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军魂:不分彼此
    “这到底怎么回事!”一名警察望着警察局局长,额头留下一滴冷汗。

    监控是无死角的,他们都看过了,根本没人进入房间。

    那八名警察也将房门守的很好,连只苍蝇都没看到,更别说人了。

    而且他们也没听到房间内有声音传出。

    “杰克,那个人是怎么进来的!”约翰对着杰克问道。

    “他是从……窗户进来的!”杰克指着窗户,眼神惊恐的说道。

    话语落下,警察局局长跑到窗户前,拉开窗帘,皱眉,对着杰克问道:“窗户是关着的,是你关的吗?”

    “不可能,他四肢都脱臼了,下巴都被摘下来,是没行动能力的。”不等杰克说话的,一名医生说道。

    “那就怪了。”警察局局长叹气,打开窗户,对着楼下瞥了一眼,继续说道:“这楼道面这么滑,谁能上十八楼?去检查一下楼面有没有攀登工具的痕迹。”

    “是!”一名警察应了一声。

    他操控无人机,对着楼面进行拍摄,很快,拍摄好了,警察们开始查看。

    但完全没有丝毫的攀登工具的痕迹。

    “我更好奇,他是怎么打开窗户的,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声音的打开了窗户!”安远征开口说了一句。

    “难以理解。”警察局局长轻声说了一句,继续说道:“这样吧,今天我让我的人在房间里守着,房门外也守着,病房里也装上监控……”

    不等警察局局长的话说完,杰克对着约翰说道:“爸,我要回国!我要回国,我不在这个地方待了,如果继续待下去,我会疯的!”

    约翰的表情无比阴沉,点头说道:“好,我立即安排你回去。”

    “约翰先生,我想问您一个问题。”警察局局长对着约翰问道。

    “什么问题?”约翰望着警察局局长。

    “您的儿子有没有得罪什么人?”警察局局长问道。

    约翰望向杰克,杰克摇头,说道:“没,我谁也没得罪过!”

    “那就怪了。”警察局局长叹气,对着约翰说道:“现在也没更好的办法了,只能让杰克回去了,这个人很可怕,如果他有想要杀掉杰克的想法,恐怕……杰克已经死了!”

    话语落下,没有人反驳。

    杰克自己也明白,如果陈塘想杀自己,自己早就死了!

    这次,警察都来了两天了,但这两天丝毫没阻拦住陈塘的脚步!陈塘是用行动告诉杰克,你的一切反抗面对我来说都是无用的,只要我想弄死你,无论你怎么防范,我随便一个时间都可以弄死你!

    而且还是不留下任何线索和证据的前提下。

    之前杰克还想着找出陈塘,然后好好报复一下。

    现在,他是一点儿这种想法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恐惧,杰克只想快点离开中国,再也不踏入这个地方!

    对于杰克来说,中国已经成了梦魇的地方!

    这恐怕将会是他一辈子的阴影。

    “约翰,你感觉怎么样?”安远征对着约翰问道。

    “好。”约翰点头。

    “我立即安排机票。”安远征点头,对着他的助理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杰克的机票买好了,今天的。

    然后警察局局长亲自开车将杰克送到机场。

    来到机场的杰克很是疑神疑鬼,他感觉机场的每个人都是陈塘,都是害他的!只要是个中国人面孔,杰克内心便会立即生出一股危机感。

    终于,经过了一番的煎熬,杰克终于登机,飞机起飞了。

    他,离开了中国。

    机场外,一名青年模样的人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大步离开了这里。

    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陈塘得去他家附近。

    在下午一点钟的时候,陈塘来到了他的新家附近。

    对面有一个咖啡厅,陈塘坐在那里,喝着咖啡。

    这一坐,就坐到了天黑。

    他看到了陈恩光和方慧君下班,一起牵着手进入了小区。

    也看到了陈援朝手中提着一个鸟笼,在小区内遛鸟。

    显然,这个老人也很寂寞。

    陈塘眸中闪烁着愧疚和歉意,一声长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深夜了。

    “您好先生,我们要打烊了。”咖啡厅的服务员对着陈塘说了一句。

    “哦。”陈塘应了一声,起身,离开了咖啡厅。

    离开咖啡厅之后,陈塘站在小区外,盯着前方,一动也不动,和傻了一样。

    这一站,就直接站到了凌晨。

    凌晨时分,已经没人了。

    “噗通!……”陈塘对着小区,新家的方向跪了下来。

    他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

    “自古忠孝两难全,爷爷,原谅您不孝的孙子!爸妈,原谅您们不孝的儿子。”陈塘轻声自语了一句,然后转身,朝着前方走去。

    他回到了老小区这里。

    这里已经拆迁,变成了别墅区。

    虽然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但在陈塘的眼里,这里依然是那老旧的小区。

    他仿佛看到小区内,小时候的自己和陈驰在玩耍。

    他看到了自己小时候被一个大七八岁的大孩子欺负,这个孩子比陈驰大六岁。

    陈驰知道后,哪怕明知道打不过,也去和这个大孩子单挑,最后……自己落了一身的伤,把那个大孩子给打哭了。

    虽然陈驰伤比那个大孩子重,准确的来说是他吃亏了,但他还是笑了。

    之后陈驰对陈塘说:我自己的弟弟,我自己保护,谁也不能欺负,无论是谁!

    陈塘回忆着这一幕幕,眸中闪烁着泪花。

    他哥哥的军魂还在,但人……却已经没了。

    陈塘徒步走到陈驰的陵墓前,陵墓上陈驰微笑的照片很是帅气,穿着军装,戴着军帽。

    他,仿佛永远那么的年轻。

    “哥……”陈塘摸着墓碑,说道:“狼牙基地我很难回去了,暂时只能来这里看你!知道我为什么很难回去吗?我完成了我们小时候的梦想,我成为了五类部队的职业军人,一名真正的军人!”

    “你知道之后肯定很高兴吧?嗯,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毕竟……你的军魂以及狼首他们的军魂,和我的军魂早就不分彼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