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虐到死:爸,我要回国
    第三天,清晨。

    昨天的一幕再次上演,病房内警察局局长、安远征、约翰、医生都在。

    “这到底怎么回事!”警察局局长对着那四名警察大声喝问道。

    “你们绝对是一伙的!那个人穿着医生的衣服,你们就让他进来,你们肯定是一起害我!”杰克指着那四名警察,大声喝道:“他给了你们多少钱?你们竟然这么做!”

    “……”那四名警察很委屈,对着警察局局长说道:“局长,真的是主治医生!”

    这时候,一名调取监控的警察来了,说道:“监控出来了,这次他没有在死角,的确是……主治医生!”

    “什么!”警察局局长一愣,安远征皱眉。

    如果真是这样,那事情就怪了!

    闹鬼?

    “他ma的,你们当我是三岁孩子呢?”杰克大骂。

    “这个借口是不是太敷衍了!”约翰脸色阴沉了下来。

    警察局局长亲自将监控拿来,然后播放,约翰和杰克亲自看着,当他们看到是主治医生的时候,都呆滞在了那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警察局局长将杰克的主治医生喊来,但主治医生的确是回家了,人家小区有着监控,更有好几个人给他作证不在场证明。

    是的,这次陈塘是故意没走监控死角的。

    因为他不想让警察背锅!

    杰克突然响起陈塘昨天的话:你的上帝也保护不了你,因为我是撒旦!

    “把这件事情弄清楚。”安远征对着警察局局长说道。

    他也感觉这恶作剧太过了。

    “我会尽力的。”警察局局长点头,对着八名警察说道:“今晚你们守在门外,无论是谁都不让进!哪怕是我,你们都要跟着一起进来!”

    “明白!”八名警察齐声应道。

    “我他ma就不信了,这还真是活见鬼了!”警察局局长咬牙。

    杰克听到这句话,才稍感安心。

    下午的时候,医院内的谣言传的很厉害,特别是杰克的主治医生,在监控里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时,头皮直接发麻。

    尽管他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但这一幕……的确是太诡异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天又黑了。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八名警察站在病房外,对着走廊内谨慎的盯着。

    走廊内也加了很多的监控,整条走廊再也没有任何的死角。

    另外,警察局局长还在医院住院部的楼门前安排了十几名便衣,他今天……是要搞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

    住院部的楼后,陈塘站在那里,抬头望去。

    目光在十八楼停下。

    是的,杰克的住院楼层在十八楼,楼层后面刚好是杰克病房的窗户位置。

    住院部的楼除了每层凸出来的一小块楼板之外,其余都是光滑的,管道有,但都是塑料,根本架不住人。

    陈塘看了一下时间,离开医院,来到了路边摊的一个面摊上。

    “老板,一碗大碗面,五块肉,一个豆腐皮,一个火腿,两个鸡蛋。”陈塘坐了下来,对着面摊老板喊道。

    “好嘞。”老板应了一声,开始给陈塘准备。

    很快,面好了,肉以及火腿什么的也都放在了另一个碗里,端了上来。

    陈塘大口大口的吃着,也就一分钟多点的时间,两个碗里的东西一干二净,连汤都没剩下。

    一旁吃面的几个人和面摊老板都呆滞的盯着陈塘。

    这他ma是饿死鬼投胎吗?

    陈塘在五类部队吃饭习惯了,因为他们接受过专门的训练。

    任务中,吃饭的时候很有可能碰到敌人偷袭。

    如果吃不饱,那对后续作战肯定有体力等各种因素影响。

    那怎么办呢?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吃掉!

    陈塘起身,去了公共洗手间,易容成揍杰克的样子,来到了住院部楼后。

    然后……他开始攀爬。

    攀岩,这种军事技能特种兵都很熟练!五类部队的军事技能都是升级版的,别说每层有凸出的东西,就算是全光的,陈塘也有办法上去。

    不过,那时候就需要点儿工具了。

    夜色很暗,一道黑影不断的对着十八楼爬去。

    他的速度很快,丝毫不像是在爬楼,而是像在平面的地面上跑动!

    如果有人看到的话,肯定会以为陈塘是极限运动的爱好者,因为他的动作太熟练了!

    十几分钟之后,陈塘爬到了十八楼杰克病房的窗户前。

    窗户是关着的,窗帘拉着。

    杰克打了一个哈欠,今天警察局局长的话让他很安心,毕竟谁也不让进。

    他就在想,既然这样,那自己就安全了!难不成那个人还能飞进来不成?

    然而,就在他想法刚落下不久。

    窗户外面的陈塘轻而易举的将窗户打开,没有发出声响,然后他进入房间。

    由于窗帘挡着,杰克没发现。

    陈塘轻轻将窗户关上,然后从窗帘走出,盯着杰克。

    杰克感觉窗户前有道黑影,瞥了一眼。

    然后眼睛瞪的大大的,仿佛见鬼一样!

    这他ma的是十八楼啊!而且楼面那么平滑,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还有,窗户是关着的啊!他是怎么打开的?

    打开就打开吧,为什么他一点儿声音都没听到?进来,他怎么也没看到?

    杰克想大喊,不等他喊的,陈塘拿起一个苹果,对着杰克一扔,苹果堵住了杰克的嘴。

    同时,陈塘速度快到极致,宛如电光火石一般,瞬间冲到杰克身前。

    “嘭嘭!……”

    几十秒钟之后,杰克又一次的昏死了过去。

    另外,陈塘在杰克昏死之后,将杰克的四肢弄脱臼,下巴也摘了下来,才顺着原路离开。

    离开的时候,窗户也关上了。

    一切,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当然,除了又一次晕死过去的杰克。

    ……

    第四天清晨。

    房间内再次聚集了昨天的那一群人,每个人的表情都无比的凝重和不解。

    医生将杰克的四肢接上,然后下巴接上。

    杰克能说话之后,望着约翰,大声喊道:“爸,我不在中国了,这地方太可怕了,中国有撒旦,我要回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