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转移视线
    “但只要我们有等价的情报和他进行交换,他应该还能靠得住!”陈塘继续说道。

    陈塘和艾伯特没有接触,他们能有现在的接触,完全是因为陈塘他们对艾伯特来说有着价值可言。

    如果没有价值,艾伯特怎么可能自曝身份,去和陈塘见面呢?

    罗斯切尔德家族一句话说的很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一场交易来形容,没有达不成的交易,只有不够交易的筹码。

    艾伯特和陈塘他们的合作,就是这种交易。

    只要双方对双方还有着利用价值,那么……他们的合作关系就是铁一般的关系!当他们双方对另一方没有价值的时候,那么……合作关系就会不堪一击!甚至,另一方还会为了自己的利益,然后出卖一方!

    这就是现实的世界,军人们的世界是忠诚的,但只是对自己国家忠诚!不同国家的军人,如果想要合作,那就想随时做好面对现实的残酷。

    不同国家的军人,是不可能成为朋友以及兄弟的,顶多也就能成为知己!因为,这是一个军人的信仰以及原则问题!

    “别想这么多了,我们讨论的再多也没用,得把这件事情和上面汇报,然后问上面的意思。”迷踪鼠开口说道。

    “嗯,必须要告诉上面。”钻地鼠点头。

    和上面汇报,不光是需要上面做出决定,更多的是……需要上面的人和英国上面的人进行一个委婉的交流接触,从而确定有艾伯特这个人存在。

    艾伯特的身份,毕竟没有得到证实!

    当然,他们肯定是不会把这件事情拿到明面上去说的。

    就和中国知道美国、英国肯定有五类部队,美国、英国也知道中国肯定有五类部队,但大家却一直不提,心照不宣。

    至于怎么去说这件事情,那就需要高智慧的外交部人员去谈了。

    钻地鼠立即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子鼠军,然后子鼠军传递给子鼠,子鼠传递给**oss。

    五类部队的规矩是很严谨的,一层传一层,不能越级。

    **oss在接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即派人和英国方面达成了联系,然后委婉的交流了一下。

    虽然这场交流很是艰难,但最终,在中国方面的努力之下,英国间接的承认了这件事情。

    艾伯特的身份得到了确认,这一切就好办了。

    **oss给子鼠传递了命令:这个合作可以进行,但要做好随时截止合作的准备。

    子鼠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钻地鼠。

    ……

    与此同时,d国,萨麦尔居住的总统套房内。

    艾伯特来到了这里,低着头。

    萨麦尔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杯红酒,他盯着酒杯中的红酒,也不喝。

    “风、火、雷他们有消息吗?”萨麦尔开口,轻声问道。

    “已经和他们联络了,风先生和火先生他们已经回应了,说没有遭到敌人的袭击,但雷先生……一直没有回应。”一名撒旦赞歌雇佣兵汇报道。

    艾伯特听到这句话,双眸眯起,宛如宝石的眸子中闪烁着思索的精芒。

    “艾伯特,你怎么认为?”萨麦尔望向艾伯特。

    “肯定是敌人接到了情报,然后撤退了。”艾伯特说道。

    “雷没有回信,那是不是说……敌人已经在和雷交手了?”萨麦尔对着艾伯特问道。

    “可能吧。”艾伯特轻声回应。

    “报告!”这时候,一名撒旦赞歌雇佣兵走了进来。

    “说。”萨麦尔望了他一眼。

    “雷先生以及他的人,还有一个小队,全军覆没!”这名撒旦赞歌雇佣兵轻声汇报道。

    话语落下,萨麦尔双眸眯起,冷芒四溢。

    他左手握着的酒杯,因为用力,酒杯直接碎裂,酒水洒出,顺着萨麦尔的手掌不断滴落在房间的地毯上。

    “继续说。”萨麦尔拿起一旁的手帕,擦了擦手。

    “那边情况已经被d国警察给控制了现场,想要带回尸体很麻烦,我们只是拍了现场照片。”那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对着萨麦尔汇报道。

    “嗯。”萨麦尔点头。

    撒旦赞歌雇佣兵持着照片,走到萨麦尔身前,递给萨麦尔。

    萨麦尔瞥了一眼,然后递给艾伯特。

    艾伯特上前,拿起照片瞥了一眼,不等他说话的,房门开了。

    萨麦尔麾下的风和火来到了房间,对着萨麦尔行礼,道:“萨麦尔先生。”

    “你们来的正好,雷死了,看看现场照片,然后说说你们的看法。”萨麦尔瞥了一眼风和火,轻声说道。

    “是。”风和火上前,瞥了一眼照片。

    “敌人人数不多。”艾伯特开口,先行说道。

    “嗯,超不过六个人。”风紧接着说道。

    “小队的这六个人,都是一个人杀掉的!这个人肯定是先跟踪狙击手,然后杀掉狙击手,再用狙击枪分别狙杀了那五个人。”火开口说道。

    “不过雷的死因,很是令人不解。”艾伯特说道。

    “是的,雷的死因是因为武器断裂,然后被敌人的武器刺穿了身体,最后又被自己的武器给砍了后脑!他的武器是加强版的尼泊尔军刀,能击碎这把武器的武器,很少吧?”风开口说道。

    “再看雷的伤口,刺穿他身体的伤口是三棱状的伤口,比中国56军刺伤口要宽的多,但不是中国的56军刺。”火开口说道。

    “我记得路西法先生说过,这把武器,在他知道的武器里,除了撒旦先生、路西法先生的武器以及拐杖刺和黑刀之外,没有武器可以击断这把武器。”萨麦尔开口说道。

    “唯一在外面的武器是拐杖刺,黑刀在撒旦先生那里,但这完全不是拐杖刺所造成的伤口。”艾伯特开口说了一句。

    他是在故意转移目标,模糊视线。

    “难道是连路西法先生也不知道的武器?”风微微皱眉,和火相视了一眼。

    艾伯特成功的让风顺着自己的思路说出了这句话,达到了自己的转移视线的目的。

    “萨麦尔先生,我现在敢肯定的是,对方一定是y国和h国事件的参与者。”艾伯特望着萨麦尔,开口说道。

    ps:5更,求打赏、月票、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