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第518章 温柔乡,英雄冢
    一个男人,可以对敌人狠辣,对敌人不择手段。

    但对自己的女人,必须要呈现出他温柔的一面。

    艾伯特,就是这类人。

    “她还在英国吗?”陈塘对着艾伯特轻声问道。

    “不知道。”艾伯特摇头,说道:“她是我在一类部队的时候,一次任务中认识的,然后就稀里糊涂的订婚了,再之后,我就消失了!”

    “呃……”陈塘轻声应了一声。

    “是不是很讽刺?虽然是我的未婚妻,但我却连她现在在哪儿,在干什么,我都不知道。”艾伯特自嘲的说了一句。

    “她是干什么的?”陈塘问道。

    “之前认识她的时候,她刚刚大学毕业,现在干什么,我也不知道。”艾伯特宛如宝石般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忧伤。

    “也就是说,这只是口头协议的未婚妻?”陈塘对着艾伯特问道。

    “是的。”艾伯特点头。

    “那你就这么肯定,她还在等你?你和她分开,几年了?”陈塘继续问道。

    “三年多了吧,马上四年了。”艾伯特眸中闪过回忆,轻声说道。

    “马上四年了,她年纪估计也不小了,万一她嫁人了呢?”陈塘和艾伯特说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爱情这种东西,本就是理想化的产物,特别是这种见不到面的爱情!现实和理想比起来,是很残酷的。

    艾伯特听到这句话,眼神很平静。

    这倒是出乎了陈塘的意料,但陈塘也通过艾伯特的眼神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艾伯特肯定不止一次的思考过这个现实的问题。

    “如果她嫁人了,等我回去之后……”艾伯特抬起头,望着陈塘,微笑着说道:“我会默默的守护着她的家庭,我的余生将都只会默默的守护着她,不会见她,也不会让任何人去伤害她。”

    每个国家五类部队的规矩都不一样,英国的五类部队,是可以退伍的,但退伍的流程,陈塘他们不知道。

    但这个流程,肯定是建立在保密的情况下。

    话语落下,牧佳茗望着艾伯特,眼眸中闪烁的精芒很是受感触。

    艾伯特的这些话,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

    毕竟每个女人的内心深处,都希望会碰到一个视自己如命的男人!

    艾伯特对阿米丽娅的感情,已经得到了升华,超出了世俗的感情。

    陈塘眼眸有些复杂。

    他有一半能理解艾伯特,但也有一半理解不了,这理解不了的一半,就是教育方式的不同了!毕竟英国教育和中国教育是两码事。

    两国的孩子在启蒙的时候,受到的理念会在心中扎根,然后影响他们的一生。

    对于爱情而言,中国教育是持保守化的,近年虽然开放了,但也没有得到西方国家的程度。

    西方人的爱情理念,陈塘还不是特别能理解。

    他对这种爱情态度不持反对,也不持支持。

    因为陈塘觉得,所谓的在两人相爱的情况下,把自己心爱的女人交给别人,成全她,那完全就是扯淡!

    别人终究只是别人,你可以了解你自己,但你了解不了别人!你可以保证你自己对这个女人好一辈子,但你保证不了别人可以对这个女人好一辈子。

    所谓的成全,其实就是懦夫的表现!是弱者,给自己寻找的一个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

    如果他是艾伯特的话,回去之后,就算阿米丽娅结婚了,他也会挺身而出。

    如果阿米丽娅爱着艾伯特,肯定会选择和艾伯特在一起。

    那时候,陈塘就会带着阿米丽娅离开,用自己的余生,好好的对这个女人,用自己的全力,好好的去爱这个女人。

    当然,这只是在陈塘是艾伯特的情况下,艾伯特自己要怎么做,陈塘没有话语权去说什么。

    艾伯特还沉浸在对阿米丽娅的思念中,牧佳茗也很有感触。

    陈塘咳嗽了一声,打破了这美好的理想画面,说道:“艾伯特,我想你这次除了和我谈棋盘、棋子、下棋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话语落下,艾伯特回过了神,将阿米丽娅的照片收起,说道:“的确。”

    “在说这件事情之前,我送你一句我们中国的古话吧。”陈塘微笑着盯着艾伯特。

    “唐宸先生请赐教。”艾伯特望着陈塘。

    “温柔乡,英雄冢!”陈塘低喝。

    “虽然我没听过这句话,但我听过英雄难过美人关。”艾伯特说道。

    “这句话的意思和那句话的意思差不多,出自中国马君武的《哀沈阳》: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陈塘轻声说道。

    艾伯特听完,笑了起来,说道:“唐宸先生放心,我不会因为感情的事情,影响我自己的,我的自制能力,还是可以的。”

    “我只是提醒一下,没别的意思。”陈塘笑着说道。

    “谈正事吧。”艾伯特语气严肃了下来,说道:“我想我们之间是可以合作的。”

    “怎么个合作法?你可以说给我听听。”陈塘说道。

    “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虽然目前我的女王没告诉我其他任务,只是让我取的撒旦赞歌的信任,从而等待时机!但你们的目的肯定是想把撒旦赞歌给歼灭!”

    艾伯特开口,继续说道:“之前利比亚的事情我也参与了,知道你们之间的仇恨根源是什么。”

    “那你知道撒旦赞歌为什么对利比亚我们的人动手吗?”陈塘双眸眯起,问道。

    ‘白色葬礼’事件,陈塘永远不可能忘记。

    “如果那时候我是萨麦尔麾下的雨,我或许可能知道,但可惜……我那时候身份很低,没权力知晓此事!”艾伯特说道。

    “现在呢?”陈塘问道。

    “现在虽然我有权力了,但这些事情的资料,都被撒旦赞歌给销毁了!毕竟这件事情是见不得光的事情,撒旦是不会留着这些引火烧身的线索的。”艾伯特轻声说道。

    “好吧。”陈塘点头。

    “不过,我会侧面帮你们打听,如果有了消息,我会通知你们。”艾伯特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