想这么做,我希望你们不要逼我!”

    说完,血兔将他们八岁的儿子拉起,朝着卧室走去。

    “我……我们该怎么做?”那对夫妇立即急眼了,开口问道。

    “和刚才一样,蜷缩在那里就可以了。”苏杨说了一句,也进入了卧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