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撒旦和路西法
    “两个小时之前,我就发现了不对劲儿,我们有很多弟兄都联系不上了,于是萨麦尔先生、火先生来我房间里商议下一步的j国计划以及目前情况的应对方案。”

    “但萨麦尔先生和火先生刚进入房间不久,六名我们的人便以汇报情况的借口进入了房间,但他们其实不是我们的人,而是有着我们人模样的唐宸一伙。”

    “由于我们以为是自己人,便疏忽了,我们三个都被偷袭,萨麦尔先生反应很快,被废掉了一条手臂,但火先生……却直接被偷袭致死!我也受了重伤。”

    “之后,萨麦尔先生战死,我实力最低,唐宸一伙可能也察觉到了,没怎么注意我,我趁乱开了一枪,枪声惊动了我们的人,唐宸一伙趁乱逃走,临走之前,还扔了一颗手雷。”

    “我立即去追他们,但在追出去的时候,就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接下来我们的人就来了。”艾伯特一口气说道。

    “我们的人来之后呢?”撒旦问道。

    “我让一部分人去追唐宸一伙,另一部分人通知能联系上的弟兄们来这里集合,j国行动我们肯定暴露了,需要立即撤退!不然等j国那边的人过来,我们想撤也撤不掉了。”艾伯特说道。

    “雨先生。”这时候,一名撒旦赞歌雇佣兵跑了过来,汇报道:“能联系上的人都联系上了,他们问j国高官的家属怎么处置。”

    “杀!”艾伯特毫不犹豫的说道。

    “是!”这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应了一声,便去传达命令了。

    艾伯特没有更好的选择,如果不杀,那撒旦肯定会怀疑他!不光撒旦,怕是这些撒旦赞歌雇佣兵们,都会怀疑艾伯特。

    撒旦听到了艾伯特的命令,但没有谈及这个话题,声音在话筒中响起:“你安排的很好,等人集合之后,立即撤退!”

    “是,在他们抵达这里之前,我会制造出撤退路线的。”艾伯特应道。

    “知道往哪儿撤退吗?”撒旦对着艾伯特问道。

    “目前,我们和别西卜先生距离最近,别西卜先生那边也可以接应我们,所以我想……先和别西卜先生回合。”艾伯特请示。

    “可以。”撒旦应了一声,说道:“艾伯特,现在开始,你暂时代理萨麦尔的位置,萨麦尔麾下剩下的所有人,都听从你的命令。”

    “多谢撒旦先生赏识。”艾伯特应道。

    “我马上通知别西卜接应你们,你开始制作撤退计划吧。”撒旦说完,电话中便传出挂断的‘嘟嘟’声。

    艾伯特深吸了一口气,将电话递给一名撒旦赞歌雇佣兵,然后开口说道:“让他们加快集合速度。”

    “是!”这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应了一声,毕竟撒旦的话他也听到了,艾伯特现在的身份……就是萨麦尔之前的身份。

    艾伯特宛如宝石的眸子眯起,自己的计划……已经完成十分之九了!他会慢慢坐上萨麦尔的位置,坐稳这个位置,然后尽情的传递情报,传递情报到一个地步之后,他就可以完成任务,然后离开,回英国了。

    ……

    与此同时,某国,某地,密室中。

    路西法持着他的鱼骨剑,面带微笑的站在密室门外。

    不得不说,路西法单从外貌上来看是很绅士的,而且他很帅气。

    特别是女人,对路西法的第一印象绝对是好的。

    “你都听到了。”撒旦的声音响起。

    “嗯,听到了。”路西法点头。

    “你觉得萨麦尔的死,正常吗?”撒旦对着路西法问道。

    “可以正常,也可以不正常。”路西法笑着说了一句,继续说道:“这些都取决于撒旦先生您,您说过,忠诚,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尽管萨麦尔对您很忠诚,但他性格不行,注定是要被淘汰的!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

    “是的,忠诚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撒旦应了一声,说道:“萨麦尔死,我也可以接受,我觉得艾伯特这个人比萨麦尔更加能干,但前提是……他对我是忠诚的。”

    “撒旦先生觉得艾伯特有问题?”路西法对着撒旦问道。

    “在这个电话之后,我的战争第六感告诉我,未来……很危险。”撒旦冷声说道。

    “这样啊。”路西法双眸眯起。

    “路西法,你也可以分辨他是否对我们忠心,艾伯特会去别西卜那里,你就跑一趟吧。”撒旦对着路西法说道。

    “好。”路西法点头。

    战争第六感,彻底掌握之后,是可以通过对危险的直觉,然后判断很多事情的。

    战场战争第六感可以,单兵战争第六感……也可以!

    撒旦是战场战争第六感,他是从未来的战场直觉上……察觉到了危险,所以才让路西法走一趟。

    而路西法,是单兵战争第六感。

    还有一点儿就是,两个共同持有战争第六感的人,是判断不出什么来的,当然,前提是这两个人对战争第六感的掌控程度一致。

    比如,撒旦想要观察路西法对自己是否忠诚,他直觉不出来。

    路西法想要观察撒旦是否想害自己,也直觉不到。

    因为,他们两个对战争第六感的掌控,都属于出神入化的阶段了。

    这时候,或许有人想问,那为什么在罗斯切尔德家族的时候,路西法没察觉到唐宸的杀意?

    不,他察觉到了。

    但那时候唐宸是杀手,一个杀手对他能有杀意,这属于正常判断,毕竟是路西法先对陈塘试探出手的。

    至于为何没有判断陈塘是否对罗斯切尔德家族忠诚?那时候陈塘刚加入罗斯切尔德家族,以情理而言,一个刚加入的人,是不可能忠诚到哪里去的,都会多想很多事情。

    所以,那时候路西法也没怎么在意。

    准确的来说是,他压根也没把陈塘当成一根葱,当成自己的对手。

    “即刻动身吧。”撒旦对着路西法说道。

    “撒旦先生,问个问题。”路西法对着撒旦问道。

    “问。”撒旦应道。

    “您就没怀疑过我,对您不忠诚吗?”路西法微笑着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