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善良的D国人
    况且,陈塘对这里可是一点儿都不熟悉的,他能走对路吗?

    虽然这次陈塘是大难不死,但却没有后福!

    等待他的,是又一次的生命危机!

    陈塘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着,他将两把加强版56军刺组装成一把刺剑,权当拐杖。

    这样可以极大的节省他的体力以及精力。

    走了大约五百米的距离,陈塘停下,使劲晃了晃脑袋。

    他感觉天旋地转,整个地面都在摇晃着,就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同时,一股极强的困意袭来,使的陈塘的眼皮仿佛有着千斤的重量在往下拉。

    他很想睡觉,但他知道不行。

    如果睡了的话,那就真的睡过去了。

    陈塘再次咬了一下舌尖,然后挥动刺剑,用刺刃划破自己的大腿。

    大腿的鲜血顿时流出,陈塘将之前剩下的火药按在伤口上,然后用军用打火机点着。

    “嘶!……”

    火药燃烧,发出‘嘶嘶’的声响,伤口随之止血。

    借着疼痛后的清醒,陈塘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

    现在摆在陈塘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是死,二是死里求生!

    总之,在这两种选择里,死亡几率为百分之九十!

    陈塘大步疾奔了起来,他的身体不断的摇晃,但他却没有察觉到。

    跑出三里地之后,陈塘眼皮再次睁不开了。

    陈塘从装备包里掏出两颗子弹,打开,将火药取出,放在掌心里。

    “唰!……”

    刺剑再次挥动,划破他另一条腿。

    然后陈塘将火药按在腿上,再次用军用打火机点着。

    “嘶!……”

    再次依靠疼痛的刺激,陈塘继续疾奔。

    人类的求生欲都是很强的,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人类的潜能也将会被全面激发出来!陈塘不想死,尽管他现在生不如死!

    他不怕死,但他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

    所以,他不能死!

    跑出八百米之后,陈塘眼皮子又睁不开了。

    这也就是说,疼痛的刺激效果,不断的在减弱。

    第一次的时候,能跑三里地,第二次……只有八百米了!

    陈塘咬牙,准备从装备包里拿子弹。

    这时候,前方三百米外拐角处出现了一辆卡车。

    这辆卡车是砍伐木材的。

    当陈塘看到卡车的时候,宛如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

    可能是心理作用,陈塘的眼皮睁开,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前方的卡车跑去。

    卡车在一百米外停了下来,没有看到陈塘。

    司机下车,刚刚打开车门。

    “唰!……”刺剑抵在了司机的脖子上,陈塘用阿拉伯语低声喝道:“这里最近的医院多远?”

    “五十公里……”司机立即回答。

    五十公里,这距离……陈塘是支撑不到的。

    司机盯着陈塘,看到陈塘全身伤痕,狼狈的样子,便以为陈塘是个亡命徒,所以他面色无比的紧张。

    “别伤害我爸爸!”这时候,卡车副驾驶上传来一道声音。

    陈塘瞥了副驾驶一眼,是个女孩儿。

    女孩儿二十岁的年纪,相貌清秀,此时她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指着陈塘。

    陈塘自嘲的笑了笑,看来自己现在的状态的确是差的很。

    副驾驶上有一个人,自己竟然没发现!

    说实话,现在的陈塘,别说是撒旦赞歌的雇佣兵了,就算是这个司机,也可以轻松杀掉陈塘!

    司机不敢反抗的原因是他被陈塘用武器抵住了脖子。

    猛然,陈塘瞳孔一缩。

    他感觉脑子里仿佛爆炸了一下,一阵剧痛之后,便没有了意识,倒在了地上。

    司机看到陈塘倒地,立即夺过陈塘手里的刺剑,然后上车拿绳子,准备将陈塘绑起来。

    “爸爸,他状态很不好,如果不赶紧救治的话,他会死的。”女孩儿下车,对着司机说道。

    “这个混蛋想杀我,咱们必须要把他送到警察局去!死不死的,和咱们没关系!”司机对着女孩儿说道。

    “就算是送到警察局,也应该先救他!而且他是我们国家的人,他第一时间没有杀您,而是询问医院在哪里,显然他是被逼到了绝境地步才这么做的!”女孩儿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司机皱眉问道。

    “我来救他吧,我是o型血,他现在极度缺血。”女孩儿说道。

    女孩儿是d国医学院的一名学生,还没有毕业,假期里来陪着父亲砍伐林木。

    “别人想杀你老爸,你还救他,你这闺女……”司机叹气。

    “医者父母心,老师和我们说的。”女孩儿笑了笑,继续说道:“在医生的眼里,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病人!”

    “好吧,救他可以,但必须得绑起他来!”司机说道。

    “嗯。”女孩儿同意了下来,说道:“待会儿再绑吧,现在他短时间内是醒不来的。”

    说完,女孩儿从卡车上取下自己的背包,她的背包里有医用器材以及输血的东西。

    经过一番折腾,女孩儿给陈塘输上血,开口说道:“爸,虽然您不信上帝,但我信,用上帝的话来说就是……可能这就是命运注定的一件事情,上帝让我碰到他,就是为了救他!不然,我怎么会刚巧拿着背包呢?”

    “背包是我接你的时候,忘记给你拿下来了。”司机说道。

    “所以还是命中注定。”女孩儿笑了笑。

    十几分钟之后,女孩儿脸色苍白了下来。

    “闺女,要不换我来吧,爸也是o型血。”司机对着女孩儿说道。

    “不用了。”女孩儿摇头,停止输血,将血止住,说道:“现在他可以坚持到医院了,但他这样子,一去了医院,虽然会被治疗,但也会被立即控制的!”

    “这些事情就不是咱们该管的了!医生救人没错,但这坏人……必须得严惩!你已经救了他一命了,你的上帝会记住你的。”司机说道。

    “那我们送他去医院吧。”女孩儿起身,有些头晕。

    “哎,今天这树是砍不了了。”司机摇头,将陈塘抱到车上,抱怨道:“这家伙还真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