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 死斗:消耗战
    “唐宸,干的漂亮,暂时和萨麦尔拉开距离,拖着他,但不要让他止血!”艾伯特望着陈塘,低声喝道。

    话语落下,萨麦尔一愣,盯着陈塘。

    唐宸!

    这个名字,萨麦尔可不陌生。

    萨麦尔知道陈塘肯定是‘唐宸’一伙的,他也以为艾伯特也是‘唐宸’一伙的,但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唐宸!

    “你竟然就是唐宸!”萨麦尔双眸眯起,眸中寒芒闪烁,喝道:“这样也好,把你废掉之后,带你去见撒旦先生,另外对于罗斯切尔德家族那边也有所交代,我定可以将功赎罪!”

    萨麦尔对唐宸可是恨之入骨的,如果没有唐宸一伙,h国和y国事件就不会发生,也就不会有后续的一系列事件发生。

    陈塘皱眉瞥了艾伯特一眼。

    艾伯特绝对是故意说出自己的身份的。

    因为艾伯特清楚,如果不逼陈塘,不让陈塘明白这是一种你死我亡的绝境,那么最后他们两个肯定都会死在萨麦尔手上!

    反正左右都是死了,那还不如赌一把,让陈塘破釜沉舟,方才有一丝活下来的胜算。

    萨麦尔撕下自己的衣袖,然后准备包扎,强制止血。

    但就在他刚撕下衣袖的时候,陈塘猛然冲出,刺剑宛如猛虎的牙齿一般,对着萨麦尔咽喉刺去。

    萨麦尔将撕下来的衣袖挂在已经废掉的左臂上,右手持着西洋短剑,挡下陈塘的攻击,他的眼眸有些忌惮的盯着陈塘手中的刺剑。

    既然陈塘是唐宸,那么刺剑……是不是就是拐杖刺呢?

    这把武器的故事,萨麦尔听闻过,这是一把足以和撒旦以及路西法武器媲美的武器!在目前冷兵器级别中,算是金字塔顶级的武器之一。

    萨麦尔记得很清楚,当时自己看上了拐杖刺,和撒旦索要,撒旦都没给他。

    但却为了和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合作,将这把武器给了唐宸!最后,却没有想到唐宸是个内鬼!

    萨麦尔虽然不想承认,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把武器,不是他这把西洋短剑可以堪比的!或许几十次碰撞之下,西洋短剑还能坚挺,但再多的碰撞,西洋短剑估计会和加强版的m9军刀一样,断裂的!

    “嘭嘭!……”

    萨麦尔不断的抵挡着陈塘的攻击,同时也不断对着陈塘反攻击,但都被陈塘避开以及挡下。

    陈塘听取了艾伯特的意见,他虽然主动对着萨麦尔攻击,但却只是象征性的骚扰,不让萨麦尔止血,一旦萨麦尔反击了,陈塘就立即撤。

    萨麦尔准备止血了,陈塘就继续上。

    在萨麦尔的眼里,陈塘就像是那烦人的苍蝇一样,打不着,还赶不走。

    萨麦尔咬着牙,很是愤怒。

    如果不是自己在让艾伯特失去作战能力的时候体力消耗太多,再加上被艾伯特废了一条手臂,他岂能让陈塘蹦跶这么久?

    目前萨麦尔的力量和速度降了一个档次,很是受气。

    “嘀嗒,嘀嗒……”鲜血顺着萨麦尔的左臂不断滴落,很快就染红了地面。

    陈塘瞥了一眼地面上的血迹,他清楚,不出五分钟,萨麦尔就会出现失血过多的征兆,最多十分钟,萨麦尔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n

    bsp;   那时候,自己就可以有着极大的几率击杀萨麦尔!

    但前提是,陈塘必须要坚持住这十分钟的时间,并且这十分钟内不能让萨麦尔止血。

    萨麦尔大步朝着陈塘冲来,身体跃起,手中的西洋短剑对着陈塘劈下。

    他拿着剑,当刀用。

    陈塘立即避开萨麦尔的攻击,反手将刺剑刺向萨麦尔。

    萨麦尔用西洋短剑将刺剑挡下,一个转身后踢,踢在陈塘胸膛部位,陈塘感觉胸口一闷,窒息感传来,被踢出四五米,狠狠撞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在将桌子撞翻的同时,摔在了地上。

    陈塘感觉自己头晕目眩,萨麦尔失血,他也在失血,毕竟旧伤已经裂开了。

    加上萨麦尔这么一脚下来,陈塘已经有些受不住了。

    他的抗击打能力还需要继续加强训练。

    使劲晃了晃脑袋,陈塘望向萨麦尔,此时萨麦尔已经将撕下来的衣袖盖在了伤口上,准备绑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塘立即抓起被撞碎的几根桌子腿,用力朝着萨麦尔不断扔去。

    萨麦尔不断闪躲,但也无法继续包扎伤口。

    “唰!……”

    第三根桌子腿勾住萨麦尔撕下来的衣袖,将衣袖布勾上,然后从萨麦尔胳膊上将衣袖布勾了下来,落在了五六米外的地面上。

    没有了衣袖布,萨麦尔眼眸中闪烁着烦躁。

    他知道自己必须得杀掉陈塘,不然这家伙会一直缠着自己。

    但此时萨麦尔很是郁闷,按照陈塘的实力,都挨了自己这么多脚了,竟然还没倒下!这完全不像是陈塘该有的抗击打能力。

    是的,这已经超出了陈塘的抗击打能力。

    陈塘的身体的确已经受不住了,但他的意志力……却一直在坚持着不让他倒下!

    因为陈塘很清楚,一旦倒下了,那就是死亡!

    人类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是最容易激发潜能的时候!没有人愿意死,陈塘也不例外!更何况,他还有着不能去死的理由。

    艾伯特躺在那里,捂着腹部,宛如宝石般的眸子有些迷离。

    他已经快昏迷了,他总计被萨麦尔刺中两剑,血液流失的速度太快,虽然他用力压着伤口,但也无法彻底阻止鲜血的流失。

    “嘭嘭!……”

    陈塘对着萨麦尔不断的骚扰,很快,四分钟的时间过去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塘明显的感觉到萨麦尔的力量越来越小,速度越来越迟缓。

    这,对于他来说是件好事。

    萨麦尔将陈塘的刺剑挡下,和陈塘拉开距离,盯着陈塘,低声喝道:“唐宸,我们停战,我可以放你走!不然继续交手,谁生谁死,还真说不准。”

    “唐宸,不……不要被……被他骗了。”艾伯特咬着牙,盯着陈塘,很是虚弱的喊道。

    ps:首先,和大家说声抱歉,这些天我没有完成承诺。

    这些天事情很多,我也就不说什么事情了。

    因为错了就是错了,蝼蚁也不会祈求大家的原谅。

    我只会用行动来表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