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雷VS血兔
    与此同时,李阳以及张凯那边。

    他们刚准备行动,特别是张凯,已经马上要进入撒旦赞歌雇佣兵的房间了。

    在这时,钻地鼠的短信来了。

    看到短信之后,张凯不得已,立即撤了回来。

    “钻地鼠这个死老鼠搞什么!”张凯回到房间之后,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让我们撤退!”土狗说道。

    李阳和狼狗那组,接到短信之后,立即停止了一切行动,然后回复了一条短信:收到。

    张凯和李阳都给钻地鼠回复了,现在唯独苏杨和血兔那组没有回复。

    “这两个人不会是已经行动了吧?”钻地鼠皱眉,轻声自语。

    “还没回复吗?”迷踪鼠对着钻地鼠问道。

    “没有。”钻地鼠摇头。

    “马上一分钟了,一分钟时间没回复,说明……他们肯定已经行动了!不能等了,先通知泥鳅他们集合地点,等他们看到短信之后,肯定会询问的。”迷踪鼠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钻地鼠点头,说道:“给他们发送集合地点,就我们这里。”

    “野猪和山猪呢?”迷踪鼠问道。

    “让他们准备武器,血兔和上山虎那边,肯定行动了,但结果未知,我们要做好一切的营救准备!”钻地鼠说道。

    “ok。”迷踪鼠应了一声,然后开始传达。

    ……

    苏杨和血兔这边。

    和钻地鼠预料的一样,他们的确已经开始行动了。

    苏杨和血兔的目标是萨麦尔麾下的雷,雷手下有着四名撒旦赞歌雇佣兵。

    苏杨和血兔成功击杀了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然后萨麦尔麾下的雷以及剩下的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被惊动。

    “钻地鼠让撤退。”血兔看到了短信,对着苏杨低喝。

    “明白!”苏杨应了一声,和血兔立即撤退。

    萨麦尔麾下的雷以及那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追了出来。

    他们离开了酒店,一直追到了城巷。

    “哒哒哒……”

    枪声落下,声音在黑夜中是那么的刺耳。

    苏杨和血兔钻到胡同口里,子弹打在胡同口的墙壁上,将砖块给打烂。

    “追上他们,干掉他们!”萨麦尔麾下的雷低喝。

    “是!”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应了一声,和萨麦尔麾下的雷一起,朝着苏杨和血兔夹击。

    “位置xxx,发现敌人两人,他们朝着东南方向逃走,一并截击他们!”萨麦尔麾下的雷联系上了五公里外的一个撒旦赞歌雇佣兵小队,命令。

    “是!”那个六人小队得到命令之后,立即出动。

    ……

    艾伯特开着吉普车,拿出手机,给萨麦尔打了一个电话。

    “艾伯特,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萨麦尔被吵醒,有些不爽的问道。

    但他了解艾伯特,如果没有事情,艾伯特是肯定不会吵醒他的。

    “萨麦尔先生,我们遭到了不明袭击,和我一起的那几个人都被杀掉了!敌人很强,应该就是y国和h国战场上的那群神秘敌人。”艾

    伯特开始汇报。

    “你没事吗?”萨麦尔问道。

    “我逃了出来,便立即和您汇报了,毕竟您也清楚,我目前的战斗能力,还比不了风、火、雷三位先生。”艾伯特开口说道。

    “立即来我这里,我的位置你应该知道。”萨麦尔说道。

    “是。”艾伯特说完,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艾伯特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宛如宝石般的眸子里闪烁着冷芒,自语道:“游戏,正式开始!”

    ……

    画面回到苏杨和血兔身上。

    十几分钟之后,两人跑了好几条街道。

    “班长,甩不开他们!”苏杨对着血兔喊道。

    萨麦尔麾下的雷可不是一般人,他体格高大,战斗警觉也十分强大,想要甩开这种级别的对手,很难。

    “他们周围肯定有着同伙,说不定现在……敌人已经通知了他们的同伙!”血兔冷静的思考着。

    “班长,你先走吧,我掩护!”苏杨对着血兔说道。

    “五类部队,还没有新兵掩护老兵的说法!赶紧给我滚!”血兔停下,对着苏杨低喝。

    “班长……”苏杨开口。

    不等他说完的,血兔掏出一把长达二十五厘米的短刃,抵在苏杨脖子上,冷声喝道:“滚,这是命令!”

    “是!”苏杨应了一声,大步朝着一个幽暗的胡同跑去。

    待到苏杨离开,血兔眼眸冷漠的盯着前方。

    几秒钟之后,萨麦尔麾下的雷出现在胡同口,和血兔对视。

    紧接着,那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也出现在了另一个胡同口,持着手中的突击步枪,指着血兔。

    “放下枪!”萨麦尔麾下的雷对着那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命令。

    “是!”那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如实照做。

    “一个女人而已,还犯不着用枪!而且,我们要活口!”萨麦尔麾下的雷冷哼,盯着血兔,对着那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命令道:“这个女人交给我,你们去追那个人。”

    “是!”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应了一声,朝着前方继续追去。

    待到那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离开,萨麦尔麾下的雷朝着血兔走来,开口道:“你是自己投降,少受点儿罪呢,还是我把你废了?”

    “那前提是,你得有这个本事。”血兔冷哼,握紧了短刃。

    “性子倒是挺烈。”萨麦尔麾下的雷嘴角勾起冷笑,道:“虽然你长的不怎么样,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子,放心,我不会立即杀了你,我会很享受你在床上的表情!”

    血兔易容的样子是d国模样,很平凡的样子。

    血兔盯着萨麦尔麾下的雷,眼神冰冷。

    “唰!……”

    猛然,萨麦尔麾下的雷朝着血兔冲来,在距离血兔十五米的时候,他掏出一把尼泊尔军刀。

    尼泊尔军刀和普通的尼泊尔军刀不同,这是加强版的尼泊尔军刀。

    比普通的尼泊尔军刀要硬,要锋利。

    在萨麦尔麾下的雷距离血兔只有五米的时候,血兔动了。

    身体宛如炮弹般冲出,手中的短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萨麦尔麾下的雷下颚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