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可以行动了
    又是十几分钟过去了,擂台上的应龙和天虎齐齐乏力,然后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一次的胜负,依然没有分出。

    “可以停了。”辰龙对着二线工作人员命令了一声。

    二线工作人员立即跑了下去,对着擂台大声喝道:“结束,辰龙军的应龙和寅虎军的天虎并列这次军事大比武第一!”

    话语落下,下方围观的众人以及陈塘齐齐鼓掌。

    胜负虽然没有分出来,但是应龙和天虎却让他们亲眼目睹了一场无比精彩的格斗。

    “各军各回各基地,此次军事大比武到此结束!”二线工作人员大声喝了一句。

    辰龙以及寅虎等人已经走到了他们的战地越野车前,战地越野车发动,朝着各自的基地驶去。

    台下的众人朝着各自的基地跑去,陈塘和烛龙扶着应龙,飞虎和李阳扶着天虎。

    这次军事大比武到此就结束了,和一类部队不同的是,五类部队的军事大比武,哪怕是夺得了头筹,也是没有任何实际奖励的。

    任何的实际奖励,都不如首长们一个认可的眼神。

    陈塘和烛龙扶着应龙,和张凯等辰龙军士兵一起回到了辰龙军基地。

    各军的人回到基地之后,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陈塘吃了点儿饭,便回到自己宿舍休息了。

    ……

    就在陈塘他们休息的同时。

    身在d国的艾伯特表情异常严肃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宛如宝石一般的眸子里,闪烁着思索的精芒。

    他在思索着自己的计划部署,计划宛如电影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在自己脑中闪动。

    闪动了几遍之后,艾伯特开口,自语道:“差不多到时间了。”

    ……

    中国,五类部队,子鼠军基地。

    子鼠军的人接到了艾伯特的消息,消息很简单,只有五个字:可以行动了。

    面对这简单的五个字,对于子鼠军以及五类部队来说,却没那么简单。

    因为行动,就得需要详细的部署,而详细的部署,必须得需要时间来完成!

    更重要的是,子鼠军的人虽然盯着萨麦尔的人,但萨麦尔的人太分散,他们只是了解表面行情,对于内部萨麦尔的行动,他们是摸不清的。

    如果没有艾伯特这个人的话,五类部队会毫不犹豫的出击。

    但有着艾伯特,他们就可以询问艾伯特萨麦尔这段时间的行动计划。

    当子鼠军的人询问艾伯特的时候,艾伯特只回了一句话:让唐宸和我联系。

    艾伯特这种高级特工,是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他只和陈塘接触过,所以……以后的重要事情,他也只会和陈塘来交流。

    毕竟,像他这种身份,单线联系才是最安全的保障。

    “好,我们这就联系他。”子鼠军的人对着艾伯特回复。

    “明天吧,现在我得休息了。”艾伯特回复了一句,然后便没了下文。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次日清晨,晨阳初升。

    陈塘刚起床,然后洗漱好,还没来得及去吃饭呢,他的宿舍门便被敲响了。

    陈塘打开房门,门外是钻地鼠。

    “班长?你怎么来了?”陈塘对着钻地鼠问了一句,面色紧接着严肃了下来。

    子鼠军的人是不能随便进入辰龙军基地的,而且是一大早,但钻地鼠却进来了,也就是说……钻地鼠肯定有着要紧的事情。

    “先跟我走,咱们路上说。”钻地鼠说完,朝着前方走去,陈塘立即跟上。

    子鼠军的战地越野车上,钻地鼠开着车,陈塘坐在副驾驶,车辆离开了辰龙军基地,朝着子鼠军基地方向驶去。

    在马上抵达子鼠军基地的时候,钻地鼠也和陈塘说完了事情经过。

    “艾伯特竟然联系我们了。”陈塘双眸眯起。

    之前艾伯特是怎么说的,陈塘记得很清楚:在艾伯特没联系他们之前,陈塘他们不要对撒旦赞歌的人动手以及行动。

    现在艾伯特联系他们了,也就是可以行动了。

    “对,但那家伙……只和你联系。”钻地鼠说了一句,继续说道:“我们的人,他好像不怎么信任。”

    “说什么时间了吗?”陈塘问道。

    “就是今天。”钻地鼠开口,继续说道:“艾伯特这种人,习惯单线联系,这属于正常!如果换做是我们,我们也会这么做的!”

    “但这次这么做的是艾伯特,所以你们很不爽,对不对?”陈塘笑着问道。

    “有点儿,但不至于很。”钻地鼠笑着回了一句。

    战地越野车驶进了子鼠军基地,然后停了下来。

    陈塘和钻地鼠下车,然后进入了情报部。

    “班长。”情报部内,很多子鼠军的士兵都在那里工作着,看到钻地鼠来,齐齐起身。

    “嗯。”钻地鼠应了一声,问道:“艾伯特联系上了吗?”

    “正在联系。”一名子鼠军士兵说道。

    “联系上了。”刚说完,他继续说了一句,然后让开位置,把位置让给陈塘。

    陈塘坐了下来,然后和艾伯特联系。

    “我是唐宸。”这是陈塘说的第一句话。

    “我怎么知道你是唐宸?”艾伯特回复了一句。

    “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比如,我怎么知道你是艾伯特?当然,若是你喜欢浪费时间,那我们就继续僵着吧。”

    “你和我们说可以行动了,那肯定这次行动对你也很有利,这是互赢的!我们可以放弃这次行动,但是你再等这一次机会的话,恐怕很难了吧?”陈塘回复了一句。

    “嗯,这样的话,也只有唐宸能这么说了。”艾伯特回了一句。

    “说吧,萨麦尔近段时间的计划是什么?”陈塘直入主题的问道。

    “我会以邮件的方式发给你们。”艾伯特回复。

    “安全吗?”陈塘问道。

    “我不会拿着我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艾伯特回完这一句之后,又紧接着回了一句:“等你们决定什么时候行动,给我来个信儿。”

    发完这个消息,艾伯特便又没了下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