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艾伯特之死
    艾伯特在被路西法抓住手腕的刹那,膝盖猛然对着路西法顶去。

    路西法蓝色的眸子淡漠,速度快到极致,一个转身高踢,踢在艾伯特咽喉下的锁骨上。

    “嘭!……”

    艾伯特的身体被踢飞三四米,狠狠摔在地上。

    他那包扎好的伤口,也再次裂开,出血。

    “别说你受伤了,就算你不受伤,你以为你能从我手里活下来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路西法高傲的俯视着艾伯特,语气轻蔑的说道。

    “我来解决他!”别西卜上前,准备杀掉艾伯特。

    “退下。”路西法低喝。????话语落下,别西卜停了下来。

    “这个家伙,我亲自来解决。”路西法上前,持着鱼骨剑。

    “路西法先生,这可是个美味佳肴……”别西卜舔了舔嘴唇,笑着说了一句。

    “死了之后,你随便处置。”路西法开口应道。

    “可惜了,死了之后的味道就变了,不过也无所谓,虽然死了,但艾伯特的肉肯定是比其他人的肉要有味道的!”别西卜冷声说道。

    艾伯特咬着牙起身,嘴角挂着血迹,他宛如宝石的眸子中闪烁着疯狂的精芒。

    猛然,他持着黑色棍子,朝着路西法冲来。

    哪怕是明知道自己不是路西法的对手,艾伯特也不会放弃。

    这是身为一名五类部队职业军人的作战态度,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敌人,都不可以放弃希望!

    艾伯特的信念以及作战态度很好,很明确。

    但面对彻底掌握单兵战争第六感的路西法来说,这种态度……是没有丝毫用处的!

    “嘭!……”

    黑色棍子和鱼骨剑碰撞在一起,火星四溅。

    路西法蓝色眸子依旧淡然,他在挡下艾伯特攻击的同时,一把掐住艾伯特的脖子,然后将艾伯特按在了地上。

    “噗!……”

    鱼骨剑挥动,血花溅起。

    艾伯特持着黑色棍子的右臂被路西法给砍了下来。

    “噗!……”

    又是一剑下去,艾伯特左臂也被砍了下来。

    艾伯特咬着牙,用腿对着路西法后脑踢去。

    但不等他踢到的,路西法持着鱼骨剑,对着身后一挥。

    “噗!……”

    艾伯特的小腿被鱼骨剑砍了下来。

    “咔!……”路西法一脚踩在艾伯特那条完整的腿上,将其踩断,俯视着艾伯特,说道:“你这就属于没有任何意义的反抗。”

    话语落下,路西法一把将艾伯特提起,然后低喝了一声,将艾伯特朝着墙壁扔去。

    “嘭!……”

    艾伯特身体撞在墙壁上,血花溅起一片。

    “嗖!……”

    路西法猛然扔出鱼骨剑,鱼骨剑刺穿了艾伯特的咽喉,将艾伯特的尸体固定在墙壁上,脚悬在半空,差五厘米着地。

    艾伯特,毙命!死无全尸!

    “噗!……”路西法将鱼骨剑拔出,艾伯特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从杀掉艾伯特到结束,路西法身上没有沾到任何的血迹。

    “不愧是路西法先生。”别西卜站在路西法的身后,嘴角挂着微笑。

    “将艾伯特的脑袋扔给世界周刊的记者,尸体……你自己处置。”路西法说完,持着鱼骨剑大步离开了这里。

    “可惜了。”别西卜盯着艾伯特尸体的头部,摇头叹道:“脑袋可是最美味的东西呢。”

    路西法在杀掉艾伯特之后,便驾驶着防弹战地越野车离开了这里。

    别西卜按照路西法的命令,将艾伯特的脑袋托人给了世界军事周刊的记者们,随后……他便将艾伯特尸体剩余的部分……给吃掉了!

    世界军事周刊的记者们在收到艾伯特脑袋之后,对着送脑袋的人询问了几个问题,这些问题是针对脑袋是什么人的脑袋,这个人是谁等敏感问题。

    送脑袋的人按照别西卜的命令回答的,艾伯特是他们找出的内鬼以及叛徒,不过已经被解决了。

    世界军事周刊立即发表了最新一期的内容。

    这段时间全世界的军迷都对撒旦赞歌很上心,这次的标题是撒旦赞歌,自然很多人购买。

    当然,陈塘他们也会购买这些。

    世界军事周刊不光是一种军事的读物,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可以从里面得到很多的情报线索。

    最新一期的世界军事周刊是黑龙买的,他在买来之后,看到艾伯特的信息时,立即回到酒店,和钻地鼠以及陈塘等人说了一下。

    陈塘看着世界军事周刊上的内容,以及艾伯特脑袋的照片,整个人懵了下来。

    艾伯特这种高智商,任何情况都会考虑到,也会给自己留后路的人……怎么可能会死呢?而且是死的如此凄惨!

    “艾伯特死了,我们的内线断了。”钻地鼠开口。

    艾伯特和陈塘他们交换的情报都是关于萨麦尔的情报,如此萨麦尔已死,这些情报也就没多大价值了。

    本来奢望艾伯特接替萨麦尔的位置,继续交换更大的情报,但此时……彻底没可能了。

    “死的真惨。”黑龙叹气。

    世界军事周刊上将艾伯特的死说的很清楚,被分尸,身体被某人当食物吃掉等等。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吃艾伯特的人是谁,但陈塘知道,是暴食的别西卜!

    “真是可惜艾伯特了。”夜虎惋惜的说道。

    “我得为艾伯特做些什么。”陈塘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说了一句。

    “你想做什么?”钻地鼠对着陈塘问道。

    “艾伯特告诉过我他的真名,也告诉过我他女朋友的名字,他女朋友在英国,我想……如果艾伯特临死之前见到我的话,肯定会托付我什么的!最起码,也要去见他女朋友一面。”陈塘一口气说道。

    钻地鼠等人沉默不语。

    “我们和艾伯特虽然不是战友,但却是盟友!我不知道其他国家的人对盟友是什么样的,或许树倒猢狲散,但我们中**人,对盟友一定要负责到底!或许我们现在无法为艾伯特报仇,但我们起码可以为他做些什么。”

    话语至此,陈塘继续说道:“对艾伯特而言,我想没什么人比阿米丽娅更重要的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