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死亡游戏:一个小时
    陈塘以及牧佳茗等人回到了a交战区休息区,都待在帐篷里。

    他们虽然识破了撒旦赞歌的部署,但他们六个人的表情却没有一个轻松的。

    “也不知道撒旦赞歌接下来会怎么做。”狼狗开口,语气严肃的说道。

    “都仔细回想一下,这几次作战中有没有什么漏洞。”钻地鼠躺在床上,望着帐篷顶子,开始思索。

    众人都沉思了下来。

    但任凭他们怎么想,都想不出哪里出问题了。

    “是不是我们太紧张了?”野猪轻声问了一句。

    “可能是这样。”牧佳茗点头,然后望向陈塘。

    陈塘此时坐在床上,望着地面,眼眸中时不时的闪过一抹慌乱。

    牧佳茗看到陈塘这幅样子,愣了一下。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陈塘,毕竟一个连死都不怕,信仰无比坚固的人,怎么可能会出现慌乱的眼神呢?

    “泥鳅,你怎么了?”牧佳茗开口,对着陈塘问道。

    钻地鼠以及苏杨等人也望向陈塘,当他们看到陈塘表情之后,面色凝重了下来。

    因为他们都知道,陈塘有着单兵战争第六感。

    如果是苏杨和狼狗他们这样子,钻地鼠还不觉得怎么样,但陈塘这模样,却让钻地鼠瞬间有些担忧了起来,难道他们在行动上真的有什么纰漏?

    “直觉告诉我,很危险!”陈塘开口,继续说道:“比上次的危险直觉更加明显。”

    “比上次还明显?”苏杨皱眉。

    “如果说上次危险的感觉是七八米高的巨浪,那么这次危险的感觉就是……上百米高的巨浪!压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陈塘轻声说道。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感觉错了?”钻地鼠皱眉。

    “单兵战争第六感,怎么可能感觉错?”狼狗开口说道。

    “单兵战争第六感对自己的感觉最为准确,不会有错的。”野猪轻声说道。

    “我们行动有纰漏吗?”牧佳茗问道。

    “没有。”苏杨摇头。

    如果一个人说没有,那可能是想错了,但六个人都说没有,那肯定就是没有!五类部队的人,如果脑子都不好使,怎么可能进入五类部队?

    “那是不是泥鳅自己有危险?”钻地鼠开口,望着陈塘。

    “应该是。”狼狗点头。

    “希望是这样吧。”陈塘轻声说了一句。

    “这样吧,泥鳅,如果明天还有战争,你就不要参战了,随便找个借口!等你什么时候这种危险直觉消失了,你再去战场。”钻地鼠对着陈塘说道。

    “这样合适吗?”陈塘望着钻地鼠,问道。

    “怎么不合适?你是单兵战争第六感,对自己的直觉是最准的,虽然我们知道你不怕死,也不怕牺牲,但也没人会傻到明明知道有危险,还去送死的吧?”苏杨起身,轻声说道。

    “其实……我想主张撤退!”陈塘抬头,望着钻地鼠等人。

    他撤退,不是怕他自己会死。

    而是怕牧佳茗等人会死!

    陈塘现在的战斗力不是这十二个人里最强的,毕竟这次来的,除了牧佳茗和苏杨之外,都是各军里排的上号的人物。

    但他清楚自己的能力,他拥有单兵战争第六感。

    那么,假如自己明天去战场,什么样的战斗才能让一个拥有单兵战争第六感的人,死呢?

    可能自己会运气差到极点,被一颗炮弹给轰死了。

    但这种可能性,几率很低。

    更大的可能是,明天的战局,会是一场死局!

    所以,陈塘主张撤退。

    “撤退?”钻地鼠等人听到陈塘的话,齐齐一愣。

    “对,我以队长的身份,要求撤退!”陈塘点头。

    “拒绝撤退!”钻地鼠低喝,继续说道:“任务还没完成,怎么可能撤退?如果现在撤退了,丢人的不光是我们,还有我们的军!”

    “我也拒绝撤退。”狼狗说道。

    “同样拒绝撤退!”野猪说道。

    “抱歉哥们,这次我不能站在你这边,我也拒绝!”苏杨对着陈塘说道。

    陈塘望向牧佳茗。

    现在牧佳茗是最关键的一票,虽然队长有着命令权,但如果五个队友都否决队长的命令,那么……队长命令就会无效!

    这是五类部队的规矩。

    从创建到现在,一直存在,也从来没有改变过的规矩。

    牧佳茗和陈塘对视着,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也拒绝。”

    “好吧。”陈塘叹气,点头说道:“那明天,我们就一起上战场!”

    他是这么想的,如果是他自己死,那他就自己死!

    如果是全军覆没,那他就和牧佳茗等人同生共死!他不想再独自活下去了,因为这样活下去……太累了!

    死亡有时候是一种解脱,活着,更难!

    说的就是陈塘这种人。

    “你必须留在这里!”牧佳茗对着陈塘低喝。

    “同意!”钻地鼠开口。

    “同意!”野猪和狼狗齐齐表态。

    “对,不能让你去送死!”苏杨开口说道。

    五票全过,陈塘再次被否决!

    “我怎么可能让你们去战场,而我自己逃避?”陈塘起身,低喝道。

    “你想反抗军令吗?”钻地鼠起身,盯着陈塘,继续说道:“当然,你也可以反抗,你觉得……你可以一个人反抗我们五个人吗?好好和你说,你非不听?让我们强制把你留下你才高兴是吗?”

    话语落下,苏杨以及牧佳茗、狼狗、野猪齐齐起身,将陈塘围起。

    陈塘坐了下来,低着头。

    他知道牧佳茗等人都是为了他好。

    “泥鳅,答应我别去战场!我相信你是一个不会违反自己承诺的男人。”钻地鼠盯着陈塘。

    “好。”陈塘点头。

    “休息吧。”钻地鼠拍了拍陈塘的肩膀,苏杨等人也散开。

    ……

    次日,凌晨四点半,天还没亮。

    “轰轰轰!……”

    “哒哒哒!……”

    炮火声和枪声便响了起来。

    y国的部队打过来了!

    “嗡嗡!……”警戒声响起。

    “出击!迎敌!”h**官大喝。

    h国休息区的士兵和雇佣兵全部冲出,钻地鼠四人也冲出了帐篷。

    “记住,别去战场!”牧佳茗走在最后,对着陈塘嘱咐了一句,大步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