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探取敌情
    来到医院之后,陈塘没有进入竞选竞争者的病房,而是在病房外站着。

    “阿瑟夫局长。”守在病房外的几名保镖望向陈塘。

    “不用和老板说我来过这里。”陈塘对着这几名保镖嘱咐了一句。

    “是。”这几名保镖点头。

    “等老板出院的时候,记得给我来个消息。”陈塘继续说道。

    “明白。”几名保镖齐声应道。

    陈塘询问过阿瑟夫对竞选竞争者的称呼,所以他是喊的老板。

    离开医院之后,陈塘开着车,拿出阿瑟夫的手机,拨下了别西卜的号码。

    “喂,阿瑟夫先生。”电话响了三声接通,传出别西卜那熟悉的声音。

    陈塘和别西卜接触过,自然可以听出别西卜的声音。

    “别西卜先生,现在方便吗?我需要和你谈谈。”陈塘模仿着阿瑟夫的声音,对着手机说了一句。

    “方便。”别西卜应了一声,说道:“那你来我这里吧。”

    “ok。”陈塘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他也询问过阿瑟夫对别西卜的称呼,当然,别西卜目前在哪里,陈塘不可能傻到不问。

    陈塘开着车,朝着别西卜所在的位置驶去。

    别西卜和撒旦赞歌的雇佣兵不在一处,他是住酒店。

    将车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前,陈塘下车,进入了酒店,然后上了电梯,电梯在别西卜楼层停下。

    来到别西卜房间门外,陈塘按了下一门铃。

    “咔!……”

    几秒钟后,房门打开,别西卜麾下的风站在那里。

    “阿瑟夫先生。”风对着陈塘说了一句。

    他身高一米八六,体格魁梧,皮肤黝黑,是个黑人。

    陈塘点头,进入了房间,风将房门关上。

    别西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已经开好了一瓶红酒,红酒正在醒酒,显然这是陈塘说来之后,别西卜特意准备的。

    陈塘坐在了别西卜对面。

    “酒醒的差不多了。”别西卜开口,风上前,给陈塘倒了一杯,又给别西卜倒了一杯。

    “阿瑟夫先生,你来这里想和我谈什么?”别西卜望着陈塘,独眼中夹杂着不满的情绪。

    “别西卜先生好像带着情绪?”陈塘开口问了一句。

    “我想……换成是你们遭遇了我们这种事情,也会有情绪的吧?想必你们应该清楚,我们遭到了袭击,损失了很多人。”别西卜开口说道。

    “知道。”陈塘点头,说道:“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了保护老板,我们不得不将手下的人都撤回来!如果老板出事了,那这计划……也就没必要执行了,不是吗?”

    “呵呵……”别西卜笑了笑,没有多言。

    “别西卜先生,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加快计划速度了?”陈塘望着别西卜。

    “计划已经改了。”别西卜说道。

    话语落下,陈塘一愣,道:“改了?什么时候?”

    “刚刚。”别西卜轻笑,道:“我们的人出事,人手损失肯定会影响计划,而且敌人就在暗处,随时都会对我们展开攻击,对此,我们不得不防!所以,之前的计划,也要有所改动。”

    陈塘知道之前别西卜他们的计划,他从阿瑟夫嘴里敲出来了。

    本来只是想过来确定一下计划实施时间,然后他们好阻止的,但没想到……计划却改动了!

    “那不知别西卜先生,现在计划是怎么改变的?”陈塘望着别西卜,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

    “这个还不方便说。”别西卜说道。

    “不方便?”陈塘双眸眯起,道:“我代表的就是老板,难道身为你的老板,我还不能知道计划?既然这样,我想……我们也没必要合作了吧?”

    “阿瑟夫先生说的哪里话。”别西卜笑了起来,说道:“不方便说归不方便说,但你想知道,我还是可以告诉你的。”

    “那就请别西卜快说吧,大家都忙。”陈塘声音中夹杂着不悦。

    别西卜对着风使了一个眼神,风拿出一个档案袋,递给别西卜,别西卜接过,转递给陈塘。

    陈塘打开档案袋,瞥了一眼。

    几分钟后,陈塘将计划看的差不多了,别西卜开口问道:“阿瑟夫先生感觉如何?”

    “嗯,不错。”陈塘点头,说道:“d国目前的局势,是宗族制,只要控制了宗族族长,也就等于控制了整个宗族!但对于这些宗族,我们这边不宜出面,你们出面是最合适的,这样就算以后事情暴露了,也可以把锅推给你们,让你们来背!”

    宗族,有大有小。

    大的,几万人,小的,也就几千人。

    d国是竞选制度,每个成年人都拥有一票。

    而且d国的宗族是很团结的,所以说……控制了宗族族长,也就等于控制了一个宗族。

    不过,一般人想要控制宗族族长很难,哪怕是d国政府这边的特种部队也难以下手,不然早就控制了。

    但对于撒旦赞歌来说,他们是可以办到的。

    毕竟,他们有着五类部队的战斗力。

    “这点儿阿瑟夫先生可以放心,我们背的锅可不止一个两个了,也不差这一个!就算事后真的暴露了,我们也不会出卖你们,这是我们的职业原则。”别西卜望着陈塘,微笑着说道。

    陈塘听闻此言,笑了笑,没有言语。

    职业原则?雇佣兵哪来的什么职业原则?特别是撒旦赞歌这种雇佣兵组织,更是没有原则一说的。

    “今天夜里就开始行动吗?”陈塘对着别西卜问道。

    计划里,撒旦赞歌就是今夜开始行动的。

    “目前局势混乱,有英国那群老鼠在这里捣乱,还有未知的敌人,可能是德国,也可能是‘唐宸’一伙儿!时间长了的话,我怕出现意外,所以还是速战速决,先把老板的事情完成比较合适!等老板的事情完成了,你们也可以全力协助我们找出那群老鼠,不是吗?”别西卜微笑着对着陈塘问道。

    话语落下,陈塘点头,举起酒杯,说道:“没错,为了我们的合作,干杯。”

    “干杯!”别西卜和陈塘碰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