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还让不让人玩了
    “你俩刚才在说什么呢?”飞虎对着迷踪鼠问了一句。

    “没什么,你自己看看泥鳅的情报源就明白了。”迷踪鼠没有多言。

    飞虎朝着陈塘走了过来,拿起陈塘的情报源看了一眼。

    笑面兔也走了过来,站在飞虎身后看着。

    然后,两人齐齐一愣,惊愕的盯着陈塘。

    陈塘的情报源和迷踪鼠的情报源可以说是89组里最困难的了,比飞虎和笑面兔的都难。

    但是陈塘……却比笑面兔和飞虎更快完成!

    “我先出去透透气。”迷踪鼠说完,朝着房间外走去。

    待到迷踪鼠离开,飞虎将陈塘的情报源放下,轻声说道:“今天的确有些闷,我也出去透透气。”

    “我也一起去吧,这天看来要下雨。”笑面兔微笑着说了一句,跟在飞虎身后。

    “……”陈塘以及二线工作人员齐齐无语。

    这天明明很清爽好不好?哪里闷了?而且万里无云,哪里要下雨了?

    迷踪鼠、飞虎、笑面男三人站在门外,都沉默着。

    这他ma的还让人活吗?枪械领悟优先也就算了,他们认了!怎么陈塘这家伙连情报天赋也这么高?

    “我能申请换组吗?我感觉在89组很受打击。”飞虎开口说了一句。

    笑面兔微笑着,不言语。

    “哎……”迷踪鼠叹气。

    “你叹气个毛线,你起码还赢了他,也不算丢面儿!”飞虎对着迷踪鼠说道。

    “我是子鼠军的,子鼠军是公认的情报军,我进入五类部队快七年了,他才多久?还没一年呢!我赢了他……很光荣吗?”迷踪鼠盯着飞虎问道。

    “要不咱们一起申请换组吧,在这个组里,我真的感觉憋的慌。”飞虎盯着迷踪鼠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笑面兔微笑着问道。

    “算了,我就不信在接下来的比试中,他还能压我们!”迷踪鼠深吸了一口气。

    ……

    很快,情报比试都结束了。

    二线工作人员开始根据每个参赛者的情报源查看情报分析,然后进行综合评分。

    这一轮的评分,陈塘和迷踪鼠并列第一,飞虎第二,笑面兔第三。

    至于为何陈塘能和迷踪鼠并列第一,很简单,虽然陈塘时间输给了迷踪鼠,但他在分析上,却略胜迷踪鼠一筹!分析分,为陈塘的时间分拉平了分数。

    ……

    台上。

    辰龙、子鼠、寅虎、卯兔等boss坐在那里,他们翻阅着情报比试的结果。

    猛然,卯兔翻出了陈塘的成绩,一愣,说道:“泥鳅竟然和迷踪鼠并列第一,是不是出错了?”

    “哦?”辰龙听到这句话,也愣了一下。

    “我看看。”子鼠起身,将汇报单从卯兔手里结果,然后看了起来。

    他先看了迷踪鼠的时间以及分析,之后又看了陈塘的时间以及分析,说道:“没错,泥鳅的分析比迷踪鼠要考虑的周道,也完善了后续可能性发生的事情!这就和一道数学题一样,有着好几种解答的方法,迷踪鼠用了最简单的一道,但让人看的不是很清楚,而泥鳅用了最繁杂的一道,让人看的很清楚!他的时间,就是浪费在了

    这繁杂的解析上面!”

    “这小子的情报天赋有这么高吗?”午马开口问道。

    “在泥鳅刚来五类部队的时候,我就说过,他完全可以来子鼠军!”子鼠微笑着说道。

    “明白了。”午马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这次情报比试中,苏杨获得了小组第三名的成绩,牧佳茗获得了小组第五名的成绩。

    ……

    时间已经中午了,100个小组的参赛人员被二线工作人员带到新的场地,然后在场地吃午饭。

    吃午饭的时候,陈塘等人对着前方打量。

    这个地方他们很熟悉,前方一公里外就是山林,这片山林面积还很大,而且还有着轻微的磁场,有些地方,连指南针都会失效。

    “追踪和反追踪,侦查和反侦察的比试。”飞虎开口,轻声说了一句。

    “嗯。”陈塘点头,大口吃饭。

    “你们戌狗军,不带你们的战友吗?”迷踪鼠望向89组戌狗军的参赛者,开口问道。

    “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不会带我们的战友的!不过你们放心,别的我们比不了你们,但这点儿……我们没有战友,我们的鼻子、耳朵和眼睛,同样比你们灵敏!”戌狗军的参赛者自信的说道。

    吃过午饭之后,二线工作人员和陈塘等人说了规矩。

    然后,所有的小组以不同的方向进入了山林,然后开始比试。

    一直到天黑,下午六点钟的时候,追踪和反追踪,侦查和反侦察的比试结束了。

    正如戌狗军参赛者说的那样,在追踪和反追踪,侦查和反侦察的比试里,他们真的不虚任何人。

    戌狗军的参赛者取的了89组的第一名,陈塘……第二名!

    飞虎第三名,迷踪鼠和笑面兔并列第四名。

    戌狗军的参赛者抱着双臂,站在那里。

    迷踪鼠朝着他这边走来,戌狗军的参赛者以为迷踪鼠是来恭喜他或者来和他说话的,便抬起了头。

    毕竟,他也算是为戌狗军争光了。

    然而,迷踪鼠却直接无视了戌狗军的参赛者,走到他的身后,停了下来。

    因为,陈塘在戌狗军参赛者的身后站着。

    “泥鳅,你还能不能玩了?”迷踪鼠盯着陈塘,轻声问道。

    “什么意思?”陈塘一愣,有些懵圈。

    “你这追踪和反追踪,侦查和反侦察跟谁学的?你鼻子、耳朵、眼睛以及观察力有那么好使吗?都他娘的快赶上戌狗军的人了!”迷踪鼠一口气说道。

    戌狗军的参赛者此时表情异常的尴尬,笑了笑,大步朝着前方走了几步,和迷踪鼠拉开距离。

    这他娘的实在太尴尬了,本以为是来和自己说话的,结果……

    被间接,无意的打脸了!

    而且被打的‘啪啪’的响!

    笑面兔和飞虎站在那里,也懒得去找陈塘了,他们感觉……自己的心在被刀子不断的扎着。

    枪械类扎一次也就算了,情报又扎一次,追踪和反追踪,侦查和反侦察又扎一次!

    还让不让人玩了?

    ps:5更,求月票,推荐票,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