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你我,皆为棋子
    爆炸的火浪和气压瞬间便将客厅内的沙发和桌椅给炸的四分五裂。

    爆炸后的碎片,将整个客厅炸的千疮百孔。

    陈塘刚掩好的卧室门,也被火浪以及气压冲开。

    陈塘和牧佳茗落地之后,他护着牧佳茗,然后毫不犹豫的朝着墙壁处翻滚。

    “噗噗!……”

    流弹碎片击中陈塘的后背,留下了几道深可及骨的伤口。

    “哗!……”

    陈塘和牧佳茗刚滚到墙壁处,火浪顿时涌了进来。

    陈塘一把将被褥拉下,自己用身体护住牧佳茗,将被褥披在自己身上。

    “呼呼!……”

    火浪在卧室内蔓延,‘嘭’的一声,整个卧室内焦黑一片。

    披着的被褥着了,陈塘将被褥扔掉,拔出加强版的56军刺,左右手分别持着一把,猛然冲出,

    “呼呼!……”

    客厅内的火还在烧着,浓烟滚滚。

    陈塘冲到客厅和楼道的门前,朝着前方扑去。

    此时,那名腿被子弹击中的撒旦赞歌雇佣兵咬牙蹲在那里,鲜血不断的流着,但他依然持着冲锋枪,保持警惕。

    另一名撒旦赞歌雇佣兵也在警惕着。

    陈塘扑出的刹那,两人看到一道黑影,便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哒哒哒!……”

    枪声响起,弹头不断打出,子弹壳不断弹出,落在地面上。

    “唰!……”

    陈塘在扑出的刹那,手中的加强版56军刺随即抛出!

    他连看都没看这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一眼,因为单兵战争第六感,已经明确的告诉了他,危险就在这两个位置!

    “噗!……”加强版56军刺刺穿了这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的脑袋。

    使其立即毙命。

    “哒哒哒!……”

    尽管这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已经死了,但他们的身体肌肉还没有死亡。

    扣动着扳机的手指依然扣动着扳机,冲锋枪的枪口对准前方,不断的喷出火舌。

    弹头不断打入墙壁中,冲锋枪的射速是极快的,几乎一个瞬间,墙壁的石砖被密集的子弹打的稀巴烂,碎石乱溅。

    很快,冲锋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枪声停止。

    陈塘起身,将加强版56军刺拔出,然后对着房间内望去,随即一愣。

    因为……牧佳茗还没有出来。

    这完全不符合常理,自己在冲出的时候,是为了吸引火力和危险,按理说……牧佳茗应该在陈塘冲出的时候就跟上的。

    这时候,牧佳茗从卧室内走了出来。

    但走出来的,不光她一个人,还有一个人!

    一个相貌俊美的西方青年。

    艾伯特!

    艾伯特手中持着一把沙漠之鹰,抵在牧佳茗的脑后。

    ……

    时间回到陈塘冲出的时候,在陈塘冲出之后,牧佳茗准备跟上,但艾伯特就从1887卧室窗户翻了进来。

    牧佳茗发现了艾伯特,但不等她有所行动的,便被艾伯特用手枪给指住,然后控制了。

    ……

    与此同时,酒店在听到爆炸声和枪声之后,便立即报警。

    整个18层的客人在露一次面之后,立即躲在房间不敢出来了。

    d国的警察在接到警情之后,立即朝着这家酒店赶来。

    ……

    陈塘和牧佳茗对视了一眼,然后望向她身后的艾伯特。

    陈塘认出了艾伯特,毕竟他在猎人学校见过艾伯特的照片,也在情报信息中见过。

    艾伯特本人,比照片上更加英气。

    “艾伯特。”陈塘开口,说了一句。

    “你好啊,唐宸先生。”艾伯特露出微笑,盯着陈塘。

    话语落下,牧佳茗以及陈塘齐齐一愣。

    唐宸!

    这个名字,艾伯特既然喊了出来,那也就是说……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但他是如何知道的?自己好像没什么漏洞吧?

    这一个瞬间,陈塘在脑中仔细的回想着,然后确定只有身高和体型这个漏洞。

    难道艾伯特连这个细节都注意到了吗?

    还是说,艾伯特也不确定,他只是在试探自己?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陈塘盯着艾伯特,开口说道。

    艾伯特笑了笑,宛如宝石的眸子眯起,说道:“唐宸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真实的名字,但你要是这么玩,就没意思了。”

    陈塘双眸眯起,邪气闪烁。

    他沉默着,一句话也没说。

    “你应该认识这把枪吧?”艾伯特对着陈塘问道。

    加强版的沙漠之鹰,比普通沙漠之鹰威力更大,陈塘怎么可能不认识?

    “这个距离下,普通手枪都可以爆头,以这把枪的威力,这个女人的脑袋会成肉酱的!虽然这样会溅我一身,但我可不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并不在乎这些。”

    艾伯特说到这里,活动了一下脖颈,继续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不是真的情侣,也没兴趣去打听这些没用的事情,但我知道,你们肯定是一伙的。”

    “别废话了,你到底想干什么?”陈塘喝问。

    如果艾伯特想杀牧佳茗,早就杀了,根本不需要说这么多废话。

    他肯定有着目的,这个陈塘可以看得出来。

    “其实你们在刚进这个房间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来了!”艾伯特说道。

    “我知道这里面有摄像头和窃听器。”陈塘说完,继续说道:“但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确定我们对你有威胁的?而且一开始就发现了我们,为何还给我们机会去杀掉1889房间的人?”

    “你的身高和体型。”艾伯特开口,笑着说道:“多余的废话我就不说了,你应该可以明白的。”

    陈塘皱眉,没有言语。

    “至于为何发现了你们,却还给你们机会?很简单,我想玩个游戏。”艾伯特继续说道。

    “游戏?”陈塘双眸眯起。

    “嗯,一个棋盘、棋子、下棋人的游戏。”艾伯特点头说道。

    陈塘沉默不语。

    “这个游戏里,有三种角色,一种人是棋盘,一种人是棋子,最后一种人是下棋人。”艾伯特盯着陈塘。

    “你是想说……你是下棋人?”陈塘对着艾伯特问道。

    “不,不。”艾伯特摇头,说道:“这个游戏可不是谁都能参与进来的,想要成为其中的棋子,都很难很难!而你我,皆为棋子!”

    ps:第一更,求月票,最后一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