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大智若愚
    “下山虎班长,除了潜伏等机会,你们还可以干点别的。”陈塘笑着说了一句。

    “干什么?”李阳皱眉。

    “脑子要学会转路。”陈塘指了指脑袋,继续说道:“反正撒旦赞歌已经怀疑b战区了,你们明天以及以后的战斗注意一下就可以了,但平时里……你们可以在休息区,时不时的杀一两个撒旦赞歌的人吧?想必以六位班长的实力,暗杀撒旦赞歌的人,应该不难。”

    “好办法!”张凯开口,说道:“这样的话,一是可以转移敌人的注意力,二是可以给我们更好的制造混乱掩护。”

    “第一次暗杀容易,第二次就难了。”李阳开口说道。

    “是的,这个也是只能用一次的办法。”陈塘点头,说道:“我们在a交战区休息区,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这么做,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为你们打一下掩护。”

    “好。”李阳点头,看了一下时间,说道:“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

    “嗯。”陈塘应了一声,然后离开了帐篷。????一个小时十五分钟之后,陈塘回到了a交战区休息区帐篷内,上床,休息。

    ……

    清晨,晨阳初升。

    上午七点钟的时候,钻地鼠等人起床,其中苏杨走到陈塘身前,开口问道:“泥鳅,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无论是苏杨也好,钻地鼠等人也罢,他们在陈塘离开的途中醒来一次,但看到陈塘床铺上没人。

    陈塘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他们也都听到声音了,但却没有过问。

    现在天亮了,苏杨终究先问了起来。

    “去了b交战区休息区一趟。”陈塘开口,继续说道:“昨天晚上我的直觉告诉我有危险,然后我就开始思索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便去b交战区休息区找白龙班长他们了。”

    接下来陈塘将和张凯他们交代的话和苏杨等人说了一遍。

    “好吧。”苏杨等人点头。

    “奇怪了,今天怎么还没通知咱们去交战区?”这时候,狼狗开口问了一句。

    “可能在进行战术部署吧。”钻地鼠说道。

    话语刚落下,一名h**官进入帐篷,大声喝道:“集合,上车,准备去前线!”

    陈塘等人齐齐一愣,然后钻地鼠瞥了狼狗一眼,说道:“真是乌鸦嘴。”

    “……”狼狗无语了下来。

    六人持着枪械,离开了帐篷,登上军用卡车,军用卡车朝着前方驶去。

    a交战区。

    y国和h国的战争再次爆发,不过这次的规模比昨天的时候小了很多,也不再那么混乱。

    很显然,h国的指挥官在昨天的行动里吃了教训。

    “轰轰轰!……”

    “砰砰砰!……”

    “哒哒哒!……”

    炮火声、枪声不断,震耳欲聋。

    陈塘瞄准了一名y国撒旦赞歌的雇佣兵,他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扣动扳机。

    “嘭!……”

    枪声落下,子弹打中y国撒旦赞歌雇佣兵的大腿。

    这名撒旦赞歌雇佣兵立即倒在了地上,咬牙捂着腿。

    “嘭!……”

    又一道狙击步枪的枪声落下,狼狗又一枪打在这名y国撒旦赞歌雇佣兵的胳膊上。

    “嘭!……”最后,一名h国的雇佣兵将其击毙。

    陈塘他们这次行动收敛了很多,他们没有击杀撒旦赞歌的人,而是击伤了撒旦赞歌的人,然后由其他雇佣兵将其击毙。

    他们将这个战功让给了别的雇佣兵,但他们击杀撒旦赞歌雇佣兵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并且还将目标转移给了其他雇佣兵。

    这场小规模的战斗持续了不到两个小时,四名撒旦赞歌的雇佣兵被击毙。

    每个撒旦赞歌雇佣兵身上的枪伤最少有三颗子弹。

    ……

    与此同时,b交战区。

    陈塘昨夜的叮嘱让张凯他们压制了战斗力,但他们也不傻,用了和陈塘等人一样的方法,杀掉了三名撒旦赞歌的雇佣兵。

    b交战区的战斗持续了三个小时时间,然后结束。

    b交战区内,h国的撒旦赞歌雇佣兵一直在盯着战场,但哪怕他们盯着,也盯不全面,毕竟b交战区太大了。

    他们只是看到了谁击毙的y国撒旦赞歌雇佣兵。

    ……

    y国撒旦赞歌休息区。

    他们清理了战场,然后将这七具撒旦赞歌雇佣兵的尸体带了回来。

    当艾伯特以及萨麦尔麾下的风看到尸体之后,齐齐皱眉,相视了一眼。

    “问别西卜先生那边什么情况。”萨麦尔麾下的风低声喝道。

    话语落下,艾伯特去联系别西卜这边的人了。

    然后得到了答复,几分钟后回到了萨麦尔麾下的风这里。

    “风先生,别西卜先生的人说b交战区那边没有什么异常,击毙咱们的人的,是野狐佣兵团的雇佣兵。”艾伯特开口说道。

    “野狐佣兵团?”萨麦尔麾下的风皱眉。

    “这是一个有些名气的佣兵团,但战斗力是没法和我们相比的。”艾伯特说道。

    “那他们是怎么击毙我们的人的?”萨麦尔麾下的风瞥了尸体上的几个枪眼,双眸眯起,继续说道:“而且这么多枪眼,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b交战区的人也好,a交战区的人也罢,都是牺牲在乱枪之下!但a交战区和b交战区近乎一致的死法,有些蹊跷!二,敌人可能知道我们要调查他们,所以……他们故意转移视线,压制了自己的战斗力!”艾伯特一口气说道。

    “那这些人的死,纯属巧合?”萨麦尔麾下的风冷笑道。

    “交战区太大了,h国我们的人数并不多,他们根本无法在作战的同时,还顾及全局!此时他们能知道是谁击杀我们的人,已经很不错了。”艾伯特说道。

    “那雨,依你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做?”萨麦尔麾下的风对着艾伯特问道。

    “别西卜先生的人已经把那边击杀我们人的照片给我们了,明天的时候……我们可以优先照顾这群人!”艾伯特轻声说道。

    “逐一排查法?”萨麦尔麾下的风眉头一挑。

    “是的。”艾伯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