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艾伯特:奥德里奇
    萨麦尔的右手对着陈塘脖颈抓来,面色狰狞无比。

    陈塘后退一步,拔出刺剑。

    “噗!……”

    萨麦尔咽喉喷出血柱。

    “噗!……”

    紧接着,陈塘挥动刺剑,刺穿了萨麦尔的脑袋,然后他拔出刺剑,萨麦尔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尽管萨麦尔已经死了,但他的眼神依然盯着陈塘,眼眸中的杀意无比强盛。

    强盛杀气的眼神中,还夹杂着一抹不甘,这是没有杀掉陈塘的不甘。

    在杀掉萨麦尔之后,陈塘喘着粗气,蹲坐在了地上。

    他盯着萨麦尔的尸体,轻声自语道:“尽管我们是敌人,尽管我们之间有着血海深仇,但作为彼此的对手,我尊重你坚持的信仰。”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信仰,强如萨麦尔这种人,早已不惧生死。

    这种人坚持的是自己的信仰,为了自己的信仰,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

    忘记谁曾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战争,是没有善恶之分的,有的只是信仰的不同。

    “唐宸,还……还能动吗?”艾伯特虚弱的盯着陈塘问道。

    “勉强还可以。”陈塘瞥了艾伯特一眼,轻声说道。

    “快帮我止血。”艾伯特捂着腹部,继续说道:“我快没力气了。”

    话语落下,艾伯特按着伤口的手掌从腹部滑落在地上,腹部的鲜血顿时涌出。

    陈塘咬着牙起身,艾伯特说道:“床下有医药包,这……这是我之前准备的,但我没想到,我们会这么惨。”

    “这已经不算惨了。”陈塘走到床前,蹲下,将医药包拿出。

    然后他走到艾伯特身前,快速给艾伯特消毒、止血、缝合、包扎。

    紧接着,陈塘给自己裂开的伤口消毒,止血,包扎。

    这么一系列事情下来,十五分钟的时间过去了。

    艾伯特还是很虚弱,脸色无比苍白,轻声说道:“这次是我的失误,我以为我可以杀掉萨麦尔的,但没想到……我不是萨麦尔的对手。”

    “你这一个失误,差点儿把咱们两个人的性命都给丢在这里。”陈塘眼眸中闪烁着后怕。

    如果不是艾伯特最后废了萨麦尔一条手臂,消耗了萨麦尔很多体力的话,这一次……陈塘和艾伯特都会死!

    艾伯特笑了起来,紧接着咳嗽了几声,望着陈塘说道:“唐宸,这一次咱们也算是同生共死了,有什么感想吗?”

    “不算同生共死,充其量也就是并肩作战!”陈塘开口,继续说道:“至于感想,你差点儿坑死我,你说我能有什么感想?”

    “我真不是故意的。”艾伯特叹气说道。

    “算了,我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想必你应该早就想好怎么处理目前的情况的反感了吧?”陈塘对着艾伯特问道。

    “嗯。”艾伯特点头。

    对于萨麦尔和火的死,艾伯特早有安排。

    “那行,你自己赶紧处理残局吧,我得走了。”陈塘说完,起身,将刺剑分成两把加强版56军刺,放入衣袖中。

    “以你的能力,小心一些的话,离开这里

    很简单。”艾伯特对着陈塘说道。

    “嗯。”陈塘点头,朝着门前走去。

    “唐宸。”艾伯特喊住陈塘。

    “怎么了?”陈塘转身,望着艾伯特。

    “我叫奥德里奇。”艾伯特对着陈塘轻声说了一句,陈塘一愣,他继续说道:“这是我的真实名字。”

    “好吧,我记住了。”陈塘点头。

    “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名字吗?”艾伯特对着陈塘问道。

    “唐宸。”陈塘说了一句,继续说道:“中国有句古话,最危险的,就是最安全的!所以,我直接用了自己的真名。”

    “好吧。”艾伯特笑了笑,没有言语。

    “走了。”陈塘面色有些痛苦,一步一步的离开了房间。

    这并不是他故意欺骗艾伯特,而是陈塘不能相信任何人,更不能把自己的真实名字告诉其他人,特别是其他国家的五类部队职业军人。

    艾伯特告诉陈塘他的真实名字,可能是艾伯特经过这次生死,对陈塘信任度很高。

    但等艾伯特冷静下来,他肯定会后悔的。

    陈塘没有冲动到把自己真实名字告诉艾伯特的地步,就如同辰龙所说的那些话一样:在外执行任务的身份,就是你们的真实身份!你们可以忘记你们真正的真实身份和名字,但却不能忘记执行任务时的身份和名字。

    陈塘离开了房间,然后趁着夜色的掩护,快速离开了这里。

    在他跑到安全位置之后,面色苍白的蹲了下来,拿出手机,给钻地鼠发了一条短信。

    此时钻地鼠等人刚营救完一名j国高官的家属,正准备前往下一处地方呢,短信就来了。

    “泥鳅的。”钻地鼠看了一眼短信,对着黑龙等人说了一句。

    “说什么了?”夜虎问道。

    “泥鳅现在在xx那块区域,他受伤很严重,需要我们接应。”钻地鼠说道。

    “营救计划取消?”笑面兔问道。

    “取消!”飞虎点头,说道:“我们又不是美国队长,也不是慈善家,这种时候当然是自己人重要。”

    “距离多远?”黑龙问道。

    “不到三十五公里。”钻地鼠说了一句,然后将车掉头,朝着陈塘的方向驶去。

    四十分钟之后,一辆商务车停在了陈塘身前。

    陈塘身体很是虚弱,被黑龙和夜虎扶上车,车辆发动,朝着就近的酒店驶去。

    后车座上,笑面兔给陈塘检查着身体,皱眉说道:“伤口怎么又裂开了,而且还有几处新伤,泥鳅,你再这么下去,身体可就危险了!”

    “我们可以撤退了。”陈塘笑着说道。

    “萨麦尔解决了吗?”黑龙对着陈塘问道。

    “解决了,萨麦尔麾下的火……也解决了,艾伯特也受伤了,他在处理那烂摊子,但这些事情已经和我们无关了。”陈塘一口气说道。

    “艾伯特能杀掉萨麦尔?”夜虎有些惊讶。

    “不是。”陈塘摇头,将事情的经过和夜虎等人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飞虎语气复杂的对着陈塘说道:“你能活下来,也算是运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