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 明牌:大战在即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之前。

    也就是陈塘他们刚刚营救了艾哈迈德,和艾哈迈德分开的时候。

    艾伯特就给陈塘发了一条信息,内容为:行动了吗?

    陈塘看到之后,给艾伯特回了一条信息:已经营救艾哈迈德以及一名j国高官的家属,正在前往营救其他j国高官家属的路上。

    艾伯特双眸紧眯,回复道:你让你们的人去做这些事情,你立即来我这里。

    陈塘看到这句回复之后,皱了皱眉,回复:怎么了?

    艾伯特回复:既然你们营救了艾哈迈德,那么就说明……事情快暴露了,我的身份也快暴露了,如果只有萨麦尔自己,我有信心干掉他!但还有一个火,我需要你帮我牵制着火。

    陈塘看到艾伯特的回复,对着钻地鼠等人说了一下。

    “不行,太危险了,要过去我们也得一起过去。”钻地鼠立即说道。

    “但j国高官的家属我们必须要营救,每多一名j国高官家属被营救成功,才可以更好的阻止撒旦赞歌进行控制j国的石油线。”陈塘说道。

    “的确。”黑龙点头。

    “放心吧,我没问题的。”陈塘开口,继续说道:“情况不对,我肯定会跑路,这样你们总放心了吧?”

    “那好吧,泥鳅,一切小心。”夜虎点头说道。

    “泥鳅,你身上的伤口开了,你确定没问题吗?实在不行,让飞虎去吧。”笑面兔对着陈塘问道。

    “对。”钻地鼠紧接着说道。

    “艾伯特说了,只有萨麦尔和萨麦尔麾下的火,我现在过去的话,艾伯特会把我藏好,绝对不会有第五个人在场!钻地鼠也说了,艾伯特这个人心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办妥了的。”

    陈塘说到这里,继续说道:“我对火的话,我有信心可以拖住他。”

    “我现在怀疑的是……艾伯特能不能击杀萨麦尔!”飞虎说道。

    “既然艾伯特那么说,以他的心细程度,应该有把握。”陈塘望着飞虎说道。

    话语落下,夜虎等人齐齐沉默。

    这时候,艾伯特的信息又来了:我在xx接应你。

    陈塘瞥了一眼时间,说道:“事不宜迟,你们赶紧行动,我得立即朝着艾伯特那边过去,他已经在接应我了。”

    “好吧,一切小心。”黑龙点头,望着陈塘,语气严肃的说道。

    “嗯。”陈塘应了一声,然后和黑龙等人分道扬镳,各自行动。

    也就是说,之后被营救的j国高官家属,都是黑龙他们营救的,而陈塘……去了艾伯特那里,并且在四十分钟之后,就成功和艾伯特会面。

    和艾伯特会面之后,艾伯特将陈塘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艾伯特的房间和萨麦尔的房间距离很近,不足三十米。

    陈塘在艾伯特房间的衣柜里藏着。

    “记住,外面有不少的撒旦赞歌雇佣兵,如果可以用冷兵器解决,千万别用枪!”艾伯特对着陈塘嘱咐了一句。

    “明白。”陈塘应了一声。

    ……

    时间恢复。

    萨麦尔面带微笑的盯着桌面,然后拿起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饮尽。

    “有意思了。”萨麦尔脸庞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这也就说明萨麦尔越来越愤怒!

    萨麦尔拨下了一个号码,是火的号码。

    “萨麦尔先生。”火接到电话之后,立即接起。

    “来我这里一趟,速度!”萨麦尔对着火命令道。

    “通知风吗?”火对着萨麦尔反问。

    “不用,你自己来。”萨麦尔低声喝道。

    “是!”火意识到了不对,立即快速朝着萨麦尔这里赶来,十几分钟之后,火来到了萨麦尔这里。

    “火,告诉你一件事情。”萨麦尔盯着火。

    “什么事情?”火轻声问道。

    “艾伯特这个混蛋……是内鬼!之前的风,很有可能被我们错杀了!”萨麦尔轻声低喝。

    “什么!”火脸色一变。

    “艾伯特这个混蛋,竟然把我也给耍了,这个臭小子,还坏了我的大事!”萨麦尔咬牙,继续说道:“这次j国的任务……我们已经失败了!”

    “这……”火听到任务失败,便瞬间想明白了,但他没想到艾伯特竟然是内鬼。

    “当时风被您杀掉的时候,我就有些怀疑,但也没想到是艾伯特!萨麦尔先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火对着萨麦尔问道。

    “还能怎么办?把艾伯特喊来,用解决风的办法,解决他!”萨麦尔对着火命令道。

    “是!”火应了一声,给艾伯特打了一个电话。

    艾伯特接到电话之后,看到是火的电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进行着。

    艾伯特接起电话。

    “雨,萨麦尔先生让你来他这里一趟。”火对着手机说道。

    “火先生,你告诉萨麦尔先生,我阑尾炎犯了,下不了床。”艾伯特对着手机说了一句。

    火是开着免提的,萨麦尔自然也听到了这句话。

    “告诉他,我们去找他。”萨麦尔双眸眯起,轻声说道。

    火立即传话,艾伯特回复道:“那好,你们来吧,代我向萨麦尔先生致歉,还麻烦他亲自来找我。”

    “没事。”火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火对着萨麦尔问道:“萨麦尔先生,这会不会有诈?”

    “就凭艾伯特的身手,他能有什么诈?难不成他还能反了我们的人,让我们的人拿枪对着我们?”萨麦尔冷哼。

    “用不用让几个人一起过去?”火继续问道。

    “不用,我要亲自将艾伯特给解决掉,然后把他送给别西卜当食物!”萨麦尔哼了一声,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火立即跟上。

    萨麦尔房间距离艾伯特房间只有三十米,很快,他和火就来到了门外,敲了敲门。

    艾伯特起身,对着衣柜轻声说道:“来了,做好准备。”

    “ok。”陈塘轻声应了一声,双手持着加强版56军刺。

    艾伯特躺在床上,故作生病的样子,喊道:“萨麦尔先生,火先生,门没锁,你们直接进来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