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章棋盘游戏
    与此同时,1888房间。

    艾伯特在总统套房的卧室里,他带着笔记本电脑,笔记本电脑上清晰的显示着1887以及1886、1890等房间客厅的监控。

    至于为何不在洗手间和卧室里安装监控和窃听器?很简单,艾伯特没有那种癖好,而且观察一个人,在进入客厅的这段距离里,他就可以观察清楚了。

    艾伯特盯着1887房间的客厅,望着躺在沙发上抽烟的陈塘。

    “有点儿意思。”艾伯特嘴角勾起一抹轻笑,自语道:“这巧合的身高和体格,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是的,从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艾伯特就考虑到了身高和体格。

    因为他知道,易容可以改变成任何人的模样,但身高和体格,是很难一直注意到去改的!

    正所谓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物,易容术也是一样,都有着它的缺点。

    艾伯特结合之前h国和y国的战场上发生的事情,再一仔细琢磨,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轻声自语道:“明明已经发现摄像头和窃听器了,为何还装作没看见呢,很显然……你们的目标就是我!然而,这套将计就计的方法,太老套了……唐宸先生!”

    陈塘并没有刻意的去改变自己的身高和体型,因为他和艾伯特没接触过,但艾伯特却有着陈塘的情报信息。

    陈塘不是神,是人。

    人的思维,终究是有着遗落点,考虑不到的地方!

    ……

    与此同时,李阳他们那组以及张凯他们那组顺利的接近了撒旦赞歌的人。

    萨麦尔麾下的风和火没有艾伯特的心细,并没有设下摄像头以及窃听器。

    苏杨和血兔负责的雷也是如此。

    萨麦尔麾下的雷和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住在一个房间,另外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住在一个房间。

    “那个兔姐,咱们什么时候行动?”苏杨对着血兔轻声问道。

    这一路上到两人进入房间,血兔一句话也没和苏杨说。

    弄的苏杨很是尴尬。

    “今晚就可以。”血兔开口说道。

    “直接动手?”苏杨眉头一挑,轻声问道。

    “可以。”血兔瞥了苏杨一眼,说道:“你可以直接去动手,放心,等你死了,我会给你收尸的。”

    “……”苏杨无语了下来。

    ……

    画面回到艾伯特的身上。

    他已经知道了1887房间里的人是‘唐宸’,也知道了h国和y国的事情肯定就是‘唐宸’这帮人做的。

    按理说艾伯特应该借着这次事情和萨麦尔进行邀功,就算不邀功,艾伯特也应该通知风、火、雷三人警戒。

    毕竟‘唐宸’都追到他这边了,风、火、雷那边怎么可能没人?

    不过,艾伯特却没有通知任何人。

    他拿出一根雪茄,点燃。

    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张照片,用宛如宝石般的眼眸望着。

    照片上是一个金发女子,很美,很美。

    这是一个很清纯、阳光并且漂亮的女孩子。

    “阿米丽娅……”

    艾伯特盯着照片,喊出一个名字。

    他的眼神很温柔,和之前那个杀伐果断的艾伯特简直判若两人。

    紧接着,艾伯特将照片收起,他的眼神再次恢复了平静。

    “游戏的棋盘已经开启,谁是棋子,谁是下棋人,目前还分不清,那么……唐宸,我就和你玩场游戏吧!”艾伯特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宛如宝石一般的眸子中闪烁着精芒。

    ……

    牧佳茗洗完澡,来到客厅,这时候,陈塘点的饭也到了。

    牧佳茗没有穿睡衣,她怎么进去的,就怎么出来的。

    毕竟睡衣可遮挡不住她身上的疤痕。

    一个人的相貌可以被易容,身上的疤痕……是改不掉的!

    “吃饭吧。”陈塘对着牧佳茗说道。

    两人坐了下来,开始吃饭。

    吃完饭之后,牧佳茗起身,亲吻了陈塘脸颊一口,说道:“老公,我去睡觉了,你也早些休息。”

    “好。”陈塘点头,微笑着应了一声。

    说完,牧佳茗便进了卧室。

    待到牧佳茗进入卧室之后,陈塘在客厅里待了半个小时,抽了一根烟,也洗澡,然后进入了卧室。

    卧室内,牧佳茗坐在那里,并没有睡。

    陈塘将卧室门关上,站在床边。

    “你能感觉到危险吗?”牧佳茗对着陈塘轻声问道。

    陈塘拥有单兵战争第六感,能对自己的危险进行预知。

    “心有些慌乱,但没有之前那种危险的感觉。”陈塘轻声说了一句,继续说道:“或许是有惊无险。”

    “那也就是说……可以行动?”牧佳茗对着陈塘问道。

    “嗯。”陈塘点头。

    “那就行动吧。”牧佳茗起身,走到卧室的窗户前,拉开窗帘,轻轻打开窗户。

    客厅里有着监听器和摄像头,他们是肯定不能走客厅了。

    但他们可以通过卧室的窗户爬出去,然后去1889房间,将那三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先行杀掉。

    “老牧,你确定你行吗?”陈塘对着牧佳茗轻声问道。

    这是牧佳茗的第一次实战,之前h国和y国的战争并不算,毕竟他们那时候没和撒旦赞歌雇佣兵正面交手。

    但现在不同了,这可是正面交锋。

    他们首先需要解决的敌人有三人,尽管是偷袭,但依然有着很大风险。

    一旦暴露,陈塘和牧佳茗很危险。

    陈塘的单兵战争第六感告诉他自己没有危险,但并不代表牧佳茗没有危险。

    “可以的。”牧佳茗点头,对着陈塘说道。

    “记住,一旦情况不对,不用管我,自己先逃!”陈塘走到牧佳茗身前,轻声嘱咐道。

    “好。”牧佳茗点头,应了一声。

    “行动!”陈塘说完,率先爬出窗户。

    “呼呼!……”

    今天的风很大,十八楼的风更大。

    一阵阵的风吹来,很影响身体的平衡性。

    陈塘朝着1888房间一跳,然后抓住墙沿,顺着墙沿朝着1889房间挪去。

    他的脚下没有借力的东西,只能靠双手来用力前进。

    牧佳茗紧随陈塘身后,也跳了出去。

    这种训练他们训练了很多次,已经无比熟悉了,很快,两人便挪到了1889房间墙沿。

    ps:4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