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互猜身份
    听着艾伯特的话,陈塘持着加强版56军刺,双眸紧盯着艾伯特。

    他在寻找机会,寻找一个可以瞬间杀掉艾伯特的机会。

    只要艾伯特一放松警惕,陈塘就会动手。

    “唐宸先生,我想我们应该换个地方。枪声和手雷爆炸声肯定惊动了不少人,酒店人员也肯定报警了,等警察来了,估计我们很麻烦。”艾伯特对着陈塘说道。

    话语落下,艾伯特将沙漠之鹰手枪收起,对着牧佳茗说道:“过去吧,这算是我的诚意。”

    突然的一幕,让陈塘和牧佳茗都愣住了。

    牧佳茗没有迟疑,快步走到陈塘身前,盯着艾伯特。

    “艾伯特,你到底搞什么鬼!”陈塘盯着艾伯特,冷声喝问。

    本来陈塘是想杀艾伯特的,但艾伯特这么一搞,让陈塘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而且……他从艾伯特身上没有感觉到危险。

    起码现在,他没有感觉到。

    “我想和你谈一谈关于这场游戏的话题,走吧。”艾伯特说完,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陈塘和牧佳茗相视了一眼,牧佳茗摇头,意思是不要去。

    她怀疑艾伯特的目的就是为了活抓陈塘,然后挖出更多的情报。

    “怎么,唐宸先生,是我的诚意不够?”艾伯特走到门前,看到陈塘没有动身,转身问道。

    “走。”陈塘拉着牧佳茗的手,跟上艾伯特。

    艾伯特和陈塘、牧佳茗三人离开酒店,等他们趁乱离开酒店的时候,d国的警察也来了,开始全面封锁酒店,然后上了18楼。

    不过,碍于混乱的时候离开的人太多,d国警察也很是头疼,开始对离开的人进行监控排查。

    但不少人都是来d国旅游以及出差的,这更是为他们增加了破案难度。

    ……

    二十分钟之后,一辆吉普车朝着郊区方向驶去。

    艾伯特开着车,陈塘坐在副驾驶,牧佳茗坐在后车座,她谨慎的对着周围进行打量。

    抵达郊区之后,吉普车停了下来。

    “做个交易如何?”艾伯特对着陈塘问道。

    “什么交易?”陈塘反问了一句。

    “你那可以变成任何人模样的招式,能不能教给我?”艾伯特望着陈塘,微笑着问道。

    “不能。”陈塘摇头。

    易容术是中国自古传下来的,虽然到现在世人以为已经失传了,其实并没有,它只是被五类部队给运用,当成了五类部队职业军人的专属技能。

    易容术别说是陈塘了,哪怕是辰龙都没资格私自外传给一类部队的人,更别说是其他国家不明身份的人了。

    现在艾伯特的身份扑朔迷离,陈塘有些搞不懂这个家伙。

    “那也就是说,这个交易没得做了?”艾伯特双眸眯起。

    “艾伯特先生,我一直有一个疑问。”陈塘开口。

    “请说。”艾伯特不愧是英国人,哪怕这时候,他都表现的很绅士。

    “萨麦尔麾下的雨,是你杀的吧?”陈塘盯着艾伯特,笑着问道。

    话语落下,艾伯特一愣。

    显然,他没想到陈塘会知道这件事情。

    “萨麦尔麾下的电是我杀的,在我杀掉他之前,他问了我一个问题,关于雨的问题!当我说我没杀雨的时候,他那时候的表情,明显是你们这边出了乱子的阴冷表情。”陈塘继续说道。

    艾伯特沉默,没有言语。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如果当时我没有杀掉电,电回去之后,肯定会和萨麦尔说这件事情,那时候的艾伯特先生,是不是很危险?”陈塘笑着问道。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艾伯特面色有些僵硬,被将了一军的感觉很不爽。

    本来他以为自己有着陈塘的把柄了,但当陈塘拿出他的把柄之后,他的计划顿时被暂时打乱了。

    “艾伯特先生知道的也很多,比如我的身高和体型,你竟然也能如此上心,并且记住。”陈塘开口说道。

    “彼此彼此。”艾伯特开口。

    “艾伯特先生,我很好奇你的身份。”陈塘盯着艾伯特问道。

    “我的身份,你们应该调查的够清楚了吧?”艾伯特盯着陈塘,继续说道:“我这个人没别的本事,就是心细,我知道有很多人跟踪过我!他们应该和你们是一路人吧?”

    在子鼠军其他人跟踪艾伯特的时候,艾伯特发现了一些踪迹。

    但子鼠的跟踪,他没有察觉。

    “但我感觉,那个身份,不是你的真正身份吧?”陈塘对着艾伯特问道。

    “换个话题吧。”艾伯特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你既然杀掉了萨麦尔麾下的雨,取代了他的位置,这足以说明你有一半的几率不是撒旦赞歌的人。”陈塘没有换话题。

    “那另一半呢?”既然陈塘不换话题,那艾伯特也顺着问道。

    “我们的资料里,你是原英国sas皇家特种部队的人,毕业于猎人学校,之后就毫无任何征兆的离开了!所以我在想,你是不是英国的人?”陈塘问道。

    “一半你们认为我是撒旦赞歌的人,另一半,你们以为我是英国的人?”艾伯特瞥了一眼陈塘。

    “是。”陈塘点头。

    艾伯特笑了笑,摇头说道:“作为交换情报,你会告诉我你们的身份吗?”

    “不会。”陈塘摇头。

    “那我也来猜猜你们的身份吧。”艾伯特盯着陈塘,继续说道:“你们有一半几率是和撒旦赞歌有仇的组织,另一半几率,是中国人。”

    “中国人?”陈塘眉头一挑。

    艾伯特没有回话,从下面拿出医药箱,扔给陈塘,说道:“先处理一下伤口吧。”

    陈塘和牧佳茗听闻此言,齐齐一愣。

    陈塘后背被流弹击中,衣服都烂了,露出了黄色的皮肤。

    他现在是易容的白人,之前穿着衣服,看不到,然而现在……看的很清晰。

    艾伯特没有说话,但他这一个让陈塘处理伤口的举动,却间接的告诉了陈塘……皮肤的问题!

    陈塘和牧佳茗没有言语,立即处理伤口。

    很快,陈塘后背的流弹碎片被牧佳茗取出,然后消毒,包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