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大难不死,再现危机
    在萨麦尔的命令下,d国的撒旦赞歌雇佣兵们立即连夜撤退。

    同时,早已撤出来的夜虎、钻地鼠、飞虎、笑面兔、黑龙五人集合在城镇的小酒店里,他们已经重新易容了。

    “联系一下泥鳅,发短信。”钻地鼠对着笑面兔说了一句。

    笑面兔点头,立即给陈塘发了一条短信。

    发完短信之后,他们五人沉默了下来。

    十分钟之后。

    “没回。”笑面兔瞥了一眼手机,轻声说道。

    “打电话。”夜虎说完,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

    “别。”飞虎制止住夜虎,说道:“万一泥鳅现在藏在某个地方,你这一个电话,他虽然是静音,但灯光是会亮的!那时候,反而会害了他。”

    “那也总不能一直这么僵下去吧。”夜虎问道。

    “等天亮,我们去机场,那时候再打。”钻地鼠说道。

    “好吧。”夜虎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天亮了。

    夜虎五人打了一个计程车,来到了d国国际机场,等他们抵达的时候,是d国时间上午八点半。

    黑龙拿出手机,给陈塘打了一个电话,打开免提。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电话没有接通,传出提示音。

    钻地鼠等人听到这个提示音,齐齐皱眉。

    没打通!

    如果是打通了没人接的话,或许是陈塘不方便,但没打通的话……那就是肯定出事情了!

    钻地鼠等人的面色异常的严肃,都沉默不言。

    “现在怎么办?”笑面兔开口,问了一句。

    他们终究是五类部队的职业军人,很快就从失落中走了出来。

    “现在的一切都还是未知的,泥鳅也不一定真的遇到了不测。”黑龙开口,看了一下时间,说道:“走吧,按照之前的约定,天亮泥鳅没到,我们就该走了!”

    “现在只能到j国,然后在j国国际机场附近等他三天。”钻地鼠开口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笑面兔点头,然后五人朝着机场走去。

    他们快速买上机票,然后等了一个多小时,成功登机,飞机随之起飞。

    ……

    与此同时。

    陈塘被缓急的河水带走,他很幸运的没有被淹死,而是顺着河流漂了几十公里,最后撞在河里的一块大石头上,那块大石头将陈塘给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而且这里的河流速度也缓慢了下来,不再缓急,河水也很浅。

    在太阳出来的时候,阳光照在陈塘的脸庞上。

    陈塘胸口还在不断的流着血,撞在石头上的时候,他的左臂撞的脱臼了,他身上的衣服被划的一道一道的,这是缓急的河水以及河里的硬物造成的。

    河水不断的冲击着陈塘的脸庞,可能是清凉的河水原因,陈塘眉头微皱了几下,然后缓缓睁开双眼。

    他感觉阳光无比的刺眼,同时感觉很困,很困。

    特别的想睡觉。

    但陈塘知道,自己不能睡。

    一旦睡了,那他可能永远都醒不了了!

    一口咬在舌尖上,依靠疼痛的刺激感,陈塘睁大了双眼,然后扶着石头,用尽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

    此时,他全身无力。

    头晕,困,乏力,这是失血过多!

    陈塘大步朝着岸边淌去,当他走到岸边的时候,体力也抵达了极限,摔倒在了地上。

    他大口喘着粗气,对着前方打量着。

    前方没有任何的房屋,是一片林子。

    显然……这里是没人居住的。

    陈塘挣扎着起身,他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是否算好的,因为自己没死,这的确是好运。

    然而,这里却只有他自己,他只能自救,他又没有体力,现在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说是咬碎了牙在坚持的。

    这能算好运吗?

    陈塘的意志是很坚强的,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绝对不能死!

    他很清楚自己的伤,尽管现在他脑子里嗡嗡作响,头晕目眩的。

    最致命的伤是被m16突击步枪子弹打穿的胸膛中间,幸运的是……子弹打穿了他的身体,子弹没有留在里面。

    第二个伤是他脱臼的左臂。

    第三个伤是他背部的流弹,第四个伤是自己昏迷时候,被河里的硬物给刮伤的,这些伤口虽然不大,但却很多,足足三四十道。

    “咔吧!……”陈塘咬牙,举起右臂,将自己脱臼的左臂复位。

    然后,陈塘将自己已经烂的不成样子的上衣脱下,战术防弹衣也扔在了地上。

    他拔出背后的流弹片,然后拿起装备包。

    装备包里还有子弹。

    陈塘将一颗颗子弹用加强版56军刺撬开,将火药取出。

    然后他拿出军用打火机,这个打火机是防水的。

    将火药涂在自己胸口以及背后,陈塘点燃打火机。

    “嘶!……”一阵火星燃烧,然后冒烟,陈塘闷哼了一声,他的伤口被强制止血。

    陈塘将上衣撕裂成碎片,强制将自己的胸口用力包起。

    至于那些小伤口,陈塘懒得处理了,因为现在……这些小伤口在人体的自愈能力下,已经不流血了。

    做完这些,陈塘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需要恢复体力。

    五分钟后,陈塘起身。

    前方的大石头前,有几条鱼在游着。

    陈塘持着两把加强版56军刺,猛然扔出。

    “唰!……”

    一道破空声传出,两把加强版56军刺落入水中,刺中两条鱼。

    陈塘立即跑了过去,将鱼拿起,然后开膛破肚,将鱼体内清理干净,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不到三分钟的功夫,两条鱼被陈塘吃光。

    陈塘喝了几口水,水是淡水。

    他看了一下时间。

    他的手表也是战术手表,防水性能很强,没有受影响。

    “第二天了,钻地鼠班长他们肯定去j国了。”陈塘蹲在地上,轻声自语着。

    他使劲儿晃了晃脑袋,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必须要……立即输血!不然的话,他依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但这个地方,没有人居住,陈塘又没体力,以他这身体状态,能坚持到医院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