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想救人,必先学会杀人
    ..狼牙兵王

    这到底是什么人?难道真的和萨麦尔麾下的风推测的一样,是之前在约旦基地时候的那批人吗?

    艾伯特双眸眯起,阳光照在他俊美的脸庞上,显得他格外的冷峻。

    敌人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今天的死亡速度会这么快?是发现什么了吗?

    艾伯特握拳,如果敌人发现了,那这得是怎样的观察力?a交战区和b交战区可是很大的,纵观全局?这得有多少人分散才可以办到?

    敌人难道是近百人?

    艾伯特回到了休息区,来到了萨麦尔麾下的风这里。

    “风先生。”艾伯特微微低头,算是行礼。????“雨,你有什么看法吗?”萨麦尔麾下的风面色严肃,轻声问道。

    “从今天的情况看来,我们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暴露了。”艾波特坐了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望着杯中的红酒,蓝色的眼眸眯起。

    “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呢?”萨麦尔麾下的风问道。

    “这个……得看明天了。”艾伯特将红酒饮尽,轻声说道。

    ……

    h国,a交战区,休息区。

    “明天的时候,不要去杀撒旦赞歌的任何人!”帐篷内,陈塘对着钻地鼠等人说道。

    “明白。”钻地鼠等人点头。

    “用去和下山虎班长他们说一声吗?”苏杨坐在那里,擦着枪械。

    “不用。”陈塘摇头,说道:“如果白龙班长他们连这点儿都想不到,那他们也不配是五类部队的老兵!”

    “也是。”苏杨点头。

    “早些休息吧,近几天战争不断,很显然今天的战争是撒旦赞歌操控着,故意挑起来的!明天,他们肯定会继续挑起战争!”陈塘瞥了一眼牧佳茗等人。

    “好。”牧佳茗等人应了一声,进行了简单的洗漱,然后休息。

    ……

    h国,b交战区,休息区。

    “明天不要杀撒旦赞歌的任何人!”李阳对着血兔等人嘱咐了一句。

    “这里没人是傻子。”张凯瞥了李阳一眼。

    “我就是说一下,这里我最担心犯傻的人……就是你,白龙!”李阳对着张凯说道。

    “我没你傻!”张凯反驳道。

    “你快得了吧,一起在训练基地这么多年,我不了解你?”李阳轻笑道。

    “这句话也还给你!”张凯白了李阳一眼。

    他们两个,是互相了解彼此的。

    “你俩都闭嘴吧,一个辰龙军,一个寅虎军,这连个军,哪个不是十二军里违背命令最多,最容易出问题的军?”飞天鼠开口,继续说道:“你们是大傻说二傻,却都不知道自己傻。”

    “……”李阳和张凯齐齐无语。

    “休息吧。”血兔笑了笑,躺了下来。

    易容后的血兔,脸上的疤痕是看不到的,如果没有易容,哪怕是血兔微笑,也会被人当成冷笑。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又是一日清晨到来。

    a交战区和b交战区的战争再次爆发。

    陈塘和张凯他们又一次踏入战场。

    “轰轰轰!……”

    “砰砰砰!……”

    “哒哒哒!……”

    炮火声不断,枪声不绝于耳,震耳欲聋。

    到处都是战火硫磺的味道,其中,还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

    和陈塘他们推断的一样,战争开始后不久,昨天击杀y国撒旦赞歌雇佣兵的h国雇佣兵,开始被一个个针对,然后击毙。

    周围h国的雇佣兵看到之后,也都反应了过来,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不约而同的,h国的雇佣兵们不敢对y国撒旦赞歌雇佣兵们动手了,甚至……他们看到有y国撒旦赞歌雇佣兵的地方,就会刻意的离开那一小片战区。

    而陈塘等人也是这样,压制自己的战斗力,虽然他们也杀人,但杀的都是y国的士兵。

    战争持续了三个小时,h国指挥官看这边形势一片倒,便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

    a交战区和b交战区的安全区,萨麦尔麾下的风和艾伯特听着汇报。

    “风先生,追击吗?”一名撒旦赞歌雇佣兵问道。

    “不用了。”萨麦尔麾下的风开口,说道:“没有必要追击,下令撤退吧。”

    y国也撤兵。

    艾伯特和萨麦尔麾下的风再次会面。

    “真让你给说中了,这次的敌人很不简单,竟然能看穿我们的部署。”萨麦尔麾下的风坐在那里,轻声说道。

    “敌人肯定不简单,现在就是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人。”艾伯特开口说道。

    “我在想,要不要向萨麦尔先生汇报。”萨麦尔麾下的风望着艾伯特。

    “汇报一下吧,虽然萨麦尔先生很忙,也和我们说过战场上的一切事情由我们自己做主,但这种事情不汇报的话,萨麦尔先生也会不高兴的。”艾伯特开口说道。

    “嗯。”萨麦尔麾下的风点头,起身去联系萨麦尔了。

    萨麦尔在接到这个消息之后,他给别西卜打了一个电话,商量怎么把这批人给找出来。

    “我们两个都不在现场,虽然手下人和我们汇报了此事,但在现场和不在现场完全是两码事!”别西卜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萨麦尔拿着话筒,问道。

    “趁其不备,直接来一次大战,将a交战区和b交战区的h国参战人员全部消灭不就完了?”别西卜冷笑着说道。

    “大战?什么规模的?”萨麦尔双眸眯起。

    自从y国和h国交战以来,虽然战争不断,但还没有一场战争算的上是大战。

    “我会找借口,让我的人明天不参与a交战区和b交战区的战斗,你的人……可以全部出击a交战区和b交战区!另外,你可以和y国那边的指挥官商量,让他们一个师参战!”别西卜说到这里,拿着话筒继续说道:“怎么忽悠y国的指挥官,我想……就不用我教你了吧?萨麦尔先生。”

    “明白。”萨麦尔冷笑了起来。

    别西卜的意思是,明天的时候,他会让h国的撒旦赞歌雇佣兵全部去c、d、e交战区。

    而y国的撒旦赞歌雇佣兵会撤出c、d、e交战区,全部聚集在a、b交战区。

    再加上忽悠y国一个师参战,出其不意之下,h国a、b交战区必然难逃一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