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单线联系
    陈塘和钻地鼠握手,然后一拉,将钻地鼠拉了过来,用军人的方式进行了拥抱。

    “快进来。”钻地鼠知道陈塘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陈塘等人进入房间,坐了下来。

    “我看看你的伤。”笑面兔走到陈塘身前,轻声说了一句。

    陈塘将上身衣服脱下,说道;“就上身严重些,其他的都是小伤。”

    笑面兔等人看到陈塘身上的伤,齐齐皱眉,飞虎望着陈塘说道:“你中弹了。”

    “嗯。”陈塘点头。

    “我去拿医药包给你处理。”笑面兔说完,朝着房间走去,然后拿出医药包,开始给陈塘处理伤口。

    这些医药包里东西很齐全,因为j国任务的原因,所以这三天里,他们准备了很多医药物品。

    “一开始手机联系不上你,我们就知道肯定出事情了。”钻地鼠叹气说道。

    “当时我逃走,然后跳河,那河水太缓急了,手机肯定被河水冲走了。加上一颗子弹打中了我,穿透了我的身体,我当时就失去意识了!在失去意识的时候,我还以为要被淹死了,结果没想到……竟然没死。”陈塘笑着说了一句。

    他将d国的事情和钻地鼠等人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钻地鼠说道:“的确应该好好感谢一下那对父女,不过泥鳅,老天这么折腾都没把你给折腾死,也足以看出你小子的命很大。”

    “嗯,我小时候一个去我家做客的爷爷,他懂风水玄学,就说我命很硬!”陈塘点头说道。

    “你还信这些?”夜虎开口问道。

    “不信啊,我爷爷也不信,但那个老人是我爷爷的朋友,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我爷爷差点儿没和他打起来!因为我爷爷不信这些,是无神论者,他只信奉毛爷爷的‘枪杆子下出(政)(权)’理论。”陈塘说到这里,继续说道:“我从小受我爷爷的熏陶,我也是无神论者。”

    “好了,别说这些了。”黑龙开口,对着笑面兔问道:“泥鳅这伤得休养多长时间?”

    “等伤好那需要的时间多了,不过他这枪伤不算严重,毕竟直接打穿了!若是只有枪伤的话,以泥鳅身体素质而言,真不太碍事,但加上被河水折腾一番,又失血过多,虽然输血了吧,但他身体还是太虚弱!真要养的话,他配合的情况下,一个月时间能差不多正常参与任务。”笑面兔一口气说道。

    “咱们撤退吧。”夜虎提议道。

    “不能撤退。”陈塘摇头拒绝。

    “泥鳅这伤,能继续作战吗?”钻地鼠对着笑面兔问道。

    “继续作战是可以,但现在他需要休息!我不建议继续作战,若是继续作战的话,或许他现在年轻,感觉不到什么,等上了年纪,或者老了的时候,他身体会垮的!总之就是一句话,老了的时候,要么不生病,一生病就是大病!”笑面兔说道。

    “这不是老一辈军人的通病吗?无所谓,老了的时候再说老了的时候,说不定那时候的医疗条件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了!咱们只管现在就可以了,往后几十年的事情,太长远了。”陈塘开口说道。

    凡是负伤的军人,上了年纪,身体都会有旧疾,这很正常。

    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军人不光付出了青春,也付出了他们的健康!

    “身在五类部队中,自然考虑的不能太长远,不过泥鳅,话虽然这么说,但你休息几天还是有必要的,你可能自己也清楚,现在的你……能发挥出你百分百的战斗力吗?”笑面兔对着陈塘问道。

    “战机不等人,我可以休息,但休息了,j国任务就会受到影响!”陈塘开口,继续说道:“所以我决定继续参与作战,等什么时候j国任务结束了,我再休息也不迟。”

    话语落下,笑面兔说道:“你先和艾伯特联系一下吧,我们先看看j国行动到底怎么个情况,然后再做决定!”

    “也是,我手机丢了这么多天,艾伯特和我是单线联系,联系不上我的话……他肯定会多想的。”陈塘点头,对着钻地鼠望去。

    钻地鼠明白陈塘的意思,将手机递给陈塘,陈塘接过,然后开始联系艾伯特。

    他将艾伯特的号码记得很清楚,用钻地鼠的手机编辑了一条试探信息,给艾伯特发了过去。

    ……

    与此同时,艾伯特和萨麦尔麾下的火在忙活着j国的任务部署。

    火就在艾伯特身后,两人不足十米。

    手机来短信之后,艾伯特瞥了一眼,然后起身,对着火说道:“火先生,我出去透透气。”

    “去吧。”火点头,叹气。

    “怎么了?”艾伯特对着火问了一句,说道:“看到火先生叹气,倒是很少见。”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风是内鬼一事,我还是不敢相信。”火轻声说了一句,继续说道:“如今,萨麦尔先生麾下能为他办事的人,也只剩下你我了!风是内鬼,雷、电、原先的雨被‘唐宸’团伙杀掉,我们两个人得为萨麦尔先生分忧,所以身上的担子很重。”

    “是啊。”艾伯特点头,故意叹气,说道:“正因为这样,我才想出去透透气,我也不相信风先生是内鬼。”

    “别喊风先生了,萨麦尔先生知道的话,会不高兴的。”火对着艾伯特叮嘱。

    “我出去了。”艾伯特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房间。

    离开房间之后,艾伯特瞥了一眼手机,打开短信,看到短信之后,他知道是陈塘的试探短信。

    这几天里,艾伯特给陈塘发了好几条信息,但一直没有回复。

    昨天的时候,艾伯特还给陈塘打电话了,但关机。

    他很着急,因为陈塘答应他要进行j国行动了,撒旦赞歌的j国任务马上就要启动,但陈塘他们这边却联系不上了。

    艾伯特怎能不着急?

    像艾伯特这种人,他不喜欢事情超脱他自己的掌控,这样的话……他感觉很没安全感。

    毕竟,艾伯特也不信任陈塘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