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大晚上玩刀合适吗
    ..狼牙兵王

    话语至此,苏杨嘴角微微上扬,恶魔般的微笑更甚,继续说道:“而且,我也不是那种让女人掩护,自己逃命的废物男人!”

    “……”血兔一愣,但眼眸随之凝重了下来。

    连她都不是萨麦尔麾下雷的对手,苏杨……怎么可能是呢?

    “又来一个送死的。”萨麦尔麾下的雷盯着苏杨,冷笑连连。

    “对着一个女人说自己强壮,可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说话态度!”苏杨盯着萨麦尔麾下的雷,举起手中的尼泊尔军刀,继续说道:“来吧,接下来就是男人之间的战斗了。”

    萨麦尔麾下的雷冷哼,朝着苏杨攻来。

    苏杨持着尼泊尔军刀,和萨麦尔麾下的雷战在一起。????血兔蹲坐在地上,快速对着自己后背以及左臂肩膀处的伤口止血。

    萨麦尔麾下的雷低喝一声,手中加强版尼泊尔军刀对着苏杨脑袋劈下,苏杨持着尼泊尔军刀抵挡。

    “嘭!……”

    一道闷响声传出,火星四溅。

    “咔!……”

    苏杨尼泊尔军刀发出一道碎裂声,中间出现了一道裂痕。

    萨麦尔麾下雷的力气很大,加上他的尼泊尔军刀是特质的,比普通尼泊尔军刀要坚硬的多,苏杨的武器处于下风。

    “唰!……”

    萨麦尔麾下的雷持着血兔的短刃,刺向苏杨下颚。

    苏杨不敢大意,立即后撤,避开了萨麦尔麾下雷的攻击。

    萨麦尔麾下的雷有两把武器,苏杨只拿了一把尼泊尔军刀,而且尼泊尔军刀也快断了。

    先不说实力,就单说武器,苏杨已经败了。

    “之前李阳那个混蛋一直让我去打造一把兵器,我没听他的,现在才发现……兵器差距这么重要。”苏杨盯着萨麦尔麾下的雷,心中自语着。

    萨麦尔麾下的雷朝着苏杨冲来,苏杨不断的闪躲着。

    这并不是苏杨不想用枪,而是萨麦尔麾下的雷根本不给他机会。

    如果他浪费动作去拿枪,那么……萨麦尔麾下雷手中的加强版尼泊尔军刀,就会砍下他拿枪的手臂。

    血兔包扎好伤口,起身。

    这并不是她不想快速支援苏杨,而是她血流速度太快了,不止血的话,她反而会成为累赘。

    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血兔还是了解的。

    包扎好伤口之后,血兔准备支援苏杨。

    但这时候,撒旦赞歌的六人雇佣兵小队出现在胡同口,距离这里不到两百米。

    血兔脸色一变,对着苏杨低喝:“找掩体!”

    苏杨一愣,也顾不得萨麦尔麾下的雷了,立即朝着一个胡同口内扑去。

    血兔也快速扑到了胡同口里。

    “哒哒哒!……”

    枪声落下,子弹打在苏杨和血兔之前的位置上,精准无比。

    萨麦尔麾下的雷见状,立即后撤。

    因为他知道苏杨手里有枪,若是他追过去,那等待着他的,就是子弹!他战斗能力是很强,但根本不可能和子弹过招。

    “围堵他们,那个男的交给你们,直接杀掉,那女的……交给我!”萨麦尔麾下的雷对着无线电低喝。

    “是!”撒旦赞歌六人小队应了一声,开始对着苏杨进行围堵。

    苏杨疾奔在胡同里,这个胡同和之前的幽暗胡同不同,这个胡同光线很好,几乎没有遮掩的位置,这让苏杨很是头疼。

    撒旦赞歌的战斗效率是很快的,这个六人小队里,有着狙击手。

    狙击手快速的去寻找最佳狙击位置。

    其他的人埋伏在可以离开胡同的位置前,只要苏杨露头,子弹就会击毙苏杨。

    苏杨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很是头疼。

    “ma的,弄不好小爷我今天就要玩完了。”苏杨面色凝重,心中自语着。

    撒旦赞歌的狙击手快速寻找着高处狙击位置,在他爬到五楼的时候,刚找到狙击地点。

    但不等他瞄准苏杨的,一道黑影出现在他的身后。

    这名撒旦赞歌狙击手脸色一变,立即转身。

    黑影一脚对着撒旦赞歌狙击手下颚踢来,撒旦赞歌狙击手用双臂挡下。

    黑影的踢击改变轨迹,一脚踏在撒旦赞歌狙击手双臂上,然后借力,身体跃起,膝盖猛然顶在撒旦赞歌狙击手面门。

    “嘭!……”

    一道闷响,撒旦赞歌狙击手后仰,血花溅了一道。

    黑影落地之后,速度宛如惊雷,一把m9军刀掏出,从撒旦赞歌狙击手太阳穴刺入,使其立即毙命。

    杀掉这名撒旦赞歌狙击手之后,黑影的面孔在月光的照耀下,逐渐清晰。

    m9军刀在月光的照耀下,鲜血不断的滴落在地面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这是一个女人。

    d国容貌的女人,她是易容后的牧佳茗!

    ……

    与此同时,萨麦尔麾下的雷追上了血兔,但他没有急着杀掉血兔。

    血兔不断的朝着前方跑去,直到跑到一个死胡同为止。

    “跑啊,继续跑!”萨麦尔麾下的雷盯着血兔,冷笑,继续说道:“我倒是要看看,这次谁还可以救你!你的那个同伴,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了!”

    血兔面色凝重,眼眸冰冷。

    她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她不会被萨麦尔麾下的雷活抓,因为成为战俘,是五类部队的耻辱!

    萨麦尔麾下的雷朝着血兔走来,血兔一副淡然的表情。

    这是对死亡的淡然。

    因为跑动,血兔之前包扎好的伤口又开始流血。

    她感觉有些头晕,这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萨麦尔麾下的雷一步步朝着血兔走来,他望向血兔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只猎物一样。

    无论猎物如何挣扎,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嗨,哥们,大晚上玩刀合适吗?”这时候,一道声音从萨麦尔麾下的雷身后响起。

    萨麦尔麾下的雷一愣,转身。

    一名d国模样的男人站在那里,左右手各持着一把很长的军刺,这是加强版的56军刺。

    男人,自然是易容后的陈塘!

    按理说,陈塘和牧佳茗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是应该在前往集合点的路上。

    但他们为何出现在这里?

    那就需要时间倒流一段才可以说起了。

    ps:5更,求推荐票,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